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之所以不想泄露自己二等武师的实力,就是怕有人来找自己麻烦。他现在可没有这多时间,与那些争风吃醋的人耗。

    事与愿违,武长风并没有如意。虽然在武师一事上,他尽量避免锋芒太甚。但技师一事上,他却无法推辞。

    总管之名虽然威风,让人望而生畏。但在没有展现足够的实力以前,总管则是遭人排挤的对象。

    在二公子统领下的小院倒好,毕竟与武长风已经熟识。不看僧面看佛面,二公子的面子,总是要给的。

    但西院并不是只有二公子一间小院,旁边还有大小姐与三小姐的院子呢。

    时值斜阳正浓之事,武长风在二公子的带领下,与另外几位领队见了面。

    刘龙自不必说,已经与武长风极为熟识了。但另外两位,却有些出乎武长风的意料。

    两人均是女子,且只比自己年长几岁。粉黛墨眉之间,自有几分姿色在。但从两人的气势上来看,似乎对武长风颇为不屑。

    这也无可厚非,毕竟是女子。名为下属,但相处起来,却极易拉近关系。有小姐撑腰,他们如何会忌惮这样一个总管了。

    只是有二公子在,她们不敢太过放肆罢了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也懒得处理这些事,也任由她们胡闹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武长风还是极有信心的。并不是对二女办事的能力,而是对她们这个领队的职位。

    虽说自己名为总管,出了什么问题,第一个要问罪的,肯定是自己。但她们毕竟就在两女身边,不会因为自己,而葬送了自己的前程。

    领队虽然不难,却也不是一般人能当的。刘玉玲出生第一书院,又是六等技师。到王府以后,也只弄了一个领队的职务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她们这些不是书院出身的人,想要爬到领队这个职务,是多么的艰难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没有与二人客套,算是打过照面之后,就让她们处理自己的事情去了。

    “武总管,这样有点不妥吧!”回来的路上,刘龙实在憋不住了。“你就没有点什么想法,让她们听命于你?”

    他是从低等级一步一个脚印上来的,见识过不少人的嘴脸。职位高者,总是想尽一切办法,想要下面的人听从自己的安排。如有不从,不是调往别院,就是找个理由,驱逐出府。

    现在到武长风这里倒好,不管不顾不说,就连多说一句话的功夫,也不想耽误。他很担心,往后的日子还有没有人听他的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好心,只是他懂得感激。上一次为了领队的事,武长风便提醒过他一次。只是冲着这一点,他就有必要提醒武长风一番。

    来而不往,非礼也!

    “让她们听命于我作甚?难道咱们不都是听从王府的安排吗?”武长风哑然,反问道。“只要她们本本分分做事,听不听我的没什么关系吧!”

    武长风从小就没人管束,一向都是任性而为。即使到了凌王府,受二公子器重之下,也极少有人管他的闲事。一个不喜欢被人管束的人,又如何回去管束别人?

    正如他所言,王府的事,与他并没有关系,只是王府有需求,才会找人来做事。一旦找来的人不做事了,那王府留着这些人也就没什么用了。只要他们能看透这一点,就不会给自己惹出太大的麻烦来。

    自己出面多言,反而会惹得她们心里不高兴。没必要的事,武长风坚决不做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关系,难道武总管指望她们自己做事?”刘龙露出惊讶之色,不知道武长风到底在想什么。“她们如果犯了错,武总管可是要担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权利的背后,与之对应的就是责任。权利越大,责任也就越大。只享有权利,而不用担责任的,应该不存在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毕竟在王府的所有人,都是按照这一条来管理其他的人,武长风又岂能例外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如此的话,她们的责任应该更大吧!”武长风摆了摆手,微笑道。“好了,多谢刘领队的好意,此事我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无为而治,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勇气去实现的。但在武长风这里,他却大胆的放手施为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与别人不同,有着与别人不一样的手腕。只是他更清楚王府的构架,知道王府的目的。

    只要有王爷公子在,王府的人就不可能没有事做。一旦出了错,自然会有人出来挑刺。到时候是非对错,便一目了然了。

    刘龙还欲再劝,却见武长风已经摆手远去。只能按捺住心中焦急,悻悻回了自己小院。

    次日,天还未亮,武长风便被叫醒了。

    叫醒他的不是旁人,正是刘龙。

    “刘领队,这么早找我,有什么事吗?”武长风伸了个懒腰,在碧秋碧水的服侍下起了床。“如果不是什么急事的话,咱们吃了早饭在说。”

    先前他面对碧秋碧水二人还有些拘谨,毕竟他从来没有和女子如此亲密过。但他的反抗,却招来了两人的戏谑。武长风越是不肯,两人越是放肆。没办法之下,武长风也只能听之任之。时间长了,倒形成了习惯。

    至于老爹,他独居惯了,不喜欢被人打搅。武长风命二人去了两次,结果被老爹轰出来之后,他就再也没有这个想法了。而老爹又在鼓捣些药丸,武长风也由着他了。

    “武总管,领队天明集合,这是例来的规矩。”刘龙有些不知所措,诚惶诚恐说道。“现天明在即,武领队还须快些。”

    他总觉得由武长风这个年轻人来当总管,有些不妥。但王府放下的话,他也不好违背。

    昨日与武长风分别之后,思来想去,总觉得有些不妥。唯恐武长风不知总管每日需要处理的事物,他自己倒先了解了一遍。

    待看完之后,这才发现每日例行的集合之事将近。唯恐武长风不知,特意跑来相告。

    “集合?干什么?”武长风眉头微皱,露出询问之色。“难道王府出了什么大事,需要重新安排不成?”

    他自从进了公子小院,只是在初进的几天早起过。往后的日子他都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。至于集合的事,他早已忘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现在刘龙提起来,他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。忙整理好衣衫,来到小院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