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方才是咱们的不是,本座亲自给二位赔不是了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”许方举脸色难堪,不满瞪了王明尚一眼。“有什么事咱们好好说就是,没必要真将后路给绝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碧水宗态度竟然如此坚决。如果不是有求于他们,他现在就想将二人杀了。

    身为堂堂一宗之主,居然被两个小子逼着赔罪。这对于他来说,可是奇耻大辱。但为了宗门着想,他现在也不得不拉下脸面,向二人赔礼。

    “不是咱们将后路绝了,是你们罗刹宗做的实在太过分了。”武长风没有坐下来的意思,仍旧振振有词道。“我看咱们也没什么好说的,就此别过吧。”

    他也没有想到,许方举居然会给自己赔罪。如此一来,自己倒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如果顺着许方举的意思,那自己还是不能绝了两宗的交情。但如果不顺着他的意思,自己就有些不识抬举了。

    与他们继续纠缠下去,自己终究讨不到好。与其如此,还不如早点离开。

    “陈兄!差不多就行了。”张文亮忙拉住武长风,小心说道。“既然许宗主亲自赔罪,那咱们就当先前的事没有发生过。不知道王长老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他还没忘自己前来的目的,是为了与罗刹宗修好。此时罗刹宗的宗主亲自给自己赔礼,他不能不识抬举。

    至于武长风,他只以为他还在气头上,所以不接受许方举的赔礼。血气方刚,正是少年所为。对于此节,他也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言归正传!”许方举松了口气,脸上又露出笑容来。“方才张小兄弟说有封信要呈与我,不知道现在可否给本座一瞧?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立在场中不动,似乎没有留下来的意思。而王明尚也是重重哼了一声,才坐回椅中。很显然,两人都正在气头上。如果任由二人闹下去,自己这个盟也就不用结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当机立断,提起那封信来。毕竟那才是他们宗主的意思,看过之后才知道值不值得与他们结盟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了。”张文亮将武长风一扯,从怀中掏出信件。“这封信是宗主亲笔所写,需要贵宗掌门亲启。”

    他还是有些不放心,唯恐堂上之人是个冒牌货。如此说,是想让许方举证明自己是罗刹宗的宗主。

    这样说起来,也算是自己压了他们一头,报了先前的仇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宗门之内,还有人冒充宗主?”许方举失笑摇头,眼神却冷了下来。“碧水宗果然是大宗门,门下弟子都这般了得,更不用说你们宗主了。不知道你们宗主武功,是不是也能压我一筹?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他忽然将气场放开。整个大殿之内,众人衣衫皆鼓动起来。但只片刻,便又恢复了原样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张文亮居然会怀疑自己身份。而他也不想再与他们废话,直接放出气场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样貌声音可以乔装改变,但武功是装不了的。他一等武师的气场放出来,足以表面自己身份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罗刹宗宗主,晚辈失礼了。”张文亮肃然,恭敬呈上信件。“既然是许宗主本人,那晚辈还有一事要口传许宗主。”

    他奉命前来送信只是其一,更重要的是想请罗刹宗帮忙。想到天水宗他们联手对付碧水宗,他浑身就不痛快。如果能请几位罗刹宗的高手去坐镇,天水宗他们就不能如此事无忌惮了。

    而得知罗刹宗也要对付王府,说不定天水宗他们会看清局势,转而帮忙对付王府。

    “张小兄弟先别急,待我看完信件再说。”说话之际,许方举已经抽出信件来看。“还有这等事,看来王府也不是等闲之辈。有什么事你尽管说,只要咱们能帮得上忙的。”

    他将信件粗略看一遍,已经知道了碧水宗的现状。不用张文亮开口,他已经明白了碧水宗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果真想结盟,就拿出一点诚意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贵宗真的想进入大周武林,还需要对大周武林了解一番。”张文亮起身见礼,一脸严肃说道。“如果对贵宗放心,可以派人到碧水宗住下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周锐跟他提过,他大致了解宗门的意图。

    如此做法,有三点可取之处。

    一来是因为碧水宗被围,有些捉襟见肘。如果罗刹宗想结盟,自然不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二来,是借此机会,看看罗刹宗的实力。有罗刹宗的弟子出手,碧水宗也不用与其他宗门撕破脸。

    三来,则是彼此增进了解,相互切磋武艺。毕竟罗刹宗是隐世宗门,武功路数众人都不了解。

    “这个提议,倒是不错。”许方举缓缓点头,一脸沉思模样。“此事我会考虑,你们等我消息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也觉得,罗刹宗久处西丘之地,对中原武林不甚了解。如果能派人到中原武林去,摸清中原武林宗门的底细。对自己日后踏足中原武林,一定会有所帮助。

    但到底派谁前去,他还需要细细思量一番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静候佳音,等宗主的消息。”张文亮点了点头,躬身一礼。“没其他事,那咱们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想在罗刹宗久待,想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。虽然方才一席话,他已经看出碧水宗不会将自己如何。但如果他们盛情款待,邀自己去共享人肉。那自己是吃,还是不吃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便全身发麻。只想早点离开,不想在罗刹宗多待片刻。

    “王长老,你派人安排他们住下。”许方举点了点头,对王明尚说道。“今晚大摆筵席,替三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对于碧水宗一事,他已经有所了解。而结盟一事,未必不可行。

    只是大殿之上的这个武长风,他还想试探一番。毕竟不惧罗刹宗吃人肉的人,他还是第一个。不摸清他到底为何如此大胆,他心里始终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就不必了吧!”张文亮脸色铁青,战战兢兢说道。“信已经送到,咱们就不叨扰各位了。”

    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自己真是一张乌鸦嘴。现在别说是人肉了,就是其他动物的肉摆在自己面前,自己也点滴不敢沾。

    罗刹宗吃人肉的事,传出去可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    而见许方举神色,他更加确信,他们是一定要请自己吃人肉的。人肉对于他们来说,可是上好的食物。他们不用人肉招待自己,岂不是显得小气了?

    正如别人进碧水宗,他们总会用上好的酒菜招待别人一样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文亮肚里一阵难受。阵阵酸水上涌,真想一吐为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