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深吸口气,强忍住心中恼怒。(书屋 shu05.com)不顾黄诚泰劝阻,径直朝擂台而去。

    当武长风登上台之时,众人已经知道了他来意。罗刹宗弟子本在猜测他是何妨神圣,居然敢上擂台接受众人的挑战。

    见他不过是与自己年纪相仿,二十出头的愣头青。顿时场下骚动起来,个个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你们这就怕了?”武长风等了片刻,有些不耐烦道。“听许宗主说你们如何了得,我看不过是一群酒囊饭袋。”

    他自从上台,一直望着山顶。见许紫嫣时不时与黄诚泰说上两句,根本不朝自己这边看。他心中极为不快,难道自己就这般招人厌?当初郭雨霜如此,如今许紫嫣也是如此。想到这里,他心中郁气更加难舒。只想将这口气发泄出来,即使,被人痛扁一顿也无妨。

    “放肆,罗刹宗岂是你撒野的对方。”最下层一人听不过去,一拍桌子,飞身山了擂台。“肖宇轩不才,领教阁下几招。”

    不是他武功超群,能压住众人。而是因为他脾气暴躁,比其他人快了一步。堂堂罗刹宗,岂能容一个外人如此猖狂?而从他拍桌飞身上台的身法,便可见起武功修为。不到六等,却已经有七等的实力。

    武长风看也不看他一眼,提拳,出拳,收拳。三招之后,肖宇轩已经飞身下了擂台。

    他所用的拳法,正是天悦书院的破山拳。此拳法虽是天岳书院的基础拳法,威力并不如何了得。但武长风现在的武师等级,已经不是先前那个只有七等水平的武师了。对付肖宇轩这等七等武师,一套破山拳法,足以碾压他。

    众人见武长风一招便收拾了肖宇轩,不禁唏嘘起来。见肖宇轩败得如此彻底,这才重新审视起武长风来。

    看来这小子不是无的放矢,还真有些本事。只是肖宇轩不过是七等武师,其他人并不如何在意。

    当下又一人飞身而上,到了擂台之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拳法,倒有几分厉害之处。”来人打量武长风一番,开口说道。“刘泉盛,六等武师,领教阁下高招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身形晃动,出拳朝武长风左肩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仍旧望着山顶,左手一抬,快如闪电将他手腕抓住。只听‘咔嚓’一声响,刘泉盛手腕已经翻转过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随意一脚,已将他踢下台去。

    他见许紫嫣仍旧与黄诚泰说这话,浑然不理会这边。心下有气,便全发泄在了刘泉盛身上。将刘泉盛手折断,已经算是下手轻的。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说话,又一人飞身上了擂台。此人不再是坐在最下一排之人,而是从倒数第三排出来的。看其魁梧身材,似乎练的是拳脚功夫。

    “杜云冲,六等武师。”他只报了名号,便摆开了架势。亦步亦趋,缓缓向武长风靠近。

    因其身材壮硕,兼之练的是外家功夫。一脚踏出,整个擂台都有些晃动。

    武长风浑然不理会这些,仍旧盯着山顶再瞧。见许紫嫣仍旧不理会这边,只是与山顶众人谈笑风生。武长风知道,她不会再留意台上了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,见对方缓缓向自己走了过来。心中有气,使出不远万里的功夫。只眨眼功夫,便到了杜云冲背后。左脚斜体,正中杜云冲小腿。趁其身形不稳,一个过肩摔,已然将他摔下了擂台。

    他本意只是想引起许紫嫣的注意,并没有太在意这场比试。但见许紫嫣对自己冷漠的态度以后,他已经彻底死心了。

    而方才与三人过招,他这才发觉自己武功,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层次。说不定,自己还真能技压群雄,将他们所有人都打败。

    当下不再理会山顶,专心应对起罗刹宗这些青年弟子来。

    “王兴龙,六等武师!”

    “赵胜冲,六等武师!”

    “陈杰,六等武师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罗刹宗弟子不断上台,武长风也不再理会什么规矩。现在六等武师在他眼中,身法动作,宛如孩童一般稚嫩。三招两式之间,便将来人打发了。有些甚至还未来得及报出名号,便被武长风一脚踢下了台去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何时变得如此厉害了。或许是因为自己勤修苦练,武功有所突破。也或许是因为花雨心法,让自己脑海虚空变得更加强大。眼力所及之下,能清楚看清对方动作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究竟到了几等,他自己也不清楚。毕竟他没有进等级楼,还没有定级。而与他过招的,都是六等武师。从与他们交手来看,也猜不出自己到了几等。

    反正现在知道这些也没什么用,只要能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场就成。

    他当下收敛心神,专心应付来人。不知不觉间,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先前众人还跃跃欲试,以为武长风得胜,不过是侥幸而已。但当第一百二十九位弟子落下擂台之后,再也没有人上台去了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不想上台,而是他们要重新掂量自己的武功,够不够格上台了。毕竟能一口气将如此多的人逼下擂台,绝不是侥幸能够蒙混过去的。

    而得了这片刻的休息时间,武长风也能缓过一口气来。

    他从方才的比试中,也得到了不少收获。以前他一直以为,一种武功,只能用来对付一人。但同时与这许多人交手之后,彻底改变了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远万里与破山拳组合,能轻而易举贴近地方,从而使破山拳发挥出最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而粉骨掌配合花雨针法,则能让对方防不胜防。粉骨掌的威慑之力,能让对方全神应对。再配合花雨针法,则可毫不费力偷袭暗算对方。

    感受着诸多妙用,武长风又将自己所学武功重新融合了一遍。他发现,只有破山拳与粉骨掌不能同时用。其他两门,这可以随意搭配。

    他也试着将三门武功同时用处,最后发觉只有粉骨掌、花雨针法与不远万里三者叠加,才能构成一套战法。破山拳毕竟是基础拳法,很难给人威慑之力。对于现在的他来说,倒显得有点鸡肋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就这点能耐?”武长风见无人上台,又瞧了一眼山顶。“难道这就是你们罗刹宗的实力,如此也配与碧水宗结盟?”

    他不瞧山顶还好,瞧了之后,心中的憋屈又一次冒了出来。许紫嫣仍旧不理台上,只是与许方举谈笑风生。见她如此,他彻底绝了心思。

    想借着这一次机会,再给碧水宗使点坏。

    自己一个未入门的弟子都比他们强,他们又有什么资格与碧水宗结盟?

    也就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许方举忽然站起身来。双眼熊熊望着台上的武长风,直想自己亲手教训他一番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