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雨霜听他所言,又见眼前情景。跺了跺脚,便止步不前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,我师兄呢?”郭雨霜蹙眉望着他,一脸好奇之色。“你们怎么也到这里来了,难道你们想对付罗刹宗?”

    她也看清了武长风,认得他是黄诚泰的手下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师兄说,见到的不是我。”见从后赶来的黄诚泰,郭雨霜忙道。“我先走一步,不和你们闲聊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折转身形,飘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长风,那人真是郭师妹?”黄诚泰赶了过来,开口问道。“你怎么不拦着她,就这么看着她走了?”

    两人方才还谈论过她,没想到她居然会在这里出现。想到她一个女孩子,深更半夜在外面,不知道有多危险。见武长风并未拦住他,不禁有些责备之意。

    “她不想见你,我有什么办法。”武长风一脸无辜,无奈说道。“郭师妹武功好着呢,她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见黄诚泰紧张又不满的神色,知道他担心郭雨霜安危。但郭雨霜自己要走,自己又怎么拦?无奈之下,只能如此安危黄诚泰了。

    “她武功要是真好,又怎会着了那小子的道。”黄诚泰不肯放过武长风,恨恨说道。“她一个女孩子,独自到这里很危险,难道你就一点不担心她?”

    他话刚出口,便觉得有些不妥。武长风与自己师妹,半点关系也没有,他又如何会担心师妹的安危了?摆了摆手,恨恨瞪了一眼男子消失的方向。折转身形,便往客栈走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真不用担心。”武长风见他神情低落,劝慰道。“上次是郭师妹大意,才会被他重伤。郭师妹吃了一次亏,不会再上他的当了。”

    他从男子身法可以看出,他轻功确实比郭雨霜要高出一筹。之所以没有与郭雨霜动手,想必是他武功不及郭雨霜。或者说他本就没有恶意,并不想与郭雨霜纠缠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一种,郭雨霜都不会有危险。他只是有些好奇,那男子究竟是什么身份。不是说寒月宫的都是女子吗,怎么郭雨霜追的是一个男子?

    “你得了她什么好处,要替她说话了?”黄诚泰仍旧一脸怒气,却没有先前那般无理取闹了。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她不想见我。”

    毕竟郭雨霜神志不清之事,可是丑态百出。想她如此快忘记那些事,恐怕有点难。这也是为什么他躲着自己,不肯见自己一面的原因。方才那些话,只是因为他一时心急说出来,此时还有些后悔,不该对武长风发这一顿无名之火。

    两人又谈论一阵,边走边聊往客栈而去。不想惊动其他人,仍旧飞身从窗户而进。道了晚安,两人分别回房睡去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次日清晨,天刚亮两人就起床了。

    刚出房门,武长风眼前忽然一亮。只见一翠湖裳女子俏立门外,背对着自己,尽显迷人身段。而从女子装束来看,似乎正是许紫嫣。

    “昨晚那女子,和你什么关系?”翠湖裳女子头也不回,开口问道。“你别说不认识,郭师妹叫的倒是亲热。”

    这人正是扇了武长风两巴掌,骂他混蛋流氓的许紫嫣。她不想见到武长风,便让王明尚如此安排。目的很简单,就是为了避开武长风。

    但她对武长风极为好奇,想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。是以虽然不与他们在一个客栈,却一直盯着武长风他们。

    昨晚见两人跃窗出去,她心下好奇,便跟了出去。见武长风与那女子相熟,忍不住想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但想到武长风那邪恶的眼神,她不敢半夜来找武长风。好容易挨到早上,便赶过来询问一番。只是想到武长风的眼神,她就不知所措。所以背对着武长风,不敢与他正面相对。

    “许姑娘这么早过来,就是为了此事?”武长风失笑,眼神已经从她身上挪开。“在江湖上混,如果不多结交些朋友,往后的日子,可不好混。”

    他担心许紫嫣不知什么时候转过身来,见自己盯着她身段瞧,又惹她生气。索性忍住眼馋,不看她身段。

    至于她为何知道自己行踪,恐怕她一直在观察自己。他可没那么自负,认为许紫嫣是对自己有情才会如此。她如此做,不过是想探明自己身份。如果说出自己与郭雨霜的关系,那自己的身份岂不是暴露了?

    他可没这么傻,不会想不到此节。

    “朋友?朋友会以师妹相称?”许紫嫣声音清冷,带着几分不屑。“我看你并不是无门无派,而是大有来头吧。”

    昨晚武长风高喊一声,她听得清清楚楚。而两人谈话,她也听了不少。只是两人只谈些担心那女子的话,让她摸不清头绪。但她还是觉得,那女子与他们有关系。不然他们二人,又为何如此紧张那女子了?

    不明所以之下,这才前来质问武长风一番。

    “我曾指点过她两招,便有了这个名分。”武长风淡然一笑,胡编乱邹道。“至于什么公子,咱们私底下就是这么称呼的。怎么,难道要叫郭姑娘,许大小姐才会满意?”

    他脸上一脸风轻云淡,心下却是暗惊。还好昨晚二公子没有直呼自己名字,不然事情就糟了。此时众人已经出了西丘之地,泄露了身份也不会有杀身之祸。但让两宗知道王府干预此事,他们恐怕会有所防备。是以现在能不让他们发现,还是不让他们发现的好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许紫嫣猛然装过身来,气愤说道。“敢做不敢当,一丘之貉!”

    她虽然薄纱遮面,但从语气听来,仍能听出她极为气愤。而她回过身来,却见武长风身后站着一人,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在瞧。这人不是旁人,正是昨晚与武长风一道出去的黄建人。

    见自己回过身来,黄建人急急将眼神挪开。没想到他们都是如此下流之人,难怪会走到一处。知道从武长风这里讨不到好,又见黄建人火辣辣的眼神。她不想与二人多待,骂了一句,便转身要逃。

    “既然许姑娘来了,为何不与咱们同行?”见她要走,武长风说道。“咱们又不是洪水猛兽,不会将许姑娘吃了。”

    他心下仍旧有些愧疚,想找机会单独跟她聊聊。是以先前说话,还有几分顾及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二公子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。受池鱼之殃,被她骂了一句。想反驳回去,这才出言挤兑起她来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做,话出了口,才知道自己又说错了话。看来这个误会,自己是解释不清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