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即使可遇不可求,也不是没有机会。”武长风并不介怀,反而如释重负道。“更何况,只是一府的管家,也比一宗之主要安逸得多吧。”

    听了任云霄的口气,武长风知道他不会再强迫自己了。虽然自己武师等级不低,但他现在确实没有想法再入武师一行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武长风还想着自己的血海深仇。成了武师,以后自己可没这般自由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武总管也是贪图享乐之人,倒是我眼拙了。”任云霄一怔,讪然一笑。“不知与飞升得道相比,这点权势可还值得武总管留恋。”

    从武长风的行事作风来看,任云霄觉得武长风所说这些,不过是为了搪塞自己罢了。如果不给他一点真正的诱惑,恐怕很难说服他。

    当下也不再有所忌讳,提点了武长风两句,让他将眼光放得更长远些。

    “真有此事,任总管不会是骗我的吧?”武长风将信将疑,眼神中露出热切之色。“我可从来没有听说,有人能如任总管所说这般的。”

    他进了碧水宗宗墓以后,就隐隐觉得上一层天确实有人存在。准确来说,应该是仙人。但未经证实之下,他可不敢妄言。

    现在听任云霄也如此说,他已经信了一大半。更何况老爹也曾经说过,四绝只要能获得一绝,就游玩飞升成神。别人的话他不大相信,但老爹所言,他却是深信不疑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没有听说,是你没有去打听。”任云霄见他动容,脸上笑容更盛。“凡能一跃成为一等武师之人,自然能知晓这其中的秘密。不然天下武道,为何久盛不衰?”

    虽然成就天道者,只有了了数人而已。但这并不妨碍习武之人,对天道的追寻。只是如何成就天道圆满,任云霄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但有王府这个后台在,他并不担心不得其门而入。最起码,他师父离开之时,就隐隐想他透漏过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任总管好意,在下心领了。”武长风见他不再细说,也不再追问下去。“只是想成就天道,恐怕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。此事容后再议,恐怕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任云霄对他说这些话的目的。他这是想让自己重入武师一道,与他一起追寻天道。

    武长风自然心动了,而且很想同意他的意见。但他还是克制住了,不想任云霄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自己还有血海深仇要报,至于能不能活到那一刻还未知。眼下他已经暗中派人,去收集当年医仙被灭门一事。只要有了消息,他定然会讨回这一笔血债。至于得到成仙,对于他来说,实在是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“早一日修炼,就多一线希望。”任云霄有些失望,仍旧不死心道。“如果你想通了,可以随时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像武长风这种天纵奇才,是极有可能成就天道的。但他却偏偏不肯往这方面走,倒着实让任云霄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但此事可劝不可强,只能看他自己本人的意思。当下也不再多言,说些其他,便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一众人离开,不禁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发起呆来。

    如果当初灭了医仙一家之人,仍旧修习武道。过得十年,这些人不是一等一的武师,就是已经得到成仙了。自己想要找他们麻烦,恐怕只有等到休得圆满之后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不禁对天尊诀又生出一丝期盼来。如果能将天尊诀寻齐,说不定自己真有那么一天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次日,王文平准时出现在了小岛之上。见武长风起床,王文平立时迎上。

    “打听清楚了,他们总管名叫赵玉山。”王文平一脸不解,但还是如实说道。“随行五十人,只有是个侍女是武师七等,其他均是四等以上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他确实不知道武长风要干什么,为什么会去打听夏国那些人的身份。对于王府来说,他们武功如何,与王府并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持有夏国的文书,这是做不得假的。只凭这一点,就足以说明他们不会对王府不利。

    至于大小姐的安危,是不必担心的。还没有哪一个人有如此大的胆子,敢闯入王府刺杀大小姐。

    “与刘玉玲接触的,有多少人?”武长风面无表情,继续问道。“他们中技师等级最高的,又是谁?”

    他并不担心这些人会对大小姐不利,但对于其他人,可就说不准了。

    先前他还没有注意到这些人,没想到夏国居然下了如此手笔。四十八位四等武师,这一股力量足以与王府相抗衡了。如果他们真有图谋不轨的想法,王府势必要大乱。

    出了如此大的纰漏,居然没有人知道。武长风倒觉得,这里面大有文章。

    “除了他们那个总管之外,只有五人与刘玉玲接触过。”王文平更加不解,一脸询问之色说道。“技师等级最高的,好像是一个叫袖红的女子。听那些人说,她有四等的水平。武总管,你问这个作甚?”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武长风会突然问道刘玉玲身上。而从武长风皱眉的程度来开,这个消息似乎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他对刘玉玲一直有爱慕之心,自然免不了多问上几句。如果有什么问题,他也能及早通知刘玉玲一声。

    “该问的问,不该问的不问。”武长风冷冷道,丝毫没有好颜色。“你去告诉刘玉玲一声,说我今天想见她一面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,自己有必要给刘玉玲提个醒。想笼络人心,可不是只有杀鸡儆猴这一条路可走。尤其是对于府外之人,更不能使用这种手段。

    当真得罪了他们,恐怕她是如何死的都不会知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恐怕有点难!”王文平脸有尴尬之色,怯生生说道。“自从武总管升任以来,提到总管的名字,她就没有好脸色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,并不是只有他一人如此。整个书院过来的三十人中,除了王文平罗无双以及唐万能外,其他人对武长风极为排斥。

    毕竟第一庸才的名头摆在哪里,这在他们看来,武长风不过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家伙。

    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家伙,在转入技师之后,却平步青云,比他们任何一人都要早升到主管一职。这说明什么,说明自己连第一庸才都不如啊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点在,他们如何能不排斥武长风了?

    更何况刘玉玲是以青年第一技师的身份进入王府的,向来孤傲的她,又如何能接受这一事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