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爹,您真的不记得是什么人下的手?”武长风兀自有些不信,问医仙道。“他们用的什么武功,又是什么修为,老爹应该看得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既然医仙说当年有许多侠客前去相助,想必双方一定大打出手。正如医仙所说,他们都蒙着脸。但生死搏斗之际,武功总不能作假吧!从他们武功路数,总能才出些端倪来吧。

    见医仙闭口不提报仇之事,觉得他不过是不想自己冒险。现在与天尊诀比起来,他觉得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更加总要。

    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他岂能不报?

    “很古怪,不像咱们大周武林的武功。”医仙努力回忆,却仍旧摇头道。“前尘往事已如烟,你别记挂在心了。等你实力足够强大之时,再谈报仇之事也不晚。对了,天尊诀的事,你是听谁说的。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一家老小被杀,他如何不想报仇了。但对方武功奇高,可不是现在的武长风能力敌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此事已经过去了十年。想再找到蛛丝马迹,已经不可能了。他身为医者,一生都在治病救人。不想因为此事,又引起不必要的杀戮。

    当然,也是因为雌雄双剑夫妇,他不想武长风涉险。他们二人已经为自己付出了生命,他不想武长风为了替自己报仇,也将性命搭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玉山派陈阳华陈前辈,老爹可认得?”武长风缓缓点了点头,却仍旧想着报仇一事。“他说等您恢复以后,要见您一面。”

    既然老爹都说对方厉害,自己现在的实力,自然不能力敌。看来自己还是太过弱小,需要尽快提升实力才行。

    但父母之仇,自己一定要报的。即使医仙不同意,自己也要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,难怪了!”医仙点了点头,恍然大悟说道。“时候到了,我自然回去见他。对了,你武功练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他还是有些担心,自己修改的天尊诀到底有没有用。毕竟那只是残篇,危害无穷。如果武长风没有什么长进,他准备让武长风另修剑法。毕竟他父母是玉山派出身,拜入玉山派门下也算是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进等级楼,不知道什么等级!”武长风叹了口气,缓缓说道。“不过我与罗刹宗的青年弟子交过手,隐隐觉得没人能胜过我。”

    对于自己武功,他还是有这份自信的。当初在罗刹宗擂台之上,虽然最后被他们痛扁了一顿。但那是因为自己体力不支,才会落得如此下场。如果论单打独斗,恐怕没有一个人能胜过自己。即使是大朗小朗二人,也不成。

    “罗刹宗?你去那里干什么?”医仙一愕,责备道。“罗刹宗吃人肉的事,难道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他经历过生死,不仅是别人的,还有自己的。他已经对生死有了非常人一般的领悟,早已将恩怨看得不那么重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只要能平平安安的活下去,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了?

    所以他关心武长风安危,胜过对他武功的了解。

    “知道,不过他们好像并不吃人肉。”武长风叹了口气,露出亲切之意。“而且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嘛,老爹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从老爹口气听来,他知道自己再难得到有关当年之事的消息。与其让老爹不痛快,还不如陪老爹好好说说话。

    只要老爹在,他不怕没有机会套出老爹的话。否则将他气走,自己就真的没有半点报仇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天尊诀确实是一门奇功,你有如此本事,也算是难得了。”医仙松了口气,也不多问罗刹宗的事。“所有青年弟子,你武功应该在四等以上了。”

    医仙打量武长风一遍,满意点了点头。看来修改之后的天尊诀,并没有什么后患。如此一来,报仇一事倒不是空口白话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老爹,这天尊诀究竟有什么妙用,你给我说说。”武长风见他询问起自己武功来,露出询问之色。“您可不知道,这些年可把我害苦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觉得,天尊诀的妙用,绝不仅仅限于眼力。自己脑海虚空扩大之后,隐隐觉得自身的感应比一般人要敏锐。只是未加磨练,不如何明显而已。

    此时有医仙为自己解惑,不但能解了自己心中疑惑。更能明确方向,让自己修炼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“上古四绝,你可听说过?”见武长风摇头,医仙缓缓说道。“皇麟、玉心、烈冰、天尊四门心法,皆是成神之法。如能找到其中任何一门修炼至圆满,便可不受束缚,自由驰骋于天地之间。”

    这些都只是江湖传说,他也只是听闻而已。至于是否有人成神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至少,他还没听闻过,有谁找到了其中一门功法,将其练至圆满的。

    “你所练的天尊诀,就是其中之一。”见武长风一脸向往之色,医仙叹口气道。“此法传闻有五通,眼通、心通、鼻通、耳通、舌通。五法皆得,可感应天地万物。修成之后,不仅能与天地相连,更能遨游天际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,人生老病死乃是常态。这是他从医多年,总结出来的经验。肉体无论强大到什么地步,也需要精神的支配。但精神是否能脱离肉体独立存在,他就不得而知了。毕竟他没有死过,不知道精神会不会在死后残存。

    江湖上虽然广为流传这一说法,至今却没有一个人能修成的。也有可能是他们练成之后,受某种束缚,不能宣之于众。想来,或许是江湖人士的一种自我安慰,做不得真。

    “真如此神?那岂不是成神仙了?”武长风露出兴奋之色,激动说道。“如果是这样,那我岂不是可以上天入地了?”

    既然医仙都说天尊诀如此神奇,定然不会有假。更何况,眼通这一节,自己深有体会。如果继续修炼下去,恐怕真能如医仙所说一般。遨游天际,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传闻,还没有人能练成。”医仙摇了摇头,微笑看着武长风。“更何况,你修炼的只是残篇,要找到余下三门心法才行。”

    天尊诀是他从一个将死之人手中得来,其他三门根本不知道去向。别说修炼圆满,就是找到其余三页残篇也难。与其让武长风抱着这样虚幻的梦想,倒不如早点让他死心。

    “那其余的三绝,又有三门厉害之处?”武长风不依不饶,仍旧问道。“说不定其他三绝,更容易得到。”

    想到杀医仙全家的人武功定然十分了得,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,绝难报仇。如果能修炼成神,那对付他们,就轻而易举了。他并不是白日做梦,想找到依据可寻。

    或许从其余三绝之中,能找到飞升成神的人。

    ___________

    家里出了点事,估计会断更两天。还请各位见谅,回来后加更补偿各位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