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说什么来着,他们来了吧!”武长风一脸自信,微笑说道。“我这点伤不碍事,咱们还是早点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,却朝张文亮使了个眼色。意思是担心再被宴请,去吃什么人肉宴。此事是张文亮最为忌惮的,能逼他早些离开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之所以急着要走,也是出于深思熟虑。

    罗刹宗固然隐蔽,有许多事需要打听清楚。但碧水宗的事不解决,他始终有些担心。现在他们已经请了罗刹宗帮忙,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宗门插手。如果当真如此,那天水宗十六宗可要倒大霉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极想回去看看,看碧水宗的形势又发生了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至于罗刹宗,现在还没有与王府真正为敌。如果真动起手来,自己再来打探消息不迟。有了他们的接头暗号,他极容易混进来。

    再者,他知道自己与许紫嫣之间,已经不可能了。与其留在这里,让两人都觉得尴尬。不如早点离开这个伤心地,绝了自己念想。

    “真不碍事?我看你伤得不清!”张文亮有些犹豫,打量着武长风。“好吧,既然能走,那咱们现在就动身。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跃下床来,没有半点受伤的迹象。放下心来之际,这才同意赶路。

    他也想尽早离开此地,免得真被武长风给说中了。

    至于武长风的伤势,之所以能好得如此快。一来是因为他所受的,均是皮肉之伤。罗刹宗那些人虽然恼怒他冒犯了许紫嫣,却仍旧当他是客。加上许方举吩咐,他们不敢下死手。是以只是教训了武长风一顿,让他受了点皮肉之苦。

    而当日在孤皓峰,武长风得钟震峰调理。他骨骼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恢复起来,也比一般人要快。这点小伤,对他来说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们啊,许宗主还真是舍得。”张文亮推开房门,露出惊讶之色来。“咱们现在就走,我怕宗主等不及了。你们可有什么东西需要收拾的,我怕咱们宗门的东西你们用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他见是大朗小朗二人,觉得颇为诧异。按理说,二人武功均到了四等,不会轻易派出宗门。许方举如此做法,足以显出他的诚意。

    而扫了一眼余下众人,有七人之多。看他们神采奕奕,跃跃欲试模样,恐怕武功也不差。

    “咱们都已经收拾好了,缺什么路上买就是了。”大朗开口说道,一脸兴奋之意。“陈公子的伤势可好些了,能与咱们一同赶路吗?”

    他对武长风还是极为佩服的,毕竟他武功摆在那里。而武长风先前说对他们大小姐没有意思,他更是放下心来。如此识趣又有能耐之人,他自然想多亲近一番。

    “托福,已无大碍。”武长风冲二人颔首,眼神却闪过一丝失落。“既然就咱们这些人,那现在就动身吧。”

    他先前还抱着一丝希望,希望许紫嫣能去碧水宗。虽然她讨厌自己,骂自己下流无耻。但能与她多待一阵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但见了众人之后,没有发现许紫嫣的影子。知道自己彻底得罪了许紫嫣,便不再抱着任何幻想了。当即催促众人上路,免得又闹出什么尴尬之事来。

    日后,自己还是要当面像她赔罪才是!

    “并不是只有咱们七人,还有两人。”大朗回礼,微笑说道。“王长老已经上路,在月云客栈等咱们。”

    他们被派去碧水宗,已经成了事实。即使张文亮他们不动身,他们也会赶往碧水宗。出于礼节,他们过来只是问三人一声。

    “还有两人?除了王长老以外,还有一人是谁?”武长风听他所言,脸上又重新露出期许之色来。“难道说,你们公子也要去?”

    他既然已经说过,自己对许紫嫣没有想法。自然不能问是不是许紫嫣,让他们重新误会自己。

    而从他们身份来看,另外一人似乎高着他们一筹。毕竟大朗小朗二人是四等武师,武功能高过他们的,可没有几个。除了许宗主的一双儿女以外,估计就只有宗内那些长老了。

    罗刹宗虽然想与碧水宗结盟,但也不会托大,一次派两个长老过去。如此算来,恐怕只有许慕真与许紫嫣二人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罗刹宗二公子,那定然是大小姐许紫嫣了。

    “陈公子又何必着急,到了自然知道了。”大朗既不点头也不摇头,带着几分同情之意看着武长风。“此事是宗主亲自安排的,咱们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他真不知道另外一人谁是,宗主只是让他们一切行动听王长老安排。而见陈树人由先前的一脸失望,到现在的期许之色。他隐隐觉得,陈树人希望有一人同行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傻子,已经猜出了陈树人的心思。陈树人嘴上虽然说对大小姐没意思,心里却盼着与大小姐多相处一阵呢!这与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,倒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只是他昨晚气得大小姐不见任何人,已经彻底得罪了大小姐。落花有意,流水却已无情。他与大小姐,已经是没可能的事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隐隐生出一丝同情之意来。自己,又何尝不是如此?

    “大朗兄弟说的也是,谁去都一样。”武长风点了点头,脸色又恢复了平静。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就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他看不出大朗神色真假,不知道另外一人是谁。但他还是忍不住生出一丝期盼之意来,希望那人就是许紫嫣。如此一来,自己也可以找机会,亲自向她赔礼道歉了。

    “长……陈树人,咱们不急这一时。”黄诚泰见状,忙说道。“你昨晚就没吃东西,现在吃点东西再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武长风怎么了,自从见了许紫嫣以后,他举止就有些反常。虽然他仍旧在想办法破坏两宗和盟,行事作风却与往日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而昨晚晚宴,还没开席他就已经上台。等他打完,已经累得晕了过去。身上带伤,又不吃东西,如何能恢复过来。他担心武长风之际,便劝他先吃点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我差点忘了!”武长风一拍脑门,讪讪笑道。“那各位等我片刻,等我填饱了独自再赶路。”

    经黄诚泰一提,他倒真有些饿了。没想到真正关心自己的,还是二公子。即使自己没有如愿,破坏了他们的和盟。他对自己没有半点不满,反而关心起自己身体来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只有更加尽力,才能对得起他这份厚爱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