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还是算了,咱们只是切磋武功,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。”大朗退开两步,抱拳说道。“陈兄弟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,说出来就是了。又何必陷自己于不义,得罪了咱们这许多人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知道武长风受了什么刺激,竟然要用比武的方式来发泄心中苦闷。但他也是习武之人,有时候心里难受之时,也会有他这种想法。见他如此,大朗实在不忍心下手打他。

    “能让我不痛快的,除了你们,还有谁?”武长风淡然一笑,不屑扫了二人一眼。“我看你们就是缩头乌龟,赢不了我就明说。堂堂罗刹宗四等武师,两人同时出手,都奈何不了一个碧水宗刚入门的弟子。此事若是传出去,恐怕天下人都要笑掉大牙。”

    他见二人不肯出手,只能用言语激怒他们。他们身为罗刹宗的弟子,一切以宗门利益为先。不能激怒他们,只能将罗刹宗诋毁一番。按照他们的性子,定然不会手下留情了。

    “陈兄,我知道你没这个意思。”大朗有些无奈,仍旧不肯动手。“招人耻笑也罢,说咱们罗刹宗是缩头乌龟也罢,咱们是不会再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他朝武长风抱了抱拳,飘然下了擂台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罗刹宗就这点本事?既然如此,我看与咱们碧水宗结盟的事,就不用再提了。”武长风见二人离去,开口喝骂道。“堂堂罗刹宗,居然连碧水宗一个刚入门的弟子都对付不了,你们说可笑不可笑?”

    他现在只想被人痛揍一番,好消减心中不快。眼见二人有如此能耐,却不肯对自己下手。他现在只想激怒罗刹宗的弟子,让他们好好折磨自己一番。是以才口出狂言,得罪了罗刹宗。

    至于之后的事,他压根就不用担心。因为他是以碧水宗的弟子上台,得罪他们,正好让两宗接下梁子。如此一举两得之事,他又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他口气虽然大,但台下却没有一个人上台。

    大朗小郎二人的武功,他们都是知道的。见两人与他缠斗了近两个时辰,最后大朗小郎二人居然自己主动下台了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说明武长风武功确实了得,不是他们能力敌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这几句话极不入众人的耳,却没有人敢再上台去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不是什么碧水宗的弟子,纯属事来捣乱的吧!”一声银铃响起,一道绿影已经落在了台上。“你究竟是何人,怎么会天岳书院的拳法?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,正是许紫嫣。虽然她并没有留意台上,但却一直关注着武长风。从他身手来看,她敢断定,武长风方才那一套拳法,是天岳书院的拳法。

    而从武长风的武功修为来看,他应该在四等左右。大朗小郎二人与他动手,应该能稳赢他才是。至于他们二人为何主动下台,她却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想知道武长风的身份,这也是从见面开始,她就一直关心的。

    会天岳书院的拳法,又是四等武师。他,绝不可能是碧水宗刚入门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怎么也来了,在下真是荣幸之至。”武长风眼睛一亮,忽然脸红起来。“大小姐这话可就不对了,我怎么是来捣乱的?张兄可以作证,大小姐又何必管这些闲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方才与大朗小郎二人动手,隔着衣衫能看清他们身体动向。而此时眼力并没有收回,隐隐看见了许紫嫣傲然的胸脯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自己眼力居然到了如此地步。隔着衣衫,居然能看清对方的玉体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瞧见异性的酮体,下体不知不觉有了反应。唯恐自己出丑,不敢再多看许紫嫣一眼。扭过头去,将目光移向别处。

    “你口口声声说是碧水宗弟子,却一直在得罪咱们罗刹宗。”许紫嫣见他别过头去,目光变得凌厉起来。“如果你真是碧水宗弟子,又岂会做出如此事来。”

    他从武长风神色中,看出了他对在自己的不屑。这一点,她先前就有体会。此时在罗刹宗众弟子面前,他居然仍是这般神色。这让一直高高在上的许紫嫣,觉得极为丢脸。

    自己可是这些人心目中的女神,他们唯恐亲近还来不及,更不会用这种异样眼神瞧自己。此时武长风如此做法,岂不是在告诉众人,自己不过是庸脂俗粉而已吗?

    想到此节,又见武长风一脸傲慢神色,她心中就有气。只想好好教训武长风一顿,让他知道轻视自己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想得罪你们罗刹宗,只是你们太无能了。”武长风仍旧不敢看她,只是向着台下众人说道。“这么多人,居然没有一个能胜得过我的。让这些人去咱们宗门,岂不是浪费咱们宗门的粮食?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见了许紫嫣之后,就想挤兑他一番。他最怕的,就是许紫嫣方才模样。对自己不冷不热,又有意避开自己。

    “放肆,罗刹宗其实你能造次的地方!”许紫嫣玉脸微红,娇叱一声道。“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,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。”

    她能容忍武长风对自己的轻视,却不能容忍他诋毁罗刹宗。武长风如此说,就是说他们全都是一无是处的废物。如此辱没罗刹宗,她又怎能轻饶了武长风?

    当下也不管武长风连战多场,已经无力再战。欺身而上,一巴掌直朝武长风扇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听得动静,回过头来。撞进他眼帘的,是两团酥软的馒头。虽被衣衫遮裹着,其状却是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武长风一怔,不知到底该不该看。立在场中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,一声脆响,惊得在座众人都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许紫嫣的武功,众人都很清楚。她武功虽然不差,却逊了大朗小郎二人一筹。并不是大朗小朗二人不想胜过她,而是担心她再找自己麻烦,索性不与她纠缠。

    许紫嫣的性格,是不肯服输的那种。如果被人打败了,她定然会刻苦修炼,直至打败那人为止。这也是为什么她武功不差,远胜众人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方才大朗小朗与武长风动手,打了近一个时辰都没有伤他分毫。此时许紫嫣一上场,便打了他一记耳光。如此差距,如何能让他们不震惊了?

    难道,这小子对大小姐也有意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