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龙还欲再说些什么,却在武长风严厉的眼神中住了嘴。他受过武长风恩惠,极想帮武长风一把。但武长风现在自己要作死,他也拦不住啊。只是恨铁不成钢的看了武长风一眼,便不再多言了。

    “各位没什么异议的话,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。”武长风见众人不再开口,微笑道。“往后早间集合之事,各位不用来了。相信各位都熟知府上的规矩,各位各自安排就是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的主要目的,就是通知他们早上集合的事。寒冬腊月的,自己说不出一个一二三四五来不说,还要让他们忍受早起的严寒。这对于他来说,委实觉得过意不去。与其如此,倒不如让他们自行处理。

    从三人的反应来看,武长风这一点倒是颇让他们感到欣慰的。两女自然不用说,她们早就受够了早起的罪。不是因为府规,她们才不会让自己娇嫩的脸蛋受这份罪呢。

    而对于刘龙来说,他已经没有了异议。因为尽早他已经安排过了一次,他能明白武长风为什么会如此大胆了。

    自己很清楚想在府上待下去,唯有将自己的作用发挥出来。虽然早间武长风没有到场,但二公子小院的事宜还是一样再进行。

    不用集会,说明自己能多睡上半个时辰。虽然只是半个时辰,但对于他这把年纪来说,无异于服了一记大补的汤药。

    从先前的怀疑,到现在的彻底相信。他隐隐觉得,武长风说分配给赵丹珠的人手,想必也不会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武长风又补充了几句,无非是说以后有什么事情,她们自行斟酌就是。如果实在处理不了的,就派人通知他一声。至于那些隐而未发的问题,可以先暂时记着。等问题变多了,再一同商讨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的决定,三人都是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武长风如此做法,无异于将自己的权利又提高了一截。以前无论大小事物,都要经过总管审批,自己才能实施。现在武长风的这一项决定,无异于放大了自己的权利,给了自己掌控生杀的大权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话,却无一不说到了三人的心坎上。现在武长风的形象,在三人心中无疑已经拔高了一截。

    见三人均是一脸崇拜望着自己,武长风倒显得有些尴尬了。挥了挥手,便示意三人退下了。

    望着三人离去的背影,武长风的目光在赵丹珠身上又转了一转。嘴角微微上扬之下,便又回了小岛。

    他自从踏入了武师二等以后,就将自己修炼的时间改了过来。白天专注王府之事,处理技师一类的事情。到了晚上,才是他修习武功的时间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以技师的身份待在王府上,兼之现在又是总管。总不能整日沉浸在武师一道上,让人觉得他这个技师有名无实吧。

    更何况,自从他踏入武师二等,形成了一个一丈左右的气场以后。他在武师一道上,好像遇上了瓶颈。

    无论他如何修炼,自己内力外放之下,那一丈方圆的气场,并没有半点增长。他也请教过医仙,但医仙也不得其理。毕竟医仙自己也只有六等武师修为,又如何能指导他了?

    是以武长风潜行专研,凭着水磨石的功夫,总于悟出了一点门道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武功到了瓶颈,无法再增长了。只是因为他受宗墓影响,武师等级跃得太快。

    这好比万丈高楼,平地而起。看上去虽然魏然壮观,但实际是根基不稳。他现在需要时间巩固消化,将这万丈高楼的地基打实。只有二等武师的水平稳固了,他有可能高歌猛进,更进一层。

    清楚了其中关键所在,武长风便不在显得焦急。而是四平八稳,开始磨练其自己的功底来。

    随着武长风的不断打磨,体内的天尊诀与他更为契合。不知不觉,就是一天时间。

    到得第二天下午,武长风这才整理衣衫,去了自己先前的小院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唐万能与罗无双二人,毫无疑问的待在二公子小院中。现在没有武长风在,他们二人更容易亲近二公子了。又因为受武长风启发,现在二人做起事来也激灵了不少。只是二人清楚的知道,想要超越武长风,此生怕是无望了。

    至于二公子,这两天忙着处理郭雨霜的事。这件事武长风是知道的,所以识趣的没有去打搅。现在武长风倒落得清闲了,只需要巡查一遍西院的情况即刻。

    只是当他踏进小院的时候,院内忽然白影一闪,一人已扑到了他近前。不是武长风感知过人,恐怕要被此人撞在怀里。

    而在他眼力所及之下,很容易看清了来人。不是三小姐小院的领队赵丹珠,还能有谁了?

    “赵姐姐,你这是作甚?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侧身进了小院。“如果让三小姐知道了,非剥了我的皮不可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赵丹珠会找上自己,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。将夏国派来的人安排在她的小院,她岂有不来找自己评理的道理?

    “武总管,你就发发善心,将那些人收回去吧!”赵丹珠一脸委屈,盈盈然走到了武长风身侧。“三小姐若是回来了,小的性命恐怕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夏国派来的大部分都是妇孺,但也不乏五大三粗的汉子。他先前只以为武长风会给自己加派人手,好让自己落得清闲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武长风给他的,居然是夏国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虽然名为下人,但好歹也是王府的贵客。搬进了三小姐小院之后,倒让她好一阵郁闷。

    说安排这些人做事吧,怕他们受了委屈,去王爷哪里告状。得罪了使者的罪名,可不是她一个领队能承受得起的。

    但不安排他们做事吧,平白无故多出这许多人来,自己还要忙前忙后的伺候他们。如此一来,岂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?

    更可恨的是,他们这些人一心只有大小姐。虽然分配到了三小姐的小院,却时不时跑去大小姐的院中帮忙。这是他最不能忍受,也觉得最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自己手下的人,居然不帮自己做事,反而帮别人忙前忙后。这种人,她留着又有何用?

    是以她不惜拉下脸来,跑来求武长风收回成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