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幕低垂,三人缓缓出了一间屋子。屋外月明星稀,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张文亮百般拒绝,还是没能拗得过罗刹宗的盛情。

    此刻屋外正张罗着,为三人准备一场别开生面的宴会。

    然而,三人并不想参加这个宴会。人肉宴,可不是谁都有有气去吃的。虽然武长风知道,罗刹宗吃人肉的事,不过是谣传。但他们如果真吃人肉,自己又该如何自处?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留下来,是还想找机会,破坏了两宗结盟。

    从许方举方才的语气,他不难听出,罗刹宗想进入中原武林的决心。而与碧水宗结盟,也成了铁板钉钉的事。现在能指望的,也只有罗刹宗吃人肉这一件事了。

    如果能让张文亮恶心一番,说不定能借用他的手毁了盟约。

    三人刚出门,便被一群人簇拥着朝外面走去。到了一处山顶,众人轰然散去。只留下武长风三人,围在一张大桌前坐下。

    俯瞰之下,武长风能看清整个山谷的情形。因为是丘地,桌子并不在一处。山顶只有一张,其下这是两张。越往后走,桌子越多。到了最后一层,已经有三十张之多。

    自己所处的位置,是山谷最高之处,只摆了一张桌子。看椅子摆设,应该是六人。第二层则端坐着王明尚等十位长老,再往下则是大朗小郎等十二人。后面的人他没打过交道,不知道这些人名号。但从对方衣着来看,应该都是罗刹宗的弟子。都是四人一桌,端坐在桌前。

    看这个阵仗,罗刹宗应该是举宗出来相迎。如此做法,倒让三人有点意外了。他隐隐觉得,罗刹宗弄出如此大的阵仗来,恐怕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武长风一边扫视周围,一边想着罗刹宗弄出如此阵仗的目的。

    忽然,三道身影飘然而至。为首的一袭黑衫,上锈金色花纹,正是罗刹宗宗主许方举。左侧站着一位白衣少年,风度翩翩,大有几分许方举的影子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右侧,则是一位白衣少女。白纱蒙面,深情清冷。虽然看不清他相貌,但从她的身段,武长风已经猜了出来。这人不是旁人,正是自己白日里见到的许紫嫣。

    许方举介绍了两人,果然是他的一双儿女。儿子许慕真,女儿许紫嫣。与三人恭维一番,便吩咐下人可以开席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本与许紫嫣挨在一起,临落座之时,忽然走到许慕真旁边,两人调换了地方。让有了些许兴致的武长风,瞬间感觉一阵失落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认识?”许方举见状,一脸含笑看着二人。“哦,忘了,你们白日离见过。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有些失落之意,便询问起来。而见女儿没给武长风好脸色,瞬间明白了原委。

    一定是武长风让自己女儿不痛快,她才会如此。他向来宠着自己这个丫头,也不责备她。只是微笑瞧着二人,任由她胡闹。

    “山野之地,没什么好招待各位的。”许方举扯开话题,忽然说道。“既然张小兄弟要咱们碧水宗去几个人,本座也不知道派谁去。今天就召集了大伙来,弄了个比武招贤。能最后取胜的,便让他去你们碧水宗。”

    他如此做法,并非只是为了选人。更想借助这一次宴会,让他们几人知道罗刹宗的实力。

    到场的两千多人,皆是宗内的青年一辈。只是人数上的优势,就足以震住三人。更不用说等下动手,让他们见识到罗刹宗武功的厉害之处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,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?”张文亮暗暗吃惊,开口说道。“我看还是算了,咱们安心吃饭就是。至于派谁去咱们碧水宗,咱们都是欢迎的。”

    他只想早点结束宴会,好离开此地。不然让他们打起来,恐怕要打到天明。有如此时间,自己非被逼着吃几块人肉不可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成,如此做法,岂不是怠慢了碧水宗。”许方举摇了摇头,饶有兴趣打量着张文亮。“你们碧水宗好歹也是大宗门,咱们岂能派那些不中用的弟子前去?”

    他也想过,派大朗小郎他们前去。只是担心其他人不服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亏得自己丫头机灵,想出了这么一个鬼主意出来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不但能拉长宴会的时间,更能表明罗刹宗结盟的决心。

    “确实不用如此,我看不如这样吧。”武长风抱拳一礼,忽然开口说道。“想必贵宗之内,武功孰高孰低宗主心里有底。打来打去,也只有那些人敢上场。我看不如我上场,让贵宗弟子来挑战我。只要能胜过我的,就让他去碧水宗。宗主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他本来就无心参加宴会,不想在宴会上多待。而见了许紫嫣之后,忽然觉得宴会变得有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但许紫嫣对他不理不睬,更是想办法避开自己。他一时气愤之下,便想出了这么一个方法来。

    “好是好,只不过……”许方举两眼泛光,盯着武长风瞧。“只不过怕那些弟子下手不知轻重,伤到了陈小兄弟。”

    他也极为好奇陈树人的武功,想一探究竟。此时他主动提出来,自己正好顺水推舟。只是怕武长风武功不济,这才出言劝阻。

    “此事不劳宗主费心,我有分寸。”武长风余光扫一眼许紫嫣,神情更加坚决。“如果真有什么闪失,那就是我自己倒霉,敝宗不会找你们麻烦。”

    他见许紫嫣仍旧漫不经心打量着别处,于自己所言半点不关心。他心下更是难受,只想好好发泄一番。

    此时,比武是最好的发泄方式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那本座就听你的。”许方举来了兴致,微笑说道。“不过陈小兄弟放心,不会伤了陈小兄弟性命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转过头去,吩咐了几句。一人深深看了武长风一眼,便走下山丘,朝场中演武场而去。

    “如此,就劳许宗主费心了。”武长风恭敬一礼,又看了许紫嫣一眼。“如果晚辈侥幸,胜了在场所有人,宗主不要见怪才是!”

    他并没如此胜算,能胜过在场所有人。即使他们武功再弱,一个一个上,自己也招架不住。如此说话,只是因为许紫嫣对自己不假辞色。

    他就不信了,自己如此说,还激怒不了她。

    果然,他话刚出口,许紫嫣便回头望了他一眼。但只一眼,便一脸不屑别过了头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