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思量片刻之后,众人觉得一定另有缘由。

    不管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子如何倾心,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,让对方扇自己耳光。如此丢脸的事,他们自认做不出来。至于武长风究竟为什么被打,他们却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躲?”见武长风呆若木鸡立在场中,许紫嫣停下问道。“你那骗人的鬼把戏,就不用糊弄我了。”

    先前她打了武长风一巴掌,最后被武长风夸得心花怒放。等事情过去之后,她已经明白过来,武长风是在给自己台阶下。

    但此时众目睽睽之下,他身为一个男人,绝不可能让自己扇他耳光。如此丢脸之事,又有谁会去做了?

    但只片刻,许紫嫣脸上的惊讶,便被恼怒所取代。因为武长风的眼神,正盯着自己胸脯在瞧。

    她不过还是个十七八岁的姑娘,如何能容忍如此轻薄的眼神。害羞之际,玉脸已经绯红。随即反手一掌,又给了武长风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无耻!”许紫嫣恨恨说道,已经半侧过身去。“流氓!”

    她虽然已经侧过身去,避开了武长风目光。但如此一来,她傲然挺立的**更为吐出,更加迷人。不自觉的,武长风的眼圈又变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而许紫嫣毕竟是未经世事的少女,遇上这种事,也不知该如何处理。恼羞之际,又是一掌,朝武长风扇了过去。

    虽然她如此辱骂武长风,却仍旧改变不了武长风的目光方向。轻咬红唇,不知如何是好。气得跺了跺脚,随即跑下了台去。于先前要好好教训武长风一番的事,竟然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望着他消失的背影,眼前尽是刚出炉的白面馒头。那优美的弧线,以及颤动的柔软,直让武长风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半晌,等许紫嫣消失在自己眼前,武长风这才发觉自己的失态。而想到先前的一幕,他心下既满足又失落。

    满足的是,许紫嫣的酮体,居然被自己一览无遗。而遗憾的,则是这件事之后,她恐怕再也不会见自己了。

    两者相比较之下,他宁愿许紫嫣对自己不冷不热,也不想再瞧她的身体了。至少他不会像现在这样,躲着自己。只是现在再说这些,已经没什么用了。

    而经过此事,他心中的不快一扫而空。取而代之的,是内疚自责。想如何补救自己的冒失,让许紫嫣不会觉得尴尬。于比武一事,他也没有多少心思了。

    “各位,可还有上台比试的。”武长风抱拳,朝众人一礼。“方才多有得罪之处,还请各位见谅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有愧,又对比试没了兴趣。所以说起话来,也不再那么咄咄逼人。只想早点结束了比试,向许紫嫣赔罪。

    “得罪了咱们大小姐,这就想走?”一人飘身上台,目光不善瞧着武长风。“你以为赔个罪,咱们就能当事情没发生过?”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,但从许紫嫣口气听来,一定是武长风做了什么冒犯她的事。不然以她的性子,又岂会说出这些话来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心目中的女神,被眼前这个小子给玷污了。他无论如何,也咽不下这口气。虽然觉得自己不是武长风的对手,但还是上台来,想教训武长风一番。

    与他一般想法的弟子不少,他们都站着瞧着台上。只要刘运成不敌,自己立时补上。就算武长风武功再厉害,也抵不过这许多人车轮战。

    冲冠一怒为红颜,他们心中已经下定决心,今天一定不能轻饶了武长风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舒服,真是舒服!”一声长叹,打破了屋内寂静。“什么时候了,咱们是不是该动身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伸了个懒腰,武长风从床上坐了起来。望着屋内另外两人,歉然一笑道。

    只是他身子一动,便感觉全身酸痛无比。昨晚被罗刹宗众人轮番上阵,他没少挨皮肉之苦。但被他们痛扁了一顿之后,他心里反而释怀了很多。

    毕竟许紫嫣是罗刹宗的大小姐,而自己这是王府的技师。即使自己有什么想法,两人也不可能走到一处。更何况,昨晚自己冒犯了许紫嫣,她应该不会再与自己见面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也正好绝了自己心中的念头。免得自己心有牵挂,到时候对付起罗刹宗来,不知道该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心思笑,你看看你自己做的好事。”张文亮不满瞪了他一眼,狠狠说道。“我知道你是好心,想帮我压他们一头。但你也没有必要,将他们都得罪了啊。”

    昨晚武长风虽然受了不少皮肉之苦,却一直立在擂台之上没有下来。知道他体力不支,累到在擂台上,也没有一个人能胜过他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算是彻底将罗刹宗的颜面给扫尽了。幸而许方举心胸开阔,没有与他们一般见识。否则的话,武长风现在就不是躺在床上,而是荒郊野外了。

    “得罪就得罪呗,我看他们也没什么能耐。”武长风不以为意,微笑说道。“你就放宽心吧,他们会派人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身在台上,但却一直留意着场下情形。见许方举动怒,知道自己无法破坏两宗结盟了。许方举既然下了如此决心,自然会派人去碧水宗。至于是那些人,他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,没有坏了宗主的大事。”张文亮摇了摇头,叹口气说道。“你呀,还是好好养伤。等伤势好些了,咱们再动身不迟。”

    经过昨晚之事,罗刹宗众人对他的态度隐隐有了变化。他知道,这都是陈树人的功劳。如果不是他技压群雄,罗刹宗这些人又怎会对自己如此客气?

    也正因为武长风一举挑了他们年轻弟子,吸引了许方举的注意。这才让他得以幸免,没有被许方举逼着吃肉。

    虽然许方举没有明言,强迫自己吃肉。但昨晚宴会之上,尽是大荤菜肴。那些菜肴看起来虽然像其他动物的肉,但他二人不敢轻易尝试。只是陪许方举喝酒,并不沾桌上菜肴。

    而今早送来的馒头稀饭,也一应改成了素菜。两人昨晚没吃,今早才狼吞虎咽,好吃了一顿。

    处于感激,他这才没有责怪武长风。不然冲他昨晚说的那些话,他一定要好好训斥武长风一番。

    “张公子,咱们什么时候上路?”屋外传来敲门之声,一人朗声说道。“宗主说让咱们同张公子一同去碧水宗,不知张公子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,正是大朗。今早他们得了宗主命令,便赶来这里,与张文亮汇合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在西丘之地,从来没有去过大周武林。此时得了宗主许可,众人都兴奋莫名。巴不得张文亮早点动身,自己好见识见识大周的繁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