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现在知道了,这是这位前辈的气场,认可了自己。原因很简单,只因为自己吸纳了他的劲力,又将自己的劲力还回了气场之中。现在这件石室之中的气场,可以说有一部分是武长风的了。

    只要有这股劲力在,武长风便可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武长风却没有急着离开。因为一个死人为何会拥有气场的谜题,还没有解开。

    而正如武长风所料,一丈之内,在也没有任何压力可言。

    或许,是因为自己被认可的缘故。

    又或许,这里压根就不存在气场。

    实践出真理,武长风当即运转了一遍天尊诀。见天尊诀运转无碍,且四周没有异样。他果断猜测,这里已经没有气场可言了。

    那一张之外的气场,又是从何而来?

    武长风小心向老者靠近,并没有任何异动产生。当武长风站在老者近前之时,这一谜题终于得到了解释。

    因为老者头顶,隐隐有一束光从天而降。温柔的光华落在老者身上,经过老者身体之后,向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老者,如同一个漏斗一般。承接了天上的灵气,而后扩散到四周。如此一来,老者体内虽然没有内力运转。但这股灵气,却如同老者的内力一般。生生不息,不死不灭。

    难道,天上有人庇护于他?

    或许,庇护他的,正是他本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,天上的那个他,已经得道飞升。

    武长风抬头望天,心中隐隐有了些许期盼。

    原来天道,真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站在石门外的众人,哪里知道这些。见武长风若有所思望着天空,众人不自禁的循着他的目光望去。

    但除了石缝中隐隐落下的光亮以外,众人再也瞧不见其他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众人对武长风已经极为敬佩了。从古至今,能走到一等武师面前的,恐怕也只有他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武长风见再无所得,这才缓缓走出了石室。

    当石门关上的一刹那,众人再也按捺不住,开始询问起武长风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仍在揣摩自己方才的一番感悟,只是回以淡漠的笑容。随后出了碧水宗,直接回了王府。

    闭关七日之后,武长风去了武师等级楼。没有告诉任何人,武长风是自身前往的。

    出来之后,知道他武师等级的,只有两人。一人是永远不会出等级楼的一位老者,另外一位是武长风自己。

    二十出头,二等武师。这不仅是在大周,更是在全世界,也是绝无仅有的事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别人,怀璧其罪,他不想惹太多的麻烦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想将自己武功当成杀手锏来用。日后有人对自己不测,自己也能有个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,找我有什么事?”武长风一脸轻松,仍旧毕恭毕敬。“碧水宗有不少好东西吧,公子可是问我如何分配的事?”

    他进碧水宗宗墓一事,几乎整个王府都知道了。除了像章横这般嫉妒的以外,大多数人都是极为羡慕的。但他们偏偏没有武长风的勇气,最多走出三步,就被逼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因此这件事,被王府传为一桩美谈。眼见他得了好处,王府其他人自然想捞点其他的好处。

    是以在分配战利品上面,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瞒不过你,你看该如何处置?”黄诚泰起身相迎,邀武长风坐下说话。“我觉得,充公比较合适。至于他们的奖励,按王府的规矩来即刻。”

    碧水宗先前已经被其他宗门洗劫了三日,留下的东西本就不多。如果不是宗墓中强大的气场在,让这些人不敢轻易踏足。他们那些宗门,恐怕要将那些尸骨都搬出去。

    所以王府三日之后敢往,所得到的战利品却是不够众人分的。

    “与那些遗骸接触,极有好处。”武长风点了点头,毫无忌讳道。“其他的,可以按二公子的意思办。但奖赏,还是用这些遗憾来充当吧!”

    他不是那种私心重的人,更没有什么占有欲。既然发现了好处,自然要与众人分享。至于他们能不能有自己这般造化,就看他们自己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“真有你说的这么神?我怎么不觉得?”黄诚泰露出狐疑之色,上下打量武长风一眼。“我看你也没多少长进,就是人看着精神了点吧!”

    他确实觉得武长风有些不一样了,但具体是哪里不一样,他也说不上来。只是从武长风的眼神中,他能断定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长进,他们去了就知道了。”武长风不准备解释,坦然说道。“先前张文亮说过奖赏的事,咱们效仿一番就是了。何必拿王府的资源,去奖赏他们了?”

    二等武师的好处,就是可以随意控制自己的武师等级。武长风现在仍然使自己处于四五等的水平,并没有多少涨幅。但若是真动起手来,他全力以赴之下,就能见分晓。

    “也是,我也去过宗墓。”黄诚泰点头,若有所思道。“我以前只在皇陵见到过这种场景,没想到宗门也有。这种气场,确实与一二等的武师相近。对于低等武师来说,确实是一个磨练的好去处。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所言,黄诚泰深信不疑。只是皇陵中安放的乃是大周的列为皇帝,没有人会造次到想要靠近先帝的遗骸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武长风究竟得到了什么,也不知道遗骸到底藏有什么秘密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多与遗骸产生的气场较量,绝对有好处。

    商量已定,黄诚泰便听从了武长风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对了,父王想要见你。”临别之际,黄诚泰忽然说道。“这一次你立了大功,我特意为了要了奖赏!”

    能不能让人死心塌地的为自己卖命,就在于属下尽力了之后,能不能得到相应的好处。

    黄诚泰很会拿捏这一点,无论是同去碧水宗的王府其他人。还是此事的始作俑者武长风,都无一例外的得到了奖赏。

    至于奖赏的程度,则看个人办事的程度。武长风在这次事情中,无疑是立了头功。对于他的奖赏,自然要与其他人不同。

    “什么奖赏,难道公子真的要将我提为西院领队?”他现在是六等技师的身份,还没有得到安置。“我看刘领队挺好,就不用了吧。”

    以前或许是因为顾及自己脚跟未稳,不敢贸然占了别人的地方。但他现在可是王府的大功臣,有这个实力占据一席之地了。

    但此次拒绝,也并非是武长风做作。纯碎是因为他不想在俗世上占据太多时间,从而荒废了自己所学。

    一个字,他就是懒,懒得处理王府那些鸡毛蒜皮的琐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