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黄诚泰笑而不语的神情中,武长风离开了西院。王爷命他前去,他又岂敢怠慢?

    周围的情形,与上一次一般无二。但与上次不同的,是两人的心境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真有这等本事,倒是本王小看你了。”等武长风见礼之后,凌王开口大笑道。“不费一兵一卒,灭掉一个大宗门。此事纵使说出去,恐怕也没有人相信。”

    先前黄诚泰提及要召回骁骑军,他就不看好武长风。却没有想到,只短短数日,碧水宗已然不存在。撇开从碧水宗得到的宝物不说,只是为王府除了碧水宗这一威胁,就足够让他对武长风另眼相看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没有派人出去,王爷谬赞了。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谦让道。“倒是费了不少时日,让王爷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居功不自傲,就这一点来说,武长风比一般人要做得好。恃才傲物的最大弊端,就再与不仅不能得到旁人的认可,更会让掌权者生出厌恶之情。《堂前礼后》确实是奇书,让武长风轻而易举避开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没将骁骑军召回,就灭掉了一个大宗门,多费些时日,又算得了什么?”凌王摆手一笑,满脸欢喜之意。“只是你召回我那些旧部的弟子,不知为何?”

    王府突然进来上百号人,如果他不知道,那这个王爷就当之有愧了。而这些人只在王府吃了三天闲饭之后,便告辞离去了。

    对于此事,他非常的不解。此事见武长风到来,便想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“防范于未然,总是没有错的。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如实说道。“赶狗入穷巷,也怕临死一击。更何况一个大宗门,报复起来可不是轻易能抵挡得住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武长风无须多言。只要提上两句,凌王自然知晓。只是他现在极为好奇,二公子说王爷有赏于自己,为何王爷只字不提?

    “心思缜密,确实是奇才。”凌王哈哈大笑,脸上满是得意之色。“徐谋士,这一点你就不及他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的奖赏,本来是分配好的。但如果行差踏错的话,这些奖赏很可能会消减。然而在武长风这里,非但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,反而让凌王觉得,如此人才,只分配一个小小的领队,有些可惜了。

    “恭喜王爷,又得一谋士。”徐志强拜贺,脸上并无不快之色。“有武公子在,王府百年无忧。”

    审时度势,才是考量一个谋士的真正功底。徐志强是一个谋士,更是一个会审时度势的谋士。所以他在王府中的地位,一直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虽然突然冒出一个武长风来,对他仕途的影响,却是微乎其微。他倒乐得有人与他齐肩,自己也能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学无止境,永远是谋士追求的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谬赞了,小子可没这等本事。”武长风起身,诚惶诚恐。“谋士的差事,小子可做不来。小子只希望能继续待在公子身边,尽心尽力辅佐公子即可。”

    谋士,技师中的一种。这种人不靠嘴巴吃饭,也不靠体力吃饭。他们吃饭的家伙,唯有那颗脑袋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折明主而侍,就成了谋士当先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很庆幸,徐志强找到了这样一个明主。武长风不想抢人饭碗,在王爷没有开口之前,便拒绝了。

    谋士可以有一,却不能有二。军师多了乱朝纲,他不想王府大乱。

    “怎么,觉得亏待你了?”凌王一怔,没想到武长风居然直言拒绝。“谋士的好处,想必你清楚吧。”

    成为谋士的最大好处,并不在于所得的俸禄多少。而是在一府没有主事之人时,可以任意调度王府资源。只这一项权利,就足够很多人眼馋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身为技师,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小子年幼,不堪重任。”武长风额头见汗,小心说道。“更何况,小子还有许多俗事需要处理,唯恐出现纰漏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好处,那就是潜力无限。但年轻人也有年轻人的弊端,就是不容易被人取信。

    同为领队的情况下,王府更多人会选择相信刘龙,而并非他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。虽然年纪不代表阅历,但能代表经历。经过的事多了,自然知道如何处理问题。武长风只能利用这一点,推辞王爷的赏赐。

    毕竟老爹的大仇还未得报,自己的杀父之仇,也没有头绪。他需要大量的时间与精力,去处理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一旦成为谋士,他就只能跟随王爷左右,想要查出十年前的事,恐怕是没有那个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罢了,有你在泰儿身边,我也放心些。”凌王点了点头,脸上又浮现出笑容。“不知道西院总管的职务,你可满意?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自己终将是要入土的。王府偌大的家业,以后就要靠黄诚泰来支撑了。自己身边有一个谋士即可,多了反而无用。

    如此不如听从武长风的意见,将他留在黄诚泰身边。一来可以使其增长见识,让他处理府中之事更为得心应手。二来也能培养二人感情,不至于自己百年之后,他做出背叛黄诚泰的事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恐怕不妥!”武长风跪倒在地,惊慌失措道。“西院总管乃是高位,小子担心无法职掌。”

    王府总管总共只有四人,内府三人,外府一人。其上,就只有王爷公子能支配这些人。贸然给他如此高的地位,王府恐怕有人不服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想为王府出力?”凌王脸拉了下来,却没有责备之意。“能者多劳,难道你想退缩不成?”

    不说其他,只拿这一次碧水宗的事来说。武长风的应对能力,以及办事能力,就能压过王府大多数人。再加上他思维缜密,西院交给他,绝不会出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凌王倒是觉得,一个总管的职位,有些委屈了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属下不敢,属下自当尽心竭力。”武长风一揖到地,恭敬说道。“王爷厚爱,属下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谦让的好处就再与,能让掌权者放心。但过分的谦让,就显得有些傲气了。武长风不想落下恃才傲物的名声,所以只能答应下来。让王爷觉得自己不识抬举,那往后的日子,可就不好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