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人很快到了大殿之前,通报名号,守门之人便带着三人进了大殿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此地虽然是西丘之地,地处大周边境。但大殿陈设,却并不简陋。假山花石,应有尽有。屏风栏杆,样样俱全。比王府装饰差了一筹,却比一般府邸要强出数倍。

    而这里,只不过是罗刹宗的会客之地。看来,罗刹宗也并非自己想象的那般寒碜。

    到得大殿之内,武长风只见殿内端坐着一行人。十人分两排而坐,空出主座位置。而武长风目光所及之处,却远远不止这是人。大堂屏风之后,还有一行人注视着大殿。为首一人浓眉大眼,一张国字脸。双目炯炯有神,片刻不离三人。

    而他身后一行人虽也注视着大殿,但见了三人之后,便默然不语。只是看着为首之人,似乎在等他命令。

    武长风嘴角微微上扬,知道他们这是要给自己来个下马威呢。

    “见过各位前辈,晚辈有礼了。”张文亮团团一礼,显得极为恭敬。“不知哪一位是许宗主,咱们宗主有一封信要面呈许宗主。”

    他见大殿主座空着,知道这些人中并没有他们宗主。但出于礼节,还是问上一问。

    “你连咱们宗主都不认识,又来这里做什么?”坐在首位的老者一脸不屑,淡淡说道。“信呈上来就是,咱们自然会转交给许宗主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是个须眉皆白的老者,罗刹宗十大长老之一王明尚。他奉命接见碧水宗的弟子,就是想探探碧水宗的底气。

    “晚辈也只是初次前来,不认识许宗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”张文亮心下一沉,微笑说道。“只是宗主特意交待,这封信一定要亲手交给许宗主。还望前辈行个方便,让咱们见许宗主一面。”

    他也看出来了,这些人是来为难自己的。如果不能将他们拿下,自己怕是见不到他们宗主了。

    而这些人都是年过半百之人,心智远超一般人。自己与他们斗,恐怕没有什么胜算。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你信不过老夫?”王明尚瞪着张文亮,没好气说道。“老夫乃是堂堂罗刹宗的长老,难道会将这封信交给别人不成?”

    宗主派他前来,就是让他为难碧水宗弟子的。他本以为碧水宗会派一些德高望重,或是心智过人之辈前来。但听了张文亮所言,觉得他不过是个毛头小子。对付他,大朗小郎就足够了。派自己出来应付,实是给了碧水宗莫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晚辈不敢,也没有这个意思。”张文亮额头已有冷汗,恭敬说道。“只是晚辈出门之时,宗主特意交待了。这封信如果不能亲手交到许宗主手上,那……”

    他对罗刹宗极为忌惮,不敢言语冲撞他们。方才与许紫嫣照面,就听她说要拿武长风当晚餐。如此貌美的女子尚且如此,更不用说他们这些老家伙了。

    自己一个不慎,极有可能变成他们的下酒菜。

    “吞吞吐吐的,有什么话就直说。”王明尚白了他一眼,一脸不屑之意。“难道你怕得罪了咱们,被咱们吃了不成?”

    罗刹宗吃人肉的事,天下皆知。他不相信碧水宗身为大宗门,门下弟子会不知道这个。既然他已经露出胆怯之意,自己再吓唬他一番。说不定他一心虚,便将信交出来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那碧水宗在罗刹宗面前,可就抬不起头了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的事,前辈又怎会如此待我了!”张文亮强装镇定,脸色已经变得铁青。“只是晚辈怕说出来,影响了两派的和气。”

    他嘴上说没有,心里却怕得要死。你们罗刹宗吃人的名声,传出去又不是一天两天了。我要是真说了,你们还不将我宰了?

    是以虽然心虚,却也不敢在他面前说实话。

    “没有你又抖个什么劲,有话尽管说就是。”王明尚摇了摇头,脸上已经有了嫌弃之意。“既然你不想说,怕影响了两宗的和气,那你将信呈上来,咱们不为难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见张文亮如此不堪,也懒得再吓唬他了。就他这点胆色,碧水宗也不会好到哪里去。他们口口声声说要对付王府,看来只是想祸水东引,拉自己下水而已。

    “前辈,您不觉得有点失了待客之道了吗?”武长风按住张文亮手,对王明尚说道。“前辈好歹也是德高望重的长辈,又何必为难咱们这些晚辈了?”

    他见张文亮伸手要将信件取出来,这才开口说话。他可是看过信的内容,知道信中所写的内容。

    张文亮虽然一副胆怯之意,有失碧水宗的身份。但那封信却是字句铿锵,没有半点谄媚之意。

    从信件以及张文亮表现来看,会给他们一个印象。就是碧水宗看似柔弱,实则还有一份骨气在。他们能压住碧水宗的弟子一头,却打消不掉他们对付王府的念头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正和了罗刹宗的意思。有了这一主见,罗刹宗恐怕真会冒险与碧水宗合作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的正真目的是王府。能压住碧水宗一头,那是再好不过的事。两者皆得,他们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他现在有些后悔了,当初应该费些功夫,将信件修改一番。让罗刹宗觉得,碧水宗不过是想利用他们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当初他看信件之时,觉得碧水宗周宗主语气极为强硬,如此一来,正好能让罗刹宗觉得无利可图,打消对付王府的念头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还是自己将碧水宗这个周宗主,想得太过简单了。这件事,恐怕是周锐开始就想好了的。让张文亮不卑不亢,实际上是给他灌的迷魂汤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人进了罗刹宗之后,不担心被他们杀了当下酒菜的。张文亮如此表现,应该早在周锐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想到张文亮如此听周锐的吩咐,最后还是被他给利用了。有如此心性之人当碧水宗的宗主,自己更加不能让他们结盟。

    “你们若真当自己是晚辈,又岂会来咱们罗刹宗?”王明尚双眼微眯,打量起武长风来。“你是何人,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他本以为自己两句话,就能吓得他们这些毛头小子屎尿横流。却没想到,突然蹦出一人来。看他神色,似乎对自己颇为不满。

    听了自己方才一番话之后,还能如此镇定的,绝非一般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