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此说来,许宗主是真要拿咱们当下酒菜了?”武长风蹙眉,疑惑望着许方举。“难道许宗主甘心守在西丘之地,不想和咱们结盟?”

    他能看得出来,罗刹宗并不甘心窝在西丘之地。如果真是如此,他们又何必与碧水宗商量结盟一事?

    但从许方举的口气听来,他似乎并不在意结盟之事。现在为求自保,也只能拿他们进入中原武林一事来抵挡一阵。

    “西丘之地数万公顷,在此占丘为王,也没什么不好。”许方举淡然一笑,轻咄一口茗茶。“不过有机会进入大周武林,也未尝不可一试。”

    他心下也是暗惊,哪里来的这般厉害人物?他本以为,自己不以名门正派自居,定然能逼武长风吐出实情。即使不成,最少也要让对方心怯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小子不过二十出头,却有如此心智。自己威逼之下,他竟然转而用结盟来威胁自己。如此一来,自己倒不能将话说得太绝了。

    “许宗主野心倒是大,就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实力。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掩饰心中惧意。“咱们碧水宗得罪了王府,知道会有什么后果。敢与罗刹宗交往,就已经抱着必死之心了。许宗主可以想一想,天下武林,还有谁敢与罗刹宗合作?!”

    许方举方才那一句话已经说的很明白,罗刹宗与碧水宗结不结盟,对他们都没有什么影响。他们退可以据守西丘之地,进可以闯入大周武林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真惹恼了他们,说不定他们真会将自己杀了,绝了与碧水宗的往来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会将碧水宗目前的情况说出来,让罗刹宗知道,只有碧水宗,才会与他们合作。想进入大周武林,自己这几人的性命,还是留着为好。

    “放肆!你这是说咱们罗刹宗无能?”王明尚腾的站起身来,大喝道。“没有你们碧水宗,咱们照样能在大周武林横行。今天我就先宰了你们,为咱们进入大周武林祭血!”

    在罗刹宗的地界,还没有一个人敢在宗主面前直言其事。对方如此说,就是说罗刹宗只会缩在西丘之地,当缩头乌龟。如此胆大妄为之人,自己又岂能留着他?

    此事不宜让宗主亲自开口,免得伤了两宗的和气。他身为罗刹宗的长老,不能让武长风如此毫无顾及说话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前辈尽管动手就是!”武长风傲立殿中,目光灼灼望着许方举。“用咱们几人的性命,看清罗刹宗的本性,咱们也死的值得。”

    他其实是在赌,拿自己与二公子的性命在赌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露出胆怯之意,他们或许会饶了自己性命。但破坏两宗和盟的事,将会成为泡影。到时候两宗联手,合力对付王府之下,别说是自己二人性命,就是王府一众武师的命,也未必能保得住。

    反正都是死,还不如用自己二人性命,换两宗的彻底决裂。

    而他一直盯着许方举看,就是想从他眼神中看出,他是不是真有进入大周武林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王老,你又何必如此大的肝火。”许方举摆了摆手,笑了起来。“咱们两宗是谈如何对付王府的事,并不是与碧水宗为难。想杀他们,也没必要费如此周章。陈小兄弟,你说呢?”

    既然陈树人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,自己是难以再讨到什么好。与其纠缠下去,不如趁早结束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言,罗刹宗之所以同意碧水宗的人进宗,目的就是为了对付王府。他犯不着费了如此周章,却只是为了得罪碧水宗。

    “不是咱们想与你们为难,实在是你们做得太过分了。”武长风松了口气,嘴却不肯放过他们。“咱们来罗刹宗好歹是客,你看看你们这些人是怎么待咱们的。如果真结了盟,咱们虽然有实力与王府一拼。但到最后,恐怕还是会被你们罗刹宗灭掉。反正都是个死,我看这个盟,也没什么必要结了。”

    许方举方才那句话,意思已经很明显了。他们这是在退而求其次,想与碧水宗结盟。如此看来,他们是真有想法进大周武林了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自己与二公子的性命是保住了,但自己万不可让他们得逞。

    “陈小兄弟喜怒,咱们没这个意思。”许方举一惊,忙赔笑道。“刚才咱们只是与几位开个玩笑,陈小兄弟又何必当真。”

    他先前还有压碧水宗一头的想法,现在是一点心思也没有了。如果陈树人真的不想与自己交谈下去,那结盟一事恐怕真的要黄。

    罗刹宗缩在西丘之地,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。他身为宗主,有责任让宗门弟子过得更加好。历代掌门处心积虑,一直壮大宗门。为的,就是有朝一日能堂堂正正走进大周武林,成为大周武林的大宗门。

    现在机会摆在自己面前,他可不想就这样错失了。

    有了碧水宗这一块跳板,自己可以轻而易举的进入大周武林。虽然现在自己不能压过碧水宗一头,但他对宗门弟子极有信心。只要能在大周武林站稳脚跟,还怕碧水宗不向自己低头?

    所以现在自己还是暂且忍上一忍,没必要与一个小子争一时的口舌之快。

    “玩笑?不知道许宗主哪一句不是玩笑?”武长风冷眼看着许方举,丝毫不肯退让。“许宗主喜欢开玩笑,咱们可没这个闲心。张兄弟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他虽然自称碧水宗的弟子,但他却还没有入碧水宗的宗门。这件事的关键,还是在张文亮身上。

    依着自己的性子,他现在转身就要走。但张文亮如果不肯,自己岂不是火上浇油,让他们顺理成章的达成了共识?

    所以他现在还不能一走了之,要询问张文亮一番。

    以他对张文亮的了解,他应该还没有想到此节上来。说不定王明尚方才那一句话,已经将他彻底吓唬住。自己打铁趁热,让他尽早做决断。

    “就是,咱们大老远过来,可不是和你们说笑的。”张文亮也站起身来,气愤说道。“你们罗刹宗的长老动不动就要将咱们杀了,咱们可不敢高攀罗刹宗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方才的话,他还没有忘记。自己不知道他哪句话是真,哪句话是假。如果他现在说的才是玩笑话,那自己岂不是上了他的当?

    现在他对许方举的身份,都有些怀疑了。将信件交给他,自己又如何向掌门交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