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,我明日就去求父王,请他召回骁骑军。”黄诚泰语气坚决,脸有愧色。“我知道你也是为了王府着想,你不要多想。”

    经历过上次的事,他还有些余悸。武长风的一蹶不振,他是亲眼见识过的。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,所以尽量安抚武长风。

    毕竟,武长风的心智,不是一般人可比。武师虽然难求,但也不是找不到。但心智过人的谋士,那是可遇而不可求。自己能遇上武长风,也算是侥幸。得之难,失之易。他不想轻易失去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多虑了,我没有多想。”武长风呵呵一笑,无奈摇头道。“至于联系王府有关之人一事,还是不能耽搁。咱们能不调回骁骑军,还是不调回的好。”

    他看出了黄诚泰的小心谨慎,知道还是因为上次的事。但上一次是因为自己不知道为了什么,才会那般失魂落魄。但现在明白了自己想要的,断然不会再那般小家子气。

    说出这番话来,好安二公子的心。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,我会考虑的。”黄诚泰舒了口气,如释重负。“如果真如你所说,调不回骁骑军,那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神色,确实没有闹别扭的意思。而武长风猜测一向很准,他不能不留心。

    如果骁骑军真不能调回,那王府就真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二公子也不用太过担心,此事尚有周旋的余地。”武长风犹豫片刻,最后还是开口说道。“如果能将碧水宗镇压下去,那是最好不过的事。但如果真不幸被我言中,那咱们还有一步棋可走。”

    想到碧水宗三番五次为难自己,他就恨得牙痒痒。所以他不惜耗费功夫,去寻找外援,也要将碧水宗铲除掉。

    但此时大周安危在前,他不得不放下私人恩怨。说不得,自己只能放过碧水宗一码了。

    “这我当然知道,敢打主意到王府头上,自然不能轻饶了他们。”黄诚泰点了点头,狠狠说道。“但不知是哪一步棋,能解了王府之危?”

    武长风智谋奇高,能想到一般人想不到的地方去。他如此说,一定有好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但见武长风迟疑不决的模样,他猜测如此做,代价一定很高。不明说以之下,还是要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“求和,向碧水宗求和!”武长风深吸口气,淡淡说道。“如果真是商国的伎俩,那咱们只能同仇敌忾,对付外敌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最不愿发生的事,也是他之所以犹豫不决的原因。毕竟碧水宗的百般刁难,又想方设法的与王府为敌。如此宗门,留着日后也是个祸害。

    但在大周面前,自己算得了什么?碧水宗算得了什么?王府又算得了什么?私人仇怨,都算不了什么。自己将这其中原委说给他们听,他们未必不能猜出端倪来。

    “不成,堂堂王府,岂能向他们低头。”黄诚泰一怔,斩钉截铁道。“即使凌王府不在,咱们也不能向他们求和。”

    大周之所以能如此太平,就是因为有王府牵制宗门。任由宗门发展,到最后只会让他们越来越猖狂。到了最后,大周数百年的基业,就要毁在他们手上了。

    他不想遗臭万年,招其他王府耻笑。所以即使王府被灭,他也不会向碧水宗求和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不要如此激动。”武长风见状,忙劝道。“如此做法,只是权宜之计。只要让商国死心,不再骚扰大周边境。到时候咱们再调回骁骑军,将他们一举歼灭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最怕的,还是黄诚泰这种直来直往的脾气。一旦他认定的事,自己很难改变。

    但此时大周安危在前,他不得不劝黄诚泰再三考虑。只有如此,才能保住凌王府,才能让商国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我宁可将钟老他们召回,也不会向碧水宗屈服。”黄诚泰态度坚决。摆手道。“好了,此事你不要再提。我想考虑一番,如何劝父王调回骁骑军。”

    王府与宗门之间的争斗,从建国开始就已经形成。只有王府逼宗门做出退步,从来没有王府退让过的。即使武长风说得再严重,他也不会开这个先例。

    毕竟人心是贪得无厌的。自己这一次做出退让,他们就会得寸进尺。到下一次,恐怕要求更多。长此以往下去,那大周天下,就只有宗门,没有王府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还欲再劝,却见黄诚泰一脸不耐烦神色。知道他如果不清楚这件事的严重性,是不会轻易让步的。

    当下与任云霄行礼,退出了二公子小院。

    “长风,这件事真的有你说的这么严重?”刚出院门,任云霄皱眉问道。“走,去我哪里坐坐。”

    他先前一直忙于处理碧水宗的事,没武长风想得如此长远。此时听武长风所言,略加思量,才发觉事态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如果真如武长风所说,不仅是王府,就是真个大周都危险了。

    他本来以为方裴等人不过是夸大其词,将武长风吹捧得如何厉害。但真正见识过之后才知道,武长风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与这样的人交往,对自己助益极大。

    “恐怕比我说的,还要严重数倍。”武长风摆了摆手,歉然道。“至于任总管那里,我就先不去了。等日后有时间,一定亲自拜会任总管。”

    他进府之后,就被招进了二公子院内。而从其他人口中,他已经得知老爹过来了。他现在极想见到老爹,好问问他天尊诀的奥妙。

    此时时间紧迫,人手不足。自己能多提升一分,那王府的胜算就大了一分。他不想浪费时间,所言拒绝了任云霄邀请。

    “好,那咱们就说定了。”任云霄也不强迫他,点头说道。“碧水宗我会多派人盯着,有什么消息,让他们及时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有些可惜,不能与武长风多亲近一番。但想到事态的严重性,他肩上的压力也感觉重了一份。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,有许多事还等着自己处理呢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让他们专心修炼吧。”武长风想了想,开口说道。“如果能帮助那些七等武师突破,那再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虽然六等武师并不如何了得,在二等武师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。但如果人数足够多,牵制住他们几个四五等的武师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好,此事我会安排。”任云霄迟疑片刻,点头道。“至于能不能成,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任云霄现在才发现,武长风所想当真与寻常人不同。他考虑的,并不是下一步该如何做。而是之后的三四五步该如何走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做法,有些谨慎过头了。但如果当真发生了什么事,他如此做法,才能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即使现在派人去碧水宗盯着,得到的消息恐怕也不会多。与其让他们空等一场,不如抓紧时间修炼。毕竟,实力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