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咱们罗刹宗如何待客,还用不着你来操心!”绿萝裳女子瞪他一眼,不屑说道。“你非要进咱们罗刹宗,究竟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她不放三人进去,本就已经违了掌门的意思。只是不探探他们底细,她实在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如果碧水宗与王府合谋,想剿灭他们罗刹宗。他们怎么死的,恐怕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姑娘多虑了,咱们只是面呈书信而已。”张文亮摇头失笑,觉得这绿萝裳女子太过小心了。“许宗主如果对咱们如此不放心,又怎会同意咱们过来?”

    他听宗主口气,知道两派已经有所往来。而这一次他过来,也是为了示好。如果能说动他们派人去碧水宗,那十六宗的威胁将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“宗主是说有人会过来,可只说有一人。”绿萝裳女子眼神仍旧冰冷,却已经转移到了武长风二人身上。“他们是何人,怎会来此?”

    他对张文亮都有防备之心,更不用说武长风二人了。而宗主说只有一人前来,现在却来了三人。如此行径,不能不让她生疑。

    “在下周树人,与张兄半路结识。”武长风抢先一步,开口说道。“有意入碧水宗门下,已得张兄认可。咱们二人,现在也算半个碧水宗弟子了。”

    他虽见女子眼神冰冷,宛如一把寒刀。但他眼力过人,能发现旁人发现不了的细微之处。

    对方神情虽然冰冷,但眼底却带着一丝畏惧。一看便知,她也有所顾忌。而见她眉目清秀,说话极为悦耳。虽然被白纱遮住脸庞,但却能隐约瞧见她绝美面容。

    心有所惧,又如此貌美。难道罗刹宗真的改吃素,不吃人肉了?

    想到她如此一个美貌女子,吃人肉时的情形,武长风心底就泛出一股不寒而栗之感来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你不是碧水宗弟子了?”女子神情仍旧冷漠,带着一丝警惕。“既然不是,你趁早离开此地。如若不然,就别怪咱们将你杀了,当作晚餐!”

    她见武长风脸上毫无惧色,反而有一丝异样的味道在里面。这种神情,让她看着极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许姑娘,咱们还是谈正事要紧。”武长风嘴角微微上扬起来,似有讥笑之意。“张兄都不介意,你又何必插手碧水宗的事?”

    她如果只是说要杀了自己,武长风还真有些害怕。毕竟罗刹宗吃人肉的事,想想都能让人头皮发麻。但她却说要拿自己当晚餐,这不是明摆的在吓唬自己吗?

    试问,有谁会如此蠢,告诉别人自己会吃人肉了?

    他可以断定,罗刹宗吃人的事,不过是谣传罢了。至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自己还有待深究!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姑娘叫咱们别管你们的事,你又何必插手咱们宗门的事!”张文亮附和道,却示意武长风不要多言。“还是请姑娘前边带路,免得让许宗主久等了。我保证,将书信亲手交给许宗主以后,咱们马上离开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能听出来,他却没在意这一细节。听到她说要吃了武长风,张文亮心底就有些惧意。只是因为信还未送到,他才硬着头皮没走。

    而方才武长风只说了两句话,已经让稍微缓和下来的气氛又变得紧张起来。如果让他继续说下去,恐怕自己也保不住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怎么知道我身份?”绿萝裳女子蹙眉看着武长风,上下打量他一番。“如果不给个说法,你们今天一个也别想走。”

    她理也不理张文亮,径直问武长风话。因为她至始至终都没有报自己名号,武长风又是如何知道的?

    他既然知道自己身份,肯定也知道罗刹宗不少秘密。不问个清楚,罗刹宗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许姑娘何必如此咄咄逼人,不给人退路?”武长风无奈,微笑摇头说道。“就怕我说了,姑娘也不会相信。我看还是不说为好,免得姑娘胡思乱想,心里总记挂着我!”

    他先前只是猜测,并没有什么把握。但见了她反应之后,他已经确定下来。这人恐怕不是旁人,正是罗刹宗宗主的千金。

    因为他见到三人之时,已经看出了三人武功深浅。她身后站着的两人武功都强于她,却甘愿站在她身后。而两人虽然面向自己,却隐隐将她围在当中。如此做法,不是因为武功差距,定然是她身份不凡,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在一宗之中,有如此身份地位的,恐怕也只有许宗主的千金了。

    “放肆!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”女子娇叱一声,眼神却有闪躲之意。“你如果不说,就别怪咱们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她毕竟只是十七八岁的姑娘,哪里听过这等轻薄的言语。更何况,他身为宗主千金,更不会有人对她如此造次。武长风这句话,是真的将她激怒了。

    “别,我说就是了!”武长风一伸手,忙说道。“是他们告诉我的,你可以去问他们。”

    不是他真不敢与女子动手,而是他心有所惧。他虽然知道了女子身份,也清楚了罗刹宗吃人肉的谣言。但这并不代表,他想与罗刹宗的人动手。毕竟自己几人还没进罗刹宗,不知道他们宗内有哪些高手。真与他们动起手来,自己恐怕不是他们对手。

    “他们?”女子露出狐疑之色,扭头看了二人一眼。“你胡说,他们又没有见过你,怎会告诉你这些?你究竟是什么人,来罗刹宗又有何目的?”

    她见身后两人均是一脸茫然之色,而方才又一直没有开口。武长风如此说,不过是想挑拨离间,她才不会上当。

    “你看吧,我都说了你不信了。”武长风无奈摇了摇头,一副没事人一般。“他们武功比你好吧,却为何要看你的脸色行事?只要不是傻子,都能猜出其中原因吧!我的许姑娘!”

    虽然这女子一直在为难他们,不想让他们进罗刹宗。按理说,武长风要么闭口不言,要么软言相求于她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何,武长风总想出言挤兑她两句。看着她生气的模样,武长风觉得很有趣。而许姑娘这三个字,就能让她动怒。

    他一心只想着为难绿萝裳女子,却忘记了自己身边还站着两人。

    话刚出口,两腰同时一疼,被黄诚泰二人狠狠掐了一把。

    虽然张文亮他们也看出了这其中的端倪,却并没有猜出这女子的身份。武长风如此说,就是在骂他们二人。不能明着教训他一顿,自然也不能让他好过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