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武总管客气了,叫我薇红就是。”徐薇红略显诧异,但很快镇定下来。“不是人手不足,只是人多手杂罢了。让武总管笑话了,薇红好生惭愧。”

    一个如果连礼节都不知道的技师,他的前程恐怕就到头了。对于礼节,也是她手头上的事。所以对于此事,她不敢有所怠慢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武长风方才还帮他处理了一下事务。对于这样的总管,她还是头一次遇见。

    投之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。既然对方愿意伸手相助自己,自己自然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“姐姐受累了,这一声称呼也是值当的。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示意众人坐下说话。“既然如此,那小子倒有个建议。只是可行与否,还要征询赵姐姐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礼让三分,礼贤下士这些事,武长风都不懂。他唯一知道的,就是对人客气些没错。

    虽然他清楚赵丹珠嘴上叫苦不迭,实际上确实一个大闲人。但如果他单刀直入,不问缘由,恐怕会引起赵丹珠的误会。

    至于赵丹珠不肯答应,他已经想好了后招。先礼后兵,总比威逼要有成效。至少,不会引起对方的反感,跑去三小姐那里告自己一状。

    “武总管身为西院总管,有什么事吩咐一声就是。”赵丹珠也不是吃素的,很快就闻出了异样味道。“武总管何必这般客气,征求咱们这些下人的意见了?”

    一个人如果受到了欺负,又无力反抗的时候。装成弱者,能有效的减少自己的损失。

    赵丹珠很聪明,知道什么时候该强势,什么时候该变成可怜虫。如果三小姐在府上的话,她恐怕不会是现在这副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赵姐姐说哪里话,咱们不都是下人吗?”武长风不怒反笑,淡然说道。“姐姐既然如此辛苦,要不要再派些人手,去帮姐姐一把。”

    如果一味的采用强制的态度,手底下的人还能唯命是从。那说明这个人不是掌握了生杀大权,就是手底下的人有求于自己。

    很不幸,武长风两者都不是。所以怀柔的政策对于他来说,就成了很重要的手段。

    任你赵丹珠如何机智,又如何能想到我的用意?

    “真的?武总管可不要说笑。”赵丹珠妙目放大,一脸惊疑之色。“我这些日子正愁没人帮一把手,有武总管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她并没有意识到,武长风在给自己挖坑。只以为眼前这个年轻的小子,极容易哄骗。三小姐不在府上这件事,府里没有一个人不知道。没了主子的小院,能忙道哪里去了?

    自己只哀告了三声,他居然信以为真的以为,自己当真忙不过来。如果真能调度些人手给自己用,那往后自己就是甩手掌柜,什么事都不用操心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面前,岂敢说慌。”武长风见他上当,微微一笑道。“不知道十名仆从,可够姐姐差遣的?”

    武长风可没有那么傻,会听信赵丹珠的说法。他白日就去了三小姐的小院,这口齿伶俐、心思敏捷的赵丹珠,比自己都起得晚。如果再给他分配十人,她恐怕比王爷还要舒坦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许诺她十人,武长风是别有目的所在。一个小院人满为患,一个小院却空荡无比。任谁见了此等情形,都明白如何做。

    只是让武长风不解的是,为何上一任的总管没有发现这一点,及早将人分配开来。

    但他却是不愁的,自己这个法子众人知晓以后,除了赵丹珠以外,恐怕没有人会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十人?会不会有些多了?”徐薇红有些不满,瞪了赵丹珠一眼。“我那里更是不可开交,也没见谁多派两个人给我啊。”

    都说模仿是一个人的本能,这句话是又一定道理在的。譬如现在,眼见赵丹珠叫唤了几声,便能换来十名仆从。徐薇红眼红之下,自然是有样学样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很庆幸,徐薇红不是死脑筋。她能在利益当前,立时转换自己的态度。说明她并不是傻子,只是不懂这些心机罢了。

    眼见徐薇红也登上了台,他能更容易让赵丹珠取信。毕竟自己一人说话,很容易让这个机灵的赵丹珠生疑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院子里人都没地方站了。”赵丹珠白了徐薇红一眼,脸上隐隐有不快之色。“自从三小姐不在,咱们小院就显得格外冷清。现在武总管好容易给咱们安排些人,难道姐姐这也要和妹妹争吗?”

    女人的眼泪,永远都是弱者的象征。恰到好处的留下两滴,能很好的为自己争取一点权益。

    赵丹珠哭起来,就连徐薇红也有些不忍。宽慰了几句,便不再提分配人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再加十人吧!”武长风露出怜惜之色,轻轻拍了赵丹珠两下。“苦了赵姐姐,是我没有考虑周全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见她如此,心中不禁冷笑。你既然不知足,就别怪我将坑挖深了。本来只是打算让你不至于太过清闲。你既然要往坑里跳,也就怪不得我了。

    “二十人?有些不妥吧!”刘龙一脸惊讶,忙阻止道。“王府现在虽然人手充裕,但抽出二十人给一个空院子,这恐怕不妥吧。”

    老实人之所以为老实人,就是看问题永远只会看表面。现在王府的分配,已经处于一个相对平稳的状态。贸然调动如此多的人,恐怕会引起王府上下不满。

    至于这二十人是谁,到不是刘龙这样的直肠子,能够想到的。

    “刘领队,您老这句话就不对了。”赵丹珠俏脸微红,止住哭声道。“什么叫空院子,难道刘领队不指望三小姐回来了?”

    赵丹珠本来还有些不信,武长风会突然给他加派二十人。但此时听刘龙开口,唯恐武长风改了口风。不管这些人是什么来路,亦或是干什么的。到了三小姐的小院,就得听他赵丹珠的。

    不管是分配这些人洗衣做饭也好,还是耕地养花也罢。总之,二十人到手,她日后就能过上小姐般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如此美梦,岂能让旁人两句话,给覆灭了。是以虽然觉得有些不妥,还是奋起力争起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武长风唯恐再有变数,拍掌笑道。“只是这些人难以管教,还望赵姐姐多费些心思才好。”

    打铁还需趁热,晚了就成了空话了。现在的赵丹珠正如母老虎一般,不是一般人能够劝阻得了的。即使给她龙潭虎穴,她恐怕也会去闯一闯。说得越是严重,她反而越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不能不说,武长风拿捏人的心思,已经到了极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