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锐的自尽,震撼了所有人。且不论他是为了什么而自尽,单是一等武师的实力,就让人唏嘘不已。一等武师,是多少人穷极一生追求的事。周锐倒好,脖子一抹,就此了却自己性命。

    觉得可惜的,可不仅仅只有山下这些宗门。周锐的自尽,也被许多碧水宗的弟子看在眼里。舍生取义的事,谁都会说。但真正能做出来的,从古至今就没有多少人。

    以一宗掌门的身份身死,为的只是换来自己的苟且偷生。这对于碧水宗众人来说,无异于给他们打了一记振奋人心的鸡血。

    山上涌下来数十人,将周锐护送回了山门。

    壮士,永远都是值得人尊敬的。所以当碧水宗弟子冲下山门之时,这些人并没有为难他们。任由那些弟子,在警惕中将周锐送回了山上。

    只是周锐的死,并没有换回碧水宗的安宁。在短暂的惊愕之后,其他人立时回过神来。第一宗门内的秘宝,可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。单一的武功秘籍,就足够这些人眼馋的。

    现在没了周锐这样的主心骨,碧水宗如同一盘散沙。在呐喊声中,碧水宗彻底变成了血地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幕,倒是出乎了武长风意料之外。自从得到碧水宗被围的消息以后,他便随黄诚泰过来了。

    周锐自尽的一幕,他也看在眼中。他很佩服周锐的做法,能做出如此举动。但想让他放过碧水宗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当初张成亮将自己围住的时候,自己可没看出他眼中有什么怜悯之色。之后殷文军将自己等人拦下,他也没有看到对方眼中的仁慈。即使自己派人去碧水宗,给他们那句空话的时候,也没有看见他们的大义凛然。

    同样,想要自己看在周锐的面子上,放过碧水宗这些人,他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虽然此事的始作俑者是自己,但动手的却不是自己。只有宗门相互争斗,才能让王府的地位更加稳固。

    他心中虽然有些愧疚,却更加的安宁下来。因为一直悬在自己头顶的那柄长剑,此刻总于被自己击落了。

    他相信,碧水宗很快就要灭亡。但江湖上的争斗,却不会就此停息。同仇敌忾之后,很容易被利益左右。偌大的碧水宗瓜分起来,还需要些时日。

    扫视一眼火光冲天的碧水宗,耳闻四面八方的呐喊声。武长风实在不愿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,当即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与他一同退走的,还有玉山派的众人。不是他们对碧水宗的秘宝没有兴趣,实是因为陈阳华心中有了顾忌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使出这等手段的人,正是当日自己遇见的那个名叫武长风的人。他很担心,在他的密谋之下,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周锐。

    与其说他怕落到周锐的下场,不如说他怕玉山派壮大起来。碧水宗就是因为太过招摇,才会惹来杀身之祸。玉山派已经是第一宗门,没有必要再卷入这场纷争之中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想紧闭山门,安然度过余下的人生。先前的宏图霸业,此刻也已经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因为,王府出现了一个强者,一个不用一兵一卒,就能将第一宗门灭掉的强者。

    被他忌惮的武长风,却没有他这么多顾忌。碧水宗的好处,他并不打算就此放弃。只是张文亮口中的宗墓,对他就有足够大的诱惑。他现在考虑的是,什么时候出手,才不至于让王府卷入这场纷争之中,同时又能最大程度获得碧水宗的利益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切的想法,在一声尖叫之中,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听得叫喊声,心中突突一条。放眼望去之下,只见一行六人正朝自己方向而来。见了来人,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来。

    来人不是旁人,正是与自己有过交集的罗刹宗众人。

    而方才让他心脏突然停跳的叫声,正是出自许紫嫣之口。见一心六人被一群人追杀,武长风想也没想,就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王府办事,闲人让路。”只一句话,就惊得追赶的一众人停下了脚步。“不想死的,滚远些。”

    灭掉碧水宗的最大好处,此时显露无疑。听了王府名号,这些人没有半点迟疑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听说了碧水宗与王府的关系,并不敢确定。如果碧水宗真与王府有瓜葛,那自己灭了碧水宗,无异于打王府的脸。以王府的行事之风,自己还承受不住王府的怒火。

    但事实已经发生,他们不能改变什么。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尽量不让王府的人记住自己的脸。在王府救援之前,赶紧抢了宝贝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至于追赶的这些人,绝不值得自己搭上性命。

    “是你?你是王府的人?”许紫嫣开口,露出狐疑之色。“难怪当日你如此放肆,丝毫不顾及两宗结盟之事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产生了兴趣之后,很容易记住这个人。武长风很成功,让许紫嫣记住了自己,只是他并没有让许紫嫣记住自己好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许姑娘言之差矣,我是王府的人没错。”武长风再没有顾及,微微一笑道。“不过王府与碧水宗本就是一家,我怎么会破坏两宗和盟?”

    固然他对许紫嫣有好感,却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。罗刹一直对王府不满,任其发展下去,只会让自己陷入囹圄之地。现在有机会与罗刹宗扯上关系,他自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“猫哭耗子假慈悲,你们如果真是一家,又岂会见死不救?”许紫嫣不屑,露出鄙夷之色。“说罢,你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不管武长风是敌是友,他方才出手相救,就足以证明自己对他还有用。至于他安的什么心,自己还需要探查一番。盲目依附于他,后果恐怕比碧水宗更惨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在许姑娘眼中,就如此的不堪?”武长风放声一笑,带着些许凄凉之意。“中原武林太过血腥,还是西丘之地安稳。”

    聪明人与聪明人之间,往往不需要太多言语。他现在无法驾驭罗刹宗,但也不能任凭罗刹宗胡作非为。让他们知道中原的险恶,使罗刹宗龟缩在西丘之地,就已经足够了。他相信,这两句话,许紫嫣能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多谢提醒,受教了。”许紫嫣露出惊疑之色,拱手道。“没别的事,那咱们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道不同不相为谋,她不想与武长风多待。现在她才明白过来,碧水宗的灭亡,不是凭空而来。与眼前这位谈笑风生之人,必然有这莫大的干系。

    她不想深究这其中的缘由,毕竟碧水宗已灭。她现在只想快点回到西丘之地去,因为正如武长风所说,中原武林人心的险恶,不是他们罗刹宗能够匹敌的。

    “我叫武长风,姑娘记住了。”望着一行人离开,武长风突然说出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觉得,自己有必要告诉许紫嫣这件事。至于为何,在他说出名字以后,他也一脸茫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