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云霄见状,极想将武长风拉回来。但他只走出两步,便被无形的气场给逼出了石室。只得站在石门外,不住交换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武长风充耳不闻,只是细细感受着身体的变化。

    每一粒尘埃打在身上,都如同一股劲道拍向自己。他不得不催动内劲,抵挡渗入身体中的劲力。

    经过一炷香时间的打击,武长风的衣衫已经彻底破碎,露出古铜色的肌肉。可以清晰见到,即使他全身紧绷,那些肌肉上明显有针扎一般的凹痕。

    只得庆幸的是,这些凹痕只出现片刻,便又消失无踪。取而代之的,则是其他地方的凹痕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,当这些凹痕不再出现的时候,武长风又向前迈出了一步。

    这一步,已经是离老者一丈之地的最后一步。只要能挨过这一步,就能进入老者一丈之地。只要挨过这一步,这里的玄妙便能知晓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一步看似平常。但其中蕴含的玄机,又岂是外人所见的这般简单。

    武长风左脚刚抬起,一股无形的力量便要推动他往后。这一脚,无异于自己踢在了大石上一般。坚硬,厚实,却不可穿透。

    武长风瞪大了眼睛,却也看不见眼前有任何东西挡在面前。

    无形有质!

    片刻思量之后,武长风很快得出了结论。也只有如此,才能解释自己为何会又这般感受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气势,如果到了这般境地,又有谁能进得了身了?

    这是武长风的第一想法,也是他为之头疼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既然无法穿透,自己又如何到得老者近前?

    穷则思变,变则通,通则久。很快,武长风就想到了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既然自己不能改变这一现状,为何不试着顺着气势而为?

    此举虽然冒险,但却不是不可行之事。这最后一步毕竟已经到了无形有质的地步,想要改变实在是太过艰难。而想要一个死人,顺着自己的意欲而为,这无异于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既然其他条件都不能改变,那只能从自身开始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当机立断,封闭了左腿筋脉。如此做法,需要极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毕竟气场的强大,能催动砂石攻击自己。如果这股无形有质的气场,并不是自己猜想一般,那这条腿迈出去,恐怕就没有收回来的了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坚信,这是唯一能够近得老者身前的法子。为了弄清一等武师遗体的奥秘,他也是不惜一切代价了。

    这在外人看来,或许是疯狂之举。但武长风并不是一味的蛮干,没有半条退路可走的。

    一来筋脉是他自己封闭的,他可是随时解开。如果发现不测,自己会受些皮肉之苦。但损失掉一条腿的事,倒不至于发生。

    其二他并没有直接将左腿再迈出去,而是徐徐图之。如果当真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他可以立时察觉。损失最大的,或许是自己的一个脚趾头。

    但当他将左脚踏入最后一步时,所有的猜想都得到了印证。

    果然,最后这一成的气场,确实是无形有质的。只有有形无质的东西,才能融入到其中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含半点内力的腿刚踏进其中,就有一股暖暖的热流涌入筋脉之中。这倒是武长风始料未及,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但如此一来,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。腿部筋脉中流转的内力,与自身流转的内力开始形成冲突了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好比他受了别人一掌,体内留有对方的内力一般。这种感觉,让武长风极为难受。好几次,武长风都想放弃,将脚收回来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何,左脚受这股劲力的影响,竟然不听武长风使唤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武长风,又陷入了两难的境地。

    想将腿抽出来,却无法做到。想散尽自身功力,又担心身体会如左脚一般,不停自己使唤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能提着左脚,想着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如果他武功高于老者,便不存在这样的难题。只要以自身的内力,去冲击腿脚上的那股劲力,他能很快将左腿收回来。

    但他不过是四五等的武师,想与一个一等武师的内劲相抗衡,又如何能做到这一步了?

    如此僵持了快一刻钟的时间,武长风右脚已经开始发麻。如果再浙江僵持下去,他的后果只有一个。被强大的气场,撕扯成肉片。

    在他理智尚存的最后关头,武长风下定了决心。不管这副躯体是不是自己的,总不能让自己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。

    当下他不再犹豫,将自己身上残存的最后一丝内力全部发作向前的力道。在内劲消失的一刹那,武长风身子硬生生向前挪出了半步。

    只半步,就是另外一个天地。

    只半步,就是另外一种结局。

    只半步,如同隔了一个世纪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是幸运的。半步迈出之后,身体还是他的身体。而内力,却已经不再是他的内力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非常的奇怪。武长风细细体会其中玄妙,发觉这股劲力仍旧顺着他的筋脉游走。只是所幸方向,却与自己的内力流转方向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他试着重新运转天尊诀,但发现这只是徒劳。只要自己心念移动,丹田之处便如同要撕裂了一般。这种剧痛,让武长风不得不放弃了运转天尊诀的想法。

    待这股不属于自己的内力在身体流转了两遍以后,武长风已经摸清了这股劲力的流转方向。

    尝试催动这股内力,顺着这几条筋脉流转之后。武长风骇然发现,四周有一股莫名的力道,源源不断的涌进自己的身体中。按着先前的筋脉流转一遍之后,最后汇聚到丹田之中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觉丹田隐隐有发涨之感,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。待这种感觉消散以后,武长风骇然发现,自己丹田已经被扩大了一圈。而流经身体中的内力并没有在丹田中蓄积,而是按着原来的筋脉,又重新四散到四周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武长风周身的压力为之一松。先前排山倒海般的气势,已经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武长风哑然,不明所以。心中暗道,莫非前辈遗体的内力,还能被自己吸收不成?

    回过头来,武长风笑了。

    因为,任云霄的鬓角,仍被劲风鼓动的飞扬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