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是不是,只是每日需要处理的事情,武总管还是亲自交待一番的好。”刘龙连忙摆手,面色焦急道。“如此西院才能顺畅,不至于被人说了闲话。”

    虽然总管交待的事,历来都是一样。但每一任总管,都会不厌其烦的重复同样的话语。

    这样做的好处,一来是可以提醒下面的人,让他们不至于忘了自己要做的事。二来则是可以树立自己的威信,让自己所言更加具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“你们比我来的时间要早,难道不知道每天要做什么?”武长风皱眉,明白了刘龙前来的用意。“至于闲话,总会有人说的。你们做好自己的事就成,又何必管他们那些闲言碎语了?”

    他现在才真正觉得头疼,不想再与刘龙继续说下去。多好的回笼觉,就这么被他给搅没了。这点芝麻大的小事都要自己处理的话,那自己以后就别想有安稳觉睡了。

    “武总管,咱们知道是一回事,你说出来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”刘龙瞅了瞅天色,焦急道。“最起码的一点,你要知道他们一天是不是在做事吧!”

    眼见天边渐白,武长风却没有动身的意思。若果不是碍于身份,他现在恐怕要将武长风拖走了。

    如果让王爷知道,他这个西园总管不做事。用不了三天,他定然会受罚。

    “刘领队,今日晚饭之后,让诸位领队到西院议事。”武长风有些不耐烦,摆手道。“至于今日,刘领队让他们各自安排。”

    他不相信,身为领队,不知道一天需要做什么事。至于自己,只有在出了大事以后,才会选择出面干预。事事拿捏在自己手中,自己恐怕要累死。

    在刘龙的一声叹息中,武长风目送他远去了。至于武长风自己,果断的回了独墅之内,又将自己埋进了软绵的被子中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现在已经是霜降时节。即使没有飘雪,外面白晃晃的寒霜,也有一股刺骨的寒意。身为总管,他可不想这个时候出门。

    但他并不是一味的放任不管,在日上三竿之时,武长风出了小岛,径直去了西院。

    对于手下这些人的实力,他还需要有个大致的了解。不然真出了什么问题,他可就一头雾水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没有挑拣,先进了二公子小院。见一切照旧,也就没有多言。对于二公子小院中的人,武长风都熟识。但凡出现一点问题,他都能很快找到原因。

    至于三小姐的小院,他是没有兴趣去的。原因无他,三小姐久不在府上。听说三小姐拜了一位名师,在别处修炼。只有每年逢年之时,三小姐才会回来小住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没有了正主,院内自然省事了不少。除了收拾打扫小院,武长风很难想到还有什么事做。而没有三小姐埋怨,他们何时打扫都是一样。只要在三小姐回来之前,将院子收拾干净就成。

    至于大小姐的院子,此时已是人满为患。并不是给大小姐分配的人多,实是夏国派了不少人来。与王府原来分配的人在一起,就显得有些拥挤了。

    也亏得大小姐脾气好,院内虽然吵吵闹闹,她却只是抱以一笑。

    武长风上前见礼,扫视了一眼院内,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从大小姐的眼神中,武长风能看出些许的无奈之色。但他毕竟只是一个总管,帝王家的事还轮不到他插嘴。他能做的,就是如何伺候好大小姐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傍晚时分,武长风小院之中,坐着三人。

    刘龙,二公子小院领队。徐薇红,大小姐小院领队。赵丹珠,三小姐小院领队。

    刘龙自不必说,倒是两女颇为亮眼。虽是粉黛墨眉,红粉玉腮,却也隐藏不住身上散发出来的英气。

    “刘领队,可知道总管叫咱们有什么事?”徐薇红等的有些不耐烦了,开口问道。“如果没有重要的是,我可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身为大小姐小院的领队,她是三人中最忙的。不仅要伺候好大小姐,还要负责招待从夏国前来的使者。他可没有闲暇坐在这里,和他们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“姐姐说的是,咱们可没有这等闲功夫。”赵丹珠拨弄莹莹玉指,附和道。“三小姐特意吩咐照料的牵牛红,可不能没人照料。”

    无病呻吟,有时候是推卸责任的最好方法。别人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你如果说风凉话,很有可能落下两个结果。其一,结下仇怨,互生间隙。其二,东窗事发,好日子倒头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一种情况,对于闲散之人来说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所以恰到好处的无病呻吟,可以让自己轻松的避开这两点。

    如此做法,不但是对忙碌者的一个交待,也是对自己利益最大的保障。

    赵丹珠很成功,将这一条铭记于心。即使有人追责下来,她也能有一个合理的理由解释。至于别人信不信,她不必担心。只要三小姐还在,这一点就不会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她也能获得最大的好感。比如一门心思服侍大小姐的徐薇红,就很容易上她的当。

    “妹妹可别说,方才我熬的药还没有吩咐一声呢!”徐薇红站起身来,一脸焦急。“耽误了时辰,夏国那些人可要借机发难了。”

    夏国地处大周南疆,属于极热之地。而大周地处中断,一年四季分明。此时又正值初冬时节,夏国来的不少人都感染了风寒。

    听得赵丹珠提醒,她立时显得不安起来。风寒一旦散播开来,整个小院的人恐怕无一幸免。此事若是让王爷知道了,非要了她的脑袋不可。

    一个专心做事之人,是没有什么心计的。即使被人暗算了,也只会觉得是自己倒霉。

    徐薇红就是一个只知做事,而很少思考的人。她所担心的,永远都只是自己手头上的事。对于其他事,她估计没有时间去考虑。

    武长风很庆幸,手底下有这么一个人可以用。只有这种肯办事实的人,自己用着才放心。如果都如赵丹珠这般投机取巧,那剩下的事,恐怕没人做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吩咐了翠菊,让她帮忙照看。”不知什么时候,武长风已经站在了小院之中。“徐姐姐忙不过来,怎么不说一声?”

    对于肯做事的人,武长风向来都是投以最高的敬畏。只有劳动者,才能创造出一片美好的天地来。那些耍心眼与嘴皮子的人,吃穿用度都是从劳动者身上而来。或许他们浑然不知,但武长风却知之甚详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