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果然如此,任总管可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?”武长风极为好奇,询问道。“依我猜测,他们恐怕不是一个宗门的吧。”

    他隐隐觉得,碧水宗已经联系了大周西境所有的宗门。至于罗刹宗,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。如此做法,看来真的是要将王府逼上绝路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衣着打扮不同,确实不是同一宗门出身。”任云霄眉头皱了起来,若有所思道。“不过不是我亲眼所见,猜不出他们来历。怎么,武兄弟觉得此事有蹊跷?”

    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了,更不用说提出此事的武长风。他只是想了解得更透彻一些,以防有变。

    “迟不来早不来,偏偏在这个时候来。任总管难道不觉得,此事另有文章?”武长风看着任云霄,脸色凝重说道。“不知道王府有多少人手可以调动,要六等以上的才行。”

    碧水宗既然邀请如此多的人前来,定然是想向王府发难。如果没有足够的人手,也只能另想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六等以下倒是大有人在,但六等之上,恐怕不足三百。”任云霄也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,如实说道。“至于三等以上的,不到五十人。”

    大周地大物博,人口众多。但武师并不是白菜萝卜,随地就能捡到的。虽然当世以武为尊,很多人穷极一生追求武师修炼。但即使如此,当世也是技师居多,武师只占了一小半。

    而武师前期修炼极为容易,只要肯刻苦用功,自然而然能提升等级。但六等之时的脑海虚空铸就,就难倒了不少人。更不用说到了武师三等以后,拥有绝佳的悟性提升到二等了。像陈阳华那样的一等武师,更是凤毛麟角,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只是当世有名望之人。至于宗门王府是否还隐藏了高手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五十个三等武师,已经占了大周十分之一的份额。对于凌王府来说,已经足以傲视许多宗门了。

    但此时,五十个三等武师,对付大周西境所有宗门的高等武师,就显得有点捉襟见肘了。

    看来,碧水宗真的是看透了王府的想法,要与王府来个鱼死网破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不知道像钟震峰这样的前辈,王府还能联系到多少。”武长风思索片刻,问黄诚泰道。“如果有可能,将他们都请来王府坐镇。”

    经过罗刹宗之行,以及任云霄所说的这些。他大致已经猜出,碧水宗这一次,是想与王府正面交锋,逼王府召回骁骑军。

    但听王爷的口气,骁骑军似乎不能随意调动。看来碧水宗一定是得到了消息,才会如此肆无忌惮。不然十万骁骑军调回,区区一个碧水宗,弹指间便能将他们灭掉。他们敢如此做,定然是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现在去求王爷调回骁骑军,希望只是渺茫。唯有将希望寄托在王府那些部下,以及与王府有交情的宗门之上,王府才能化险为夷,度过这一次危机。

    “我看还是去求父王,让他调回骁骑军吧。”黄诚泰沉吟片刻,摇头道。“咱们能遇见钟前辈,实是侥幸。想再找到他们,当真难如登天。更何况,他们一生都为王府效力,我不想他们临老还要卷进这场风波之中。”

    黄诚泰觉得,只要有骁骑军在,碧水宗就不敢胡作非为。能灭掉碧水宗,自然能给其他宗门以震慑之力。如此一来,就不用劳烦那些前辈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骁骑军恐怕是调不回了。”武长风摇了摇头,觉得自己脑袋都有些不够用了。“咱们还是赶紧联系与王府有关的人,让他们帮忙度过这一次难关。”

    他隐隐觉得,这件事远没有自己想的简单。从碧水宗的态度,以及骁骑军被牵制一事来看,这件事恐怕另有乾坤。

    一定是有人想对大周不利,才会使出如此手段来。而拥有如此心智之人,恐怕并非一个小小的宗门能做到。拥有如此实力的,应该是朝堂才能办到的。而凌王府,不过是他们的一个开端而已。

    而有如此手笔,又对大周不利的,恐怕只有商国了。正是商国出兵,在大周北境徘徊,这才逼迫大周调动骁骑军,据守北境一带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商国唆使碧水宗挑事,他们应该不会答应才是。虽然他们对王府极为不满,欲除之而后快。但他们毕竟是大周人士,绝不可能背弃大周,投靠商国才是。

    这里面,一定另有玄机。

    “父王说不能随意调动,又不是不能调动。”黄诚泰不解,问道。“我看商国迟迟没有动作,调回骁骑军也没什么要紧的。如果真如你所说,父王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心智过人,眼界也比一般人要高。但他毕竟是王府公子,总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。认为武长风不过是小题大做,担心过头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极为信服武长风的猜测,几次都是得他相助,自己才能脱险。但此事关系到整个王府安危,他不能不谨慎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既然不信,大可以一试。”武长风微笑看着他,目光却坚定异常。“我怕骁骑军还没有赶回王府,就被召回北境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能想到此节,作为闹事的商国,绝对算到了这一点。恐怕大周之中,早已布满了商国的眼线。自己这边只要有所行动,他们就已经得到消息了。如果因为王府实力不济,而导致商国趁虚而入。那两国开战,将会成为铁一般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信你,实在是此事关系到王府安危。”黄诚泰叹了口气,无奈摇头道。“如果任由碧水宗如此胡闹下去,那咱们大周将会内乱的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考虑的,还只是内患而已。对于外优,他一直觉得不过是双方的试探罢了。虽然大周也有吞并其余三国的想法,但却迟迟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大周实力不济,而是战事牵连甚广。一个不慎,极有可能落到被其他三国吞并的下场。商国骚扰边境,就是这其中的一种手段。

    “属下知道,公子不用考虑我。”武长风淡然一笑,却暗自叹了口气。“与整个大周相比,我实在微不足道。换了我是公子,也会如此考虑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是介意黄诚泰怀疑自己,而是发现了自己的渺小。现在的自己,不过是一个低等的武师。再往小了说,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。与整个国家相比,自己确实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国家安危在前,谁又能苟且偷生,计较个人得失了?即使能保住自己性命,最后一样也要沦为亡国奴。

    人可亡,国却不可破。但凡有一丁点血性的男儿,也绝不会任由他国之人,在自己家园残杀同胞,欺凌自己兄弟姐妹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二公子又不是要自己性命,只是怀疑自己所言罢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