当一众夏国使者在温泉中欢闹的时候,武长风正在二公子小院喝茶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“夏国使者自然有人照料,你又何必费心?”黄诚泰有些不解,但还是一脸微笑道。“不过也好,省得他们回去后说咱们亏待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他对夏国并没有什么好感,大姐嫁到夏国,也只是圣上的主意。但既然事情已经如此,他只能竭力让自己大姐过得好一些。

    武长风如此做,对大姐只有好处。对于他来说,他心中还是存着感激的。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,又怎敢劳烦公子挂心。”武长风摇了摇头,不再谈及此时。“宗门之中,可还有异动?”

    这才是他最担心的事,不得不防。虽然碧水宗被灭,名义上却不是凌王府的功劳。他很担心,又有什么跳梁小丑出来蹦跶。

    “江湖上能人异士辈出,岂会看不出其中的端倪?”黄诚泰微微一笑,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。“凌王府的声势,在江湖中水涨船高。不出什么大错,他们不敢贸然对王府不利。”

    那些小宗门向碧水宗发难,真正的原因并不在王府。其实只是他们自己的私心在作祟,想要瓜分碧水宗罢了。与王府勾结,只不过给了他们一个合理的理由。

    此事过后,不用别人提醒,他们自然能想通其中的关键。

    而王府随意的一句话,就能灭掉一个大宗门。纵使他们实力再强,恐怕也不敢轻易与王府发难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小心些好,我总觉得此事没有那么简单。”武长风将整件事回忆了一遍,不无担心道。“如果可能,王府还是给他们点好处。”

    碧水宗被灭,只用了三天时间。那些小宗门得到了好处以后,一定会有所动作。明面上不敢向王府发难,但暗地里却说不准了。

    适当的给他们点甜头,可以让他们不至于太过饥饿。饥不择食之下的人,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“你啊,就是太过小心了。”黄诚泰摇了摇头,讥笑道。“此事我会去安排,就不用武大总管操心了。你最近可有时间,能否陪我走一趟?”

    他对武长风极为放心,并不是因为他如何忠心。而是武长风的行事之风,总是能做到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碧水宗这件事明明已经解决,很少有人还会去想其他。原因无他,有谁还有一动,给他安一个与王府合谋的罪名,很容易让他灭宗。只这一点,就足够威慑他们一阵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不但没有安心,反而考虑如何将事情做到最完美。只从这一点来说,就是许多人都不及的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有命,岂敢不从?”武长风露出邪笑,打趣看着黄诚泰。“怎么,才几天时间,就想你那个小师妹了?”

    既然武林中无事,而二公子又要外出。除了郭雨霜以外,他想不出其他理由来。

    而对于感情一事,两人都是相互取笑对方的。见二公子一脸含情之色,武长风自然不能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瞎说什么,是父王有事要差我去办。”黄诚泰皱眉,白了武长风一眼。“商国真要发难,命父王亲征!”

    这件事是秘而不发的,也只有武长风才能得到这样的消息。毕竟商国约战的日子,实在隆冬之后。

    依着时日算来,正好是大姐出嫁之时。如此一来,王府就显得极为空虚。如果有强敌环视,王府当陷入两难之境。是以托庇他人,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,非要王爷出征?”武长风不解,眉头紧锁道。“此事是谁的主意,可知对方兵力几何?”

    对于两国交兵一事,武长风是不持任何态度的。两国时有摩擦,小范围的交手,并没有什么妨碍。但让王爷亲自领军,就有些严重了。

    “父王自己请命,我也很不解。”黄诚泰有些懊恼,重新坐回椅中。“听说这一次商国出兵八十万,誓要踏平我大周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身为王府二公子,但朝堂之事还不是他能涉及的。这些事,他都是听徐谋士所说,至于究竟是什么情况,他自己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父王做的决定,很少有人能更改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此次请战,又是在皇上面前。如此一来,凌王必然出征。

    武长风眼珠转了转,已经知道了凌王的用意。他是担心王府受敌,无人相助。能得玉山派暗中支持,王府不至于陷入什么危险境地。不用问黄诚泰所要办的事,自己也能猜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定然是王爷担心王府不稳,求玉山派照应王府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却不看好此事,觉得只是徒劳。

    人走茶凉,难道此事王爷不知道?既然他已经不再王府,玉山派又岂会竭力相助王府?

    更何况有碧水宗的先例在,他们怎么敢与王府走得太近了?

    此番去求玉山派帮忙,不是一纸空谈吗?

    除非王爷又许诺了玉山派什么好处,不然他们决定会避而不谈此事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走,要不要带几名武师?”武长风也不多问,直接问黄诚泰有何需求。“还有两三月的时间,咱们可以探探虚实。”

    凌王府之所以是凌王府,是因为有凌王在。凌王如果出了什么闪失,那凌王府定然不存。即使二公子袭了王位,地位也不是如今可比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想凌王出事,实是不想失了庇护。如果有可能,他希望能在出征之前,打消了商国进犯的念头。

    只是以一己之力,撼动一国之兵。只是说出来,就觉得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事在人为,说不定自己有什么机遇,能将商国皇子什么的擒来一二,或许能解了这一次危机。

    “咱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,父王自有安排。”黄诚泰摇了摇头,似乎并不赞同武长风说法。“现在宗门不敢妄动,不会对咱们出手。咱们速去速回,王府还有许多事需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以前凌王亲征,因为黄诚泰还小,诸多事宜都交给徐志强打理。但现在不同了,有许多事王爷需要吩咐黄诚泰去做。他看似清闲,实则早已忙得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此次去玉山派,他只想速去速回,实在没有心思再理会其他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神色,知道多说无异。但这一次无疑是一次机会,一次能寻到天尊诀残篇的机会。无论二公子答不答应,他自己一定会去商国走一遭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