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既然如此,那王府的事是谣传?”一人冷不丁开口,打破了大殿的宁静。“周宗主不会告诉咱们,山下那些人是吃饱了撑着,才会将碧水宗围住吧!”

    事实胜于雄辩,能看破这一层的人,很少会吃亏。且不论山下都是些什么人,只是被围一事,就很能说明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只是误会,做不得真。”周锐皮笑肉不笑,只能应付道。“明日周某自当给各位一个说法,让众位知晓碧水宗的决心。”

    决定有时候会很难,但有时候却很简单。被逼到死角的时候,选择的可能性就变小。取而代之的,这是应对当前窘境的方法了。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质问,碧水宗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。他们现在只能选择与王府开战,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如果没有泄露出去的话,他们尚有一丝与王府合作的可能性。但问题一旦暴露出来,药材生意的掌控权,就不再属于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明日?难道周宗主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一人又问道,不准备再拖延下去。“如此说来,外面的传言是真的?”

    任何事,都是经不起推敲的。尤其是有漏洞的事,更是如此。稍微琢磨周锐的话,很容易从他话语中找到破绽。

    既然所言属实,而碧水宗又迟迟不做决断。推测下来,很显然是碧水宗曾经动过与王府合作的心思。也就是说,他们曾经想要出卖自己。现在如此说法,不过是迫于形势,是被逼无奈的应付之举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的周锐,这才猛然醒悟。吴振南言简意赅的一句话,实际上才是救碧水宗的唯一途径。也亏得他们琢磨半天凌王府的想法,竟然天真的还想与王府合作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后悔,似乎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因为大殿之上,已经有人陆陆续续的拱手告辞。不难从他们的举动中看出来,他们的告辞,并不是回碧水宗安排的住处,而是回他们原来的宗门。而从他们的眼神中,周锐能清楚看见他们眼神中的敌意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一声断喝,打断了众人的举动。“各位,难道就想这么离开?”

    能力确实能让人折服,但不能让人信服。碧水宗的举动,已经引起了众人不满。想要他们留下来,已经不是武力能够解决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周宗主想灭口不成?”一人开口,带着轻蔑之意。“周宗主可想清楚了,碧水宗还没有强大到能与天下武林为敌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狗急了也会跳墙,更何况是碧水宗。他们不敢保证,碧水宗恼羞成怒之际,还能保持什么君子之风。是以殿内众人,潜移默化的向一起靠拢了。

    蚍蜉撼大树,是齐心协力的结果,他们不认为自己这些人,有蚍蜉一般的数量,能撼动碧水宗这颗大树,但鱼死网破,他们还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罢了,咱们现在是百口莫辩了。”周锐叹息一声,只能摆手放行。“不过有一件事你们需要清楚,碧水宗没有与王府合作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亡羊补牢,永远都不会晚。周锐虽然知道现在很难让他们相信自己,但说上两句,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。

    而想到碧水宗现在的处境,他真觉得有些焦头烂额。武林公敌,这是他准备给王府挂上的名头。没想到,自己的迟疑,却将这个名头套在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他深深的后悔,当初没有听从吴振南的意见,而是相信了大殿之上这些长老门的鬼话。

    “宗主,咱们现在该怎么般?”殷文军开口,脸有不安之色。“难道就这样放他们走了,就不怕他们越描越黑?”

    事态的严重性,在碧水宗被围的时候,他们已经知道了。现在他们才清楚,吴振南是多么的有先见之明。只是世上没有后悔药,大错已经铸成,他们只能想办法弥补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将吴先生请回来,或许他有办法。”胡远山开口,建议道。“难不成祖师爷辛辛苦苦创下的基业,就要毁在咱们手里了?”

    武林公敌,想想都能让人头皮发麻的事情。为了一点利益,最后却落到灭宗的下场。这是在场众人中,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。但这件事,却偏偏发生了。他们很清楚,接下来的日子里,碧水宗一定不好过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吴先生既然离开,说明已经没有办法可想了。”周锐摇了摇头,一脸苦涩。“为今之计,也只有解散宗门一途可走了。”

    吴振南的脾气众人不了解,他却熟悉。但凡有一丁点转圜的余地,他也不会悄然离开。既然无路可走,也只能走上这条不归路了。

    “宗主!你舍得吗?”殷文军露出痛苦之色,自责不已。“要不咱们向王府求援,相信他们不会见死不救的。就算要了我的命,也不能解散了碧水宗啊!”

    宗门招收弟子,都是从年幼开始的。很多人进了宗门,便在宗门修习了一辈子武功。殷文军也是如此,早就将碧水宗当成了自己的家。现在要将碧水宗解散,他又如何能做到了?

    更何况,此时山下被围,他们就算想散,恐怕也散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王府既然走了这一步棋,就没打算给咱们留退路。”周锐双眼无神,颓然望着殿外。“召集宗门弟子,水月台议事。”

    殷文军还想说些什么,砸吧了两下嘴,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。只得与众位长老退出大殿,告知门下弟子去了。

    简单扼要的说明了碧水宗的情况,就等着上千弟子抉择。给了心灰意冷的周锐一丝安慰的是,除了刚入门的弟子想要离开以外,其他人都决定与碧水宗共存亡。

    望着一众弟子灼热的目光,周锐也不禁落下一生不多的眼泪。但即使如此,他也没有勇气,带领这些人往死路上走。

    最后在诸位长老的若磨硬泡之下,这才逼着众人下山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人出去没有半个时辰,就又折转了回来。

    山下,已经被周围宗门围了个水泄不通。还有其他宗门,也在陆陆续续赶来。

    而被逼上山的,不仅仅是他们这些弟子。还有与碧水宗合谋,准备对付王府的其他宗门弟子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