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四绝之中,只有一绝是完整的。”医仙叹了口气,朝不可望见的东方深深一眼。“此绝名曰皇麟,在禁宫之中。以老夫之见,恐怕王爷也无法窥得一二。至于你,就不用想了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沉默下来,只是望着自己。医仙不想太过打击于他,继续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“至于玉心、烈冰二绝,倒不是很难见到。”他并不想给武长风希望,却也不想他从此一蹶不振。有一点盼头,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碧水宗所练心法,就是烈冰绝的烈部。寒月宫修习的,则是玉心的半部。虽只有半部,却能开宗立派。”医仙顿了顿,看了武长风一眼。“你如果能将这残缺的天尊诀练成,日后成就,不输于任何大宗门。”

    他能看的出来,武长风志向似乎不在这上面。但能减少他心中报仇的一分念想,就算是自己对雌雄双剑夫妇的一点感激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其余三国之中,也有类似这四门的功法?”武长风思索片刻,便笃定道。“也就是说,想要得到完整的天尊诀,也只能从商、伊、夏三国之中找到?”

    他见医仙先前的一脸性意盎然之色,全都化作一声叹息之中。想来,也只有这一种可能,才能获得完整的天尊诀秘籍。如若不然,当初他也不会千辛万苦绞尽脑汁去修改这门心法了。

    见医仙缓缓点头,武长风也凄然一笑。

    医仙只得了天尊诀的残篇,便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。想来其他诸国为争抢这本秘籍,也出现了不少灭门惨案。

    “你别多想,有这半本秘籍,就足够你行走江湖用了。”医仙见他神色黯然,劝慰道。“天下间的事,有太多不是咱们可以左右的。你安心修炼就是,又何必想这许多问题了?”

    他并不是想让武长风放弃,只是觉得凭武长风现在的实力,不可能将所有天尊诀的残篇收回。即使当年已经二等武师的陈阳华,也没有帮自己打听到半点天尊诀的消息,更何况是武长风了?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武长风点了点头,长舒口气道。

    两人有闲聊些其他,直至任云霄亲自前来唤他。

    与老爹道别,武长风出了独墅。

    刚推开门,便看见一中等身材的男子,在前面花园忙碌着。

    岛上布局是碧秋碧水二人负责的,武长风觉得颇为美观,便放手让二人处理了。

    而岛上一直只有碧秋碧水二人,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男子?

    刚想询问,却见男子转过身来。浓眉大眼,中等身材。

    “属下见过武领队!”男子一脸兴奋之意,朝武长风挥手道。“武领队这是要出去?要不要属下相陪?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,正是前些日子要进二公子院中,却被武长风打发了的王文平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过来了?东院的事都处理好了?”武长风一愣,随即微笑道。“怎么,就这么想来公子小院?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与罗无双二人照面,便径直回了小岛。至于碧秋碧水二人,更没有向他提及半点关于王文平的事。此时他突然出现,武长风如何能不惊讶了?

    “没有,越来越麻烦了!”王文平眼神有些发愣,但随即便微笑道。“我并没有说要去公子小院,武领队又是从哪里听来的?”

    他确实没有进西院的打算,只是想梗着武长风。不仅仅是因为武长风智谋过人,前途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更因为他挺身而出,救了自己一命。既然自己的命都是他给的,给他当下人又有什么不对了?

    “跟着我,可没你什么好处!”武长风仍旧一脸微笑,只是笑意更加灿烂了一些。“你确定自甘堕落,要在我岛上做事?”

    七等技师虽然不少,却也不是随意安排的。而伺候公子小姐,与伺候自己一个高等技师,得到的好处有着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武长风知道他是感激自己,却也希望他能想清楚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想的,我的命都是武领队的。”王文平微微一笑,显得风轻云淡。“再说了,我看武领队的前途,未必会在当今宰相之下。跟着你,好处可不是一般的大呢!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间,王文平已经走到了近前。朝武长风一礼,脸上笑容更加灿烂了。

    他从武长风的眼神中,也看到了笑意。只这一点就能看出,他同意自己留在岛上了。

    “文书房有一本叫做《堂前礼后》的书,你将它抄写一遍。”武长风点了点头,负手向着小船而去。“有时间跟老爹学学医术,我可不想死了没人能帮上忙!”

    听王文平答应的口气,武长风就能想象到他此时的模样。毕恭毕敬,而且一脸欢喜之意。

    从这一刻起,武长风才知道,想要一个人真正听命于自己,死心塌地为自己卖命,只有雪中送炭才能令其归心。也只有自己真心实意帮助的人,才不会背叛自己。

    驾着小船,武长风哼着小曲离开了小岛。湖面虽被秋意浓浓包裹住,但武长风能看见,碧波荡漾的湖底,那些肆意欢快游动的鱼儿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被你说中了,父王不答应。”黄诚泰将手中书籍一抛,一脸怒气说道。“现在咱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费尽了唇色,想要说服凌王出兵。但结果是一顿冷嘲热讽之后,他悻悻出了凌王殿。

    他现在心情极为不好,只想找人发泄一番。但他身为王府二公子,却不能随意发脾气。这一顿无名之火,自然落在了武长风头上。

    “意料之中的事,公子又何必生气。”武长风沉声道,丝毫没有讥笑之意。“如我先前所说,赶紧着急旧部。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等待一个晚上,就是为了让二公子看清现实。凌王固然是他的父亲,也是王府的王爷。他会替他这个儿子出头,也会庇护王府所有人。

    但他不仅仅是一府的王爷,更是大周的王爷。他也有这个责任,庇护大周任何一个子民。

    仅仅是因为自己的猜测,让他冒着被商国趁虚而入的风险,将身经百战的骁骑军调回,这不是在为难他吗?

    自从他了解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,他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。所以他并没有失望,只是觉得事情棘手罢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,咱们真的要向碧水宗低头?”黄诚泰端起茶盏,却不就饮。“召回旧部不是不可能,只是有用吗?”

    他并不觉召回旧部,能解了眼前之危。一来这些人四散各地,需要不少时间召回。二来他们都已经归隐山林,很久不过问世事。能召回府中的,不知道有几个?

    即使他们全部被召回,人数上也不会太多。想他们与宗门正面交锋,恐怕不不过是杯水车薪。

    “不试怎么知道?难道公子想现在就向碧水宗低头?”武长风一脸疑惑,不知道二公子究竟在担心什么。“孰强孰弱,打过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黄诚泰的心思,却知道王府那些旧部的想法。他们虽然离开了王府,但心还是向着王府的。只凭这一点,他们定然会全力相助王府。

    即使,他们自己不会出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