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口出狂言,我来!”大朗小郎二人离山顶最近,看见了许方举脸上异样。“没想到你倒有些能耐,难怪大小姐会败在你手上。”

    先前接应武长风三人之时,他们二人就见识过武长风武功。而武长风受大小姐那一巴掌,他们二人是亲眼瞧见的。见二小姐能拿下他,二人自忖能胜过他。

    方才一直不出手,是想给其他人一点机会。现在见无人上台,宗主动怒,他们不得不提前上台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还想着替你们大小姐出头呢?”武长风见是二人,冷笑道。“我看你们两个一起上吧,免得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实力,他有把握胜过二人中的任何一人。但两人同时出手,他未必有什么胜算。如此说法,只是觉得心中异常憋屈,要找地方发泄一番。

    “对付你,我一个人足够。”大朗脸有不快之色,气愤说道。“以多欺少,可不是咱们罗刹宗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他也见识了武长风厉害,但却看不出武长风武师等级。他只是隐隐觉得,武长风武功应该在五等。自己有四等武师的水平,胜他不难。

    “都这个时候了,还讲什么作风。就不怕我一人将你们都挑了,让你们罗刹宗丢脸?”武长风淡然一笑,扫了台下一眼。“痛快点,一起上吧!”

    他心里难受,只想发泄一番。如果此时有人将自己痛打一顿,他心里或许会好受些。

    但先前上台那些人,武功实在太差。自己举手投足之间,便将他们收拾了。也唯有大朗小郎二人,能与自己过上几招。担心两人不肯下重手之下,这才出言挤兑他们一番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陈兄弟要求如此,那咱们就不客气了。”二人望了一眼山顶,见许方举缓缓点头,这才答应道。“如果伤到了陈兄弟,还望陈兄弟莫怪才是。”

    二人本就极为恼火武长风所为,恨不能将他痛扁一顿。只是未得宗主允许,他二人也不敢同时上台。

    此时宗主同意,他二人自然不会再有顾及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就想好好教训武长风一番。

    两人均是四等武师,修的又是轻身功夫。按理说来,对付一个只有五等修为的武长风,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。

    但二人见武长风能胜了一百多人,不敢托大。当下只是游走在武长风周身,不敢轻易出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准备就这么耗着?”武长风皱眉看着二人,眼神露出一丝惊讶。“痛快点,我可没时间陪你们耗。”

    他本以为方才的一番话,足以激怒二人。没想到二人的谨慎,居然到了如此地步。两人对付自己,受自己言语所激,还能保持这份镇定。只这一点,就能看出二人与一般人不同。

    而他毕竟只是一人,台下还有不少罗刹宗的弟子还未上台。与他们这般游走打斗下去,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。无奈之下,只能用言语激怒他们,让他们提前动手。

    大朗小郎二人也不说话,使了个眼色,便同时朝武长风攻去。

    二人本就以身法见长,又是以二敌一。游走在武长风外围,时不时与武长风对上两掌。两人又是四等武师,实力远在武长风之上。按理说,两人应该能轻易得手才是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以一套破山拳发将周身护住,倒让二人找不到半点破绽。三人两功一守,堪堪打了烧一炷香的时间,仍旧胜负未分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守不攻,倒有些游刃有余。而与两人交手,他又发现了自己眼力的变化。

    以前他只是朝着前方看,注意的是自己眼力能看多远。但此时与二人交手,他不得不护住周身。眼力不再向前,而是向着两侧。

    他发现,除了自己身后以外,其他地方自己都能看清楚。如果以他自身为一个圆,他可以看清圆内四分之三的地方。余下看不见的,则是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是为何,只隐隐觉得,应该与鹰眼有关。因为在方才的比试当中,他脑海虚空中的那只雄鹰,目光变得凝实起来。与当初呆若母鸡的神情相比,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。

    没想到,压榨自己极限之后,居然能有这般领悟。

    而脑海虚空中的鹰眼发生变化以后,他自己的眼里也得到了提升。大朗小郎二人身法虽快,却逃不过武长风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们何时出手,朝自己什么方位攻击,他都一目了然。有了料敌于前的先机,他自然能从容应付二人。

    而眼力提升之后,给他的效果,不仅仅局限于此。与两人过招之时,对方虽穿着衣衫。但他能从衣衫细微的抖动判断出,对方是出左手还是右手。有了这一点,他应付起二人来,更是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只是他武功修为毕竟不够,隐隐差着二人一筹。与二人硬撼之时,只觉手臂微麻。长久下来,他双手渐渐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但他还想再坚持一阵,看自己能走到哪一步。是以虽然有些不敌,却仍旧苦苦支撑着。

    又过了喝一盏茶的时间,武长风抬起双臂都有些困难。眼见大朗一拳朝自己腰间而来,他却无力招架了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闷响,武长风硬生生吃了大朗一拳。接踵而至的,则是小郎朝自己肩头的一拳。

    被两人分别打了一拳,他身上一疼,心里反而好受了许多。想再多挨二人两圈,好解了心中苦闷。当下站稳脚跟,不让自己倒下。双手艰难抬起,逼开二人。

    他现在才知道,自己眼力已经超越自己身体太多。如果身体没有足够的耐力,自己明知道对方要出哪一只手,却没有招架之力。光有眼力,也无法取胜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苦心追求眼力极限的路,已经走偏了。回去之后,得重新锻炼自己的身体才行。

    “陈兄,咱们到此为止吧!”大朗见他神色不对,已经停了手。“陈兄这又是何必,要糟践自己的身体了?”

    他从武长风神情,已经看出了些端倪。他如此做法,只是想充当发泄的工具罢了。而与他交手一阵,他觉得武长风并不是那种盛气凌人之人。方才那一番话,不过是为了激怒自己罢了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没将我打倒,又怎么算分出胜负了?”武长风这一口气还没出完,想再多挨二人两拳。“难道你们不行了,这就要放弃了?”

    他也看出二人有些不支,只是强撑着罢了。毕竟两人游走在自己周身,也极为耗费体力。如此纠缠下去,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