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朗小朗二人也极为健谈,又对大周武林充满了期待。一路之上,两人时不时问上几句关于大周武林的事。张文亮极为高兴,不厌其烦的为他们讲解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一直想着心思,路上言语并不多。如果真是她,自己该说些什么?又或者,自己识趣,现在就与张文亮分别?

    但他还是有些不舍,想多看许紫嫣两眼。而他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,一时之间竟然没了主意。想询问黄诚泰一番,毕竟他与郭雨霜有过纠葛。但耻于开口之下,只是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之间,众人赶了大半日的路程。夕阳西下之时,众人到了先前的小镇。果然在镇子中,找到了一间名为月云的客栈。

    一行人入店,报上了名号。武长风更是显得不安,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许紫嫣。

    但小二的回答,却让他大感失望。因为王长老二人为众人安排好了住处,已经提前离开了。至于在哪里汇合,他们已经从小二口中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各人分配好房间,要了饭菜,便进房去了。

    黄诚泰来到武长风房中,见他坐在床沿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“长风,你怎么了?”见武长风呆傻模样,黄诚泰开口问道。“事已至此,咱们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。这件事不是你的错,你没必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他自认当初如果将张文亮杀了,夺走他手中信件,碧水宗还是会派人前去罗刹宗。而武长风百般刁难罗刹宗,目的昭然若揭。但到了最后,还是没能如愿。

    他觉得武长风已经尽力了,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。而见他郁郁寡欢,还以为他还在想先前的事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!”武长风抬头看了黄诚泰一眼,随即又发起愣来。“这件事倒是好办,我已经有法子对付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两宗结盟一事,他并不如何放在心上。想破坏他们结盟,并不是不可能。只要将大朗小朗这些人,在碧水宗将他们杀了。那他们两宗不但结不了盟,反而会成为死敌。

    自己宗门青年弟子,死在对方宗门之中。此事落在任何宗门头上,他们恐怕都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而先前自己想破坏碧水宗与其他宗门的想法,也已经不可取。毕竟自己不知道碧水宗与哪些宗门联手了,如此奔波下去,效果甚微不说,反而给了碧水宗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一次回去,自己再催促一番,让天水宗他们尽快动手。与王府配合之下,短时间能就能将碧水宗拿下。只要除了碧水宗,那这些都不是问题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在考虑的,还是自己亵渎了许紫嫣一时。此事说起来可大可小,与他来说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。但在他心里,他将这件事看得比什么都重。此事正苦思冥想,考虑如何妥善处理此事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什么,那你发什么呆。”黄诚泰伸手,在他面前挥了挥。“你不会真看上他们大小姐了吧,她可是罗刹宗宗主的女儿!”

    毕竟他一直在武长风身边,亲眼看见许紫嫣扇了武长风两巴掌。而且武长风分明可以躲开,却两次都没有避。兼之只要提到许紫嫣,武长风便来了兴致。从种种迹象来看,他应该对许紫嫣有意思。

    但许紫嫣毕竟是罗刹宗宗主的女儿,说不定哪一天王府要对罗刹宗下手。到时候武长风是帮王府,还是帮罗刹宗?

    他不想武长风陷入两难之境,便好心提醒他一句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,你瞎说什么呢!”武长风白了他一眼,不满说道。“这件事我有分寸,你就别瞎操心了。还是担心你的小师妹吧,弄不好她真得罪了寒月宫,被他们杀了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很清楚,自己与许紫嫣之间的鸿沟有多大。两人身份,注定了不可能走到一起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何,自从第一次见到许紫嫣以后,他就不知不觉留意起她来。此时自己得罪了她,心下内疚自责之下,脑中所想的,都是如何向她赔罪的事。

    此时得了黄诚泰提醒,他这才重新考虑起两人的关系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,我就怕你一时犯浑。”黄诚泰松了口气,坐在武长风对面。“放心吧,有师父在,她不敢乱来。更何况,她现在在过云殿闭关呢,一时半会出不来。”

    他何尝不担心自己那个小师妹了,只是不想表现出来罢了。师妹的脾气,他极为清楚。说不定他偷偷溜出去,找寒月宫的人算账,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他现在倒有些急切,想早点回到王府去。派人去玉山派一趟,打听一下师妹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既然公子不放心,那咱们明早就与张文亮道别。”武长风一脸坏笑,望着正出神的黄诚泰。“咱们是不能进碧水宗的,不然就露馅了。”

    当初他们二人,可是与殷文军等人照过面的。就这般近碧水宗,他们恐怕很难活着出来。他本以为许紫嫣会与自己几人同行,临到进碧水宗之事再与他们分别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即使另外一人真是许紫嫣,自己也见不到她了。与其拖延下去,不如早点回府。

    依时日推算,老爹三日之前应该已经到王府了。

    两人又谈些其他,对了口风,好做到滴水不漏。月明星稀之时,黄诚泰准备回房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给我站住!”一声娇叱传来,两人同时一惊。这声音,两人似曾相识。但只这一声,声音便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均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惊讶。随即异口同声说道:“是郭师妹!”

    当下两人悄无声息飞身跃出窗外,朝着声音传出之处追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有眼力相助,在夜晚能看清一里之外的情形。他能看清前方,一女正追着一男疾行。看女子装束,武长风更加确信,女子就是郭雨霜。至于她追的那人是谁,自己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两人就要进入西丘之地,武长风当即加速,赶在了黄诚泰前面。

    “郭师妹,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见两人相距不过半里地时,武长风开口说道。“前面是西丘之地,不能轻易进。”

    他们能安然进出西丘之地,是因为有碧水宗弟子这一身份。如果郭雨霜进去,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至于她所追之人为何敢进入西丘之地,他就不得而知了。只有问过郭雨霜之后,才能知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