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声断喝,立时将堂内的火药味浇灭。这就是为什么,一宗之内需要一个宗主。各持己见之下,恐怕这件事永远也没有一个定论。

    而被呵斥了殷文军与陈山冺老实下来之后,余下众人便开始了他们的措辞。

    人之所以为人,就是因为有了思想。思想的交流,能萌发许多新的产物出来。当然,这是在没有争论的前提之下。

    而一旦产生了争执,那思想就成了累赘。特别是在讨论某一问题之上,这种弊端尤为显现。

    正如现在大殿之上,对于王府提出的要求一事,已经出现了四种想法。

    其一,同意王府的要求。依照王府所言,交出名单,获得药材的生意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其二,不同意王府的要求。仍旧依照先前的约定,将王府打怕。到时候再向王府提出药材生意控制权的要求,同时还能获得其他福利。

    其三,静观其变。既不同意王府的要求,也不拒绝王府的要求。只要王府不与自己为难,就不找王府麻烦。

    其四,明修栈道暗度陈仓。表面上同意王府的做法,先将药材生意的控制权掌握在手中。再暗地里联系其他宗门,给王府来一记狠的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有选择是一件幸福的事。选择的最大好处,就是可以根据自身的情况,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决定。但有时候选择多了,反而是一件麻烦事。

    周锐现在就皱着眉头,听着堂下众人的言辞。只是这四种选择,就已经够他伤脑筋的了。他很怕后面还会有什么新的想法冒出来,让他更难抉择。

    还好这些人还算正常,没有想出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来。等他们说完,已经是日上中天了。而他们的想法,也无外乎这四种情况。这一点,倒让周锐长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而在大殿内几乎所有人都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之后,殿内仍然还有两人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一人是位居大殿正中,端坐其上的周锐。他的想法,起着决定性的作用。贸然说出自己的想法,很有可能招致其他人的反对。这是高位者一直用的一种手段,好用而不失大度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会轻易开口,而是总结所有人的想法之后,再制定出一个大多数人都赞同,又对宗门最有利的意见出来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人,则是一直在他身后,毕恭毕敬站着的一位黑衣人。此人很会站地方,恰好将自己隐于阴影之中。而他身上独有的气息,又让人觉得若有若无。如果不留心观察,很容易将此人忽视。

    “吴先生,这件事你怎么看?”殿内彻底安静下来之后,周锐问道。“此事干系重大,望先生指点迷津。”

    天下奇人异事何其多,能为己所用的却屈指可数。如吴振南这般的谋士,那更是可遇而不可求。周锐有幸,正好遇上了这么一位。只是用自己的心上人换来,代价似乎有些大。

    “追名逐利,人之常态。”吴振南叹息一声,一步跨进光亮之中。“想活,马上动手。”

    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这句话一点不错。与智力低下之人在一起,只会无形拉低自己的智商。他在碧水宗已经十年,智谋不但没有涨进,反而有些下滑。

    一直顺着这些长老的想法去考虑问题,久而久之之下,想问题的方式也会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不过如此简单的问题,他还是能考虑周全的。王府的用意,在王府的人踏进碧水宗那一刻起,他就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什么好心。

    看着殿内一众人茫然望着自己的眼神,他心下更是惆怅。如此浅显的道理,难道他们就想不到?利欲熏心,果然能使人成痴。还好自己没有追名逐利之心,不然只会落得与他们一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他自认已经跳出了名利的旋涡,却没想到掉进了红尘的大坑。因为一个女子,最后竟然将自己弄到这般田地。他实在耻于与这些人为伍,也懒得跟他们解释这些。说出这一句话,便负手退出了大殿。只留周锐一众人等,茫然对视。

    碧水宗后山花园,漫山遍野的残花,说明了这里曾经的辉煌。只是此时零星盛开的花朵,不足以支撑整个场面。

    唯有一处,仍旧艳丽。西北角的小院中,正描绘着一副百花争艳图。

    吴振南推开院门,进了小院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没什么事吧!”一女子声音传来,温柔如酥,可软化人心。“饭菜做好了,吃点吧!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一中年少妇从屋内迎了出来。丰乳肥臀,是她这个年纪的标志。但难能可贵的纤腰素手,却也能从她身上找到。一颦一笑的秋水,荡人心魂。娇滴滴的红唇,更是让人无法把持。如果没有人庇护,很难想象她落入市井之后的后果。

    见到少妇,吴振南才觉得,用自己的十年光阴,换女子的一世陪伴,是多么值得。

    只是他现在被一件事困扰着,无心欣赏少妇的美貌。

    “收拾一下,咱们离开这里。”扫视一周院内的情形,吴振南终于开了口。“放心,我会照顾好你!”

    十年,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年?十年能生出许多变故,更能生出无限的感情。即使他再讨厌大殿之内的那些人,但对这个小院,他却生出了感情来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事,比与自己喜欢的人共同铸就的东西,更让人珍惜。这是吴振南的想法,也是妻子的想法。

    过往的点点滴滴,如同一页一页的画卷,呈现在两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真的要走吗?没有别的办法了?”好半晌,少妇才开口问道。“夫君,我舍不得这里!”

    女人要的,是安全感。好容易建立起来的,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园。现在因为夫君的一句话,就要抛弃这里。很少会有人会表现得坚决,而且没有半点留念。

    万事开头难,吴振南的这句话,就说明他们又要从头来过。她很想拒绝,却不能阻止。毕竟为了自己,他已经付出了一个十年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安安稳稳,陪你过完这一生。”吴振南拥少妇入怀,满是温存。“可惜他们要往死路上走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少妇不再多言,只是任由他这般拥着自己。良久,这才从吴振南怀中挣脱出来,转身进入房内,开始收拾行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