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果咱们不将自己当晚辈看,前辈恐怕没有资格在这里和咱们说话吧!”武长风丝毫不惧,亢声说道。“贵宗不让我们管你们的事,你们也不必操心敝宗的事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破坏两宗的合谋。至于罗刹宗的底细,他恐怕是见不到了。

    就他们这般架势,别说是自己了,就是张文亮,也未必能进他们宗门。与其如此,不如早早收场。碧水宗既然与罗刹宗通了气,他们未必不会找其他宗门帮忙。这一点,倒是武长风先前没有考虑到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是咱们有求于你们不成?”王明尚气极而笑,目光变得凌厉起来。“你们如此大言不惭,可不是大宗门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奉命接见几人,要给几人一点厉害瞧瞧。但宗主并没有说,要将他们赶走。

    不然以他的性子,方才武长风这一句话,就足够将他杀千遍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既然出面接见咱们,想必能代表罗刹宗。”见王明尚缓缓点头,武长风冷笑一声道。“如果说咱们大言不惭,败坏了碧水宗的名声。那前辈仗势欺人、倚老卖老,又作何解释?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为碧水宗讨回公道的意思,也没有帮张文亮圆场之意。如此不计后果的得罪他们,为的就是激怒这些人。一旦他们心里不痛快,碧水宗再想和他们结盟,就难如登天了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会不会杀了自己,武长风却有十足的把握。两军交锋,尚且不斩来使。更何况他们是为了结盟,才碰面说话。而他已经知道罗刹宗吃人肉的事,不过是谣传罢了。

    所以武长风并不担心,他们真会将自己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王明尚怒目圆瞪,涨红了脸望着武长风。被武长风呵斥仗势欺人,竟然想不出话来反驳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“王老,你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。”坐在王明尚下首的谢开放见状,忙劝阻道。“你这小娃娃嘴倒是厉害,就不知你们碧水宗是不是只会逞口舌之快。”

    他身为罗刹宗的长老,自然是为罗刹宗着想。虽然王明尚确实有些倚老卖老的味道,但他现在也顾不得那许多了。帮亲不帮理,本就是各宗门的规矩。

    此时见武长风咄咄逼人,很有几分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的味道。他也不善口舌之争,不知道怎么反驳武长风。直接提出来,要与他们手底下见真章。

    “你当咱们是傻子还是笨蛋,咱们会是你们的对手?怎么,理亏了就要将咱们灭口?这就是你们罗刹宗的作风?”武长风冷哼一声,一脸不屑道。“提起作风,恐怕谁也比不上你们罗刹宗了。堂堂一宗之主躲在后面不敢见人,却派你们这些老家伙出来对付咱们。”

    他句句戳心,直指罗刹宗的要害之处。主要是要让罗刹宗知道,他们不会在碧水宗讨到一点好处。无利可取之下,自然不会插手碧水宗的事。

    毕竟,王府现在对付一个碧水宗都有些捉襟见肘。更不用说,同时对付碧水宗与罗刹宗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咱们大老远跑过来送信,你们连口水都不给咱们喝。”张文亮早就憋着一肚子火,此时也发泄出来。“要不是看在咱们宗主的份上,咱们才懒得搭理你们。”

    他方才还担心这些人会对自己不利,惹怒他们之下将自己当成了晚餐。但武长风方才一席话说得明明白白,他们这是在欺负自己。

    自己奉宗主之命前来,代表的可是碧水宗。他们如此待自己,就是对碧水宗不敬。对碧水宗不敬之人,自己又何必对他们客气了?

    反正武长风已经得罪了他们,也不多自己一个。而武长风方才两句话,确实为自己找回了颜面。不然自己心怯之下,丢了碧水宗的脸,可没脸回去见宗主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见大殿之上十位长老之上满脸通红望着自己,并没有动手的意思。他隐隐觉得,对方并不会将自己如何。心里有了底气,豪情自然而然生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!”王明尚狠狠瞪了张文亮一眼,沉声喝道。“我本来只打算让大朗他们与你们过过招,现在看来,还是老夫亲自来!”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碧水宗竟然如此强势。他们言语上尚且不肯落半点下风,更不用说动手了。与其被他们利用对付王府,不如一不做二不休,将他们杀了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“王老,你失态了!”许方举脸色肃然,沉声说道。“三位远来是客,请上座。”

    许方举带着众人,缓缓从屏风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见王明尚要出手,怕他坏了自己大事,这才出言阻止。而得他吩咐,已经有人奉上茶盏,安排武长风等人坐下。

    “不知这位小兄弟名号,可否告知。”许方举饶有兴致,打量起武长风来。“日后若能见到贵宗主,也好替你说两句好话。”

    他本不打算出面,让几位长老处理此事。先前见张文亮还一副怯生生的样子,眼见就要掏出信件。没想到武长风两句话,竟然坏了自己好事。

    如此厉害之人,他自然要知道他的名字。至于会不会在周锐面前说他的好话,那可就未必了。

    “晚辈陈树人,见过许宗主。”武长风站起身来,恭敬一礼。“至于好话就不劳许宗主唇舌了,晚辈只是尽自己弟子的本分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觉得自己会进碧水宗,更不用有人替他说什么好话。只要能让他铁了心不与碧水宗往来,他的目的就算达到了。

    “有点胆色,不愧是碧水宗的弟子。”许方举点了点头,微笑说道。“难道你就不怕惹怒了咱们,被咱们杀来吃了?”

    这才是他心中最大的疑问。不管是谁,只要听了罗刹宗的名号,早就望风而逃了。武长风能这般镇定自若,肯定有他的依据在。

    “咱们是奉命行事,贵宗不会将咱们怎么样。”武长风仍旧沉着脸,并没有给许方举好颜色。“若非不然,恐怕罗刹宗也没办法给咱们宗门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他总不能说,自己已经看透他们谎称吃人的鬼话吧。如果直言相告,自己等人恐怕真的走不出罗刹宗了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用碧水宗来作为挡箭牌,先抵挡一阵再说。

    “你也太看得起咱们罗刹宗了!”许方举忽然大笑起来,听得众人心中一阵发寒。“交待?咱们罗刹宗,何时需要给别人交待了?”

    他觉得武长风并没有说实话,只是拿这些话来搪塞自己。武长风先前已经说过,王老仗势欺人、倚老卖老。如果守什么名门正派的规矩,他们就不是罗刹宗了。

    至于给碧水宗一个交待,那是不存在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