斜阳正浓,红霞漂浮于半空。碧绿的湖水,此时也换上了一件血红衣衫。唯有清风不变,淡抹怡人。让人舒适,觉得亲切。

    独自驾船,武长风回到了自己小岛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在骗我老头子,我儿子呢?”刚踏上小岛,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。“我儿子闭关从来不会超过三天,今天都第四天了,他怎么还不来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老爹,我现在能闭关十天啦!”武长风闻之一喜,脸上笑意渐渐浓郁起来。“您还是这么小看我,把我当小孩子呢!”

    武长风顾不得系上小船,狂奔至独墅,与老人搭上了腔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可算肯出来见我了。”老者眼睛有些湿润,哽咽说道。“如果不是见到那张方子,我还以为是他们将我骗到这里来的呢!”

    那张药方虽然是天尊诀的心法,却只是修改之后的内容。旁人看上去,只以为是活络精血所用的药方,断然不会想到心法上去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担心老爹不肯相信王府的人,便将方子交给他们,让他们带过去。不然以老爹谨慎的性子,是不会轻易跟他们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是我让二公子派人接您过来的,您老不要多想。”武长风朝碧秋碧水二人点点头,又与老人闲聊起来。“老爹,你想我了没?”

    他知道老爹精神受挫,有些难以伺候。见碧秋碧水一脸窘迫模样,看到自己到来之后松一口气的模样。就知道老爹这几天,没有少为难她们。心下感激之际,对二人自然多了几分亲近。

    碧秋碧水见他脸色,点了点头,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想你干什么,你小子吃的好睡得好的,还有两个大美人陪着,我有什么好想你的。”老爹没好气瞪他一眼,板起脸来。“我看是你小子想我了吧,不然怎么会让人去接我。嘿,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。”

    他与武长风相处了十年,早已将照顾武长风当成了习惯。虽然以前武长风时常在书院,不能每日见到。但他总会时不时回去看自己几眼,到让他觉得踏实。

    可是自从武长风应招之后,已经有月余没有见到武长风了。他心中满满的期盼,逐渐被失落所代替。取而代之的,则是孤巢老人共有孤独。

    此时再见到武长风,他心中说不出的激动。如果不是因为男人的一丝骄傲作祟,他现在已经将武长风紧紧抱在怀里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,老爹的养育之恩,我可不敢忘。”武长风自信拍了拍胸脯,顺势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。“老爹,你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知道老爹的脾气,最烦别人说他有病。他是医仙,绝不允许别人亵渎了他的身份。即使他神志不清,也恪守这一底线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敢直言相告,只能旁敲侧击,让他服下这枚助精丹。

    在得知老爹已经到了府上之后,武长风便找二公子要了这枚助精丹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又捡到什么宝贝了?”老爹一脸疑惑望着他手中瓷瓶,露出询问之色。“嘿,你小子长本事了,想考你老爹了?”

    老者端倪武长风神色,随即会意。从他手中抢过瓷瓶,拔开瓶塞,放在嘴边嗅了嗅。

    “老爹如果能猜出来,那我就劈柴三担。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坐在了老爹身边。“如果猜不出来,那老爹当如何?”

    两人闲来无事之时,总是拿这种事做赌注。输赢无所谓,重要的是开心。他想老爹尽快服下丹药,便用了这个方法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又想使什么坏了?”老者一脸微笑,随即眼神一愣。“还真是丹药,从哪里弄来的?”

    以前武长风没少用鸟粪之类的东西糊弄他,他可不会轻易上武长风的当。但闻了丹药气味之后,他已经能断定这是一枚正宗的丹药。

    医仙的名号,可不是吹出来的。而是炼丹无数,治病救人换来的。丹药是真是假,他一闻便知。

    “我亲手炼制的,老爹可信得过我?”武长风露出得意之色,催促道。“如果猜不出来,那老爹可要认输了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想老爹输,只想老爹能吃下丹药。只有这样,他还能恢复清明。到时候自己再问他天尊诀以及当年发生的事,便不用那么费力了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,你小子还会炼丹药了。当初我要教你,你可是死活不肯学,说什么味道难闻。”老爹不急不躁,将丹药倒在手上端量着。“鼠尾红,郁金蓝,还有一味,可遇不可求的虎刺梅。你找这三味草药,莫非练的是助精丹?”

    老者一语道破,猜出了丹药。但脸色凝重,又有了几分警惕之色。

    他可是活的医药典籍,极少有他不知道的药方。更何况,助精丹的药方并不难寻。

    “老爹英雄不减当年,还是这么厉害。”武长风竖起大拇指,称赞道。“只是不知道炼的对不对,还请老爹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见被识破,也不如何担心。老爹的本事,他可是见识过的。只是如此一来,让他服下丹药就要费些周折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这还用你说。”老爹一副趾高气昂模样,眼神中明显又不屑之意。“只看成色,就知道不假。你炼这个作甚,莫不是觉得老头子我有问题?”

    老爹收起了笑脸,将丹药塞回瓶中。转过头去,不想再看见武长风。

    武长风生气之时,就说他精神有问题。他是医仙这件事,即使精神失常以后,仍旧记得清清楚楚。武长风如此说,那是在诋毁他。让人怀疑自己最引以为傲的事,足以让他生气好一阵。

    此时武长风那助精丹给自己,不是在说自己精神有问题是什么?

    “老爹,你想哪里去了。”武长风心一沉,微笑道。“没有的事,我就是随便炼了炼,碰巧遇上这三种草药而已。我还想学老爹的本事,日后治病救人呢。看老爹不愿意为我试药,我看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武长风与老爹相处极为苦恼之处。他分明精神有问题,脑子却很灵光。自己如此说,居然还是没有瞒过他。

    但好在有《堂前礼后》相助,一计不成,再用一计就是。他就不信,自己骗不了老爹服下这枚丹药。

    “真的?你小子可别骗我?”老爹转怒为喜,回过头来。“若果真是如此,那我试一试也就无妨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身本事,不知道救治了多少人。眼见自己迟暮,极想将自己医术传下去。而除了武长风以外,他很少接触外人。想将自己本事传给武长风,可他偏偏不肯学。

    此时听武长风如此说,倒让他有些意外。见武长风郑重点头,老爹这才拿过瓷瓶。想也不想,便将助精丹放入了口中。

    称赞了一番之后,老爹头有些昏沉。被武长风护着回到屋内,躺在床上沉沉睡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