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小子,心倒是放得宽。”张文亮拍了拍他肩头,一脸高兴之意。“你们可想清楚了,咱们以后要对付的是王府。一个不小心,极有可能落到身首异处的下场。你们现在后悔,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他自认自己已经是极为洒脱之人,有很多事自己都不会去深究。但与武长风相比,自己却逊了他一筹。他是只看眼前,不管以后。即使明知前途凶险万分,也要先尝试一番。以他这般闯进,倒是一个可造之材。

    现在有他加入碧水宗,对付王府的胜算,又多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张兄,咱们能不能不提这个了!”武长风拉下脸来,不快看着张文亮。“张兄如果再说这样的话,那咱们可就回去了。对了,罗刹宗可不是好惹的,张兄可有接头的暗语?”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张文亮这是真心为了自己好,不想让自己冒险呢。不想再与他谈论这些,免得自己心下更加愧疚。所以转而问他与罗刹宗接头的事,好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古道西风瘦马,夕阳西下。”张文亮笑着点头,如实相告。“现在还早着呢,等见到他们再说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不再谈论这些。看着一路萧瑟的风景,两人又谈论起一路的风光来。不知不觉,三人行出半日路程,已经到了西丘腹地。

    西丘之地虽然没有陡峭的山峰,地势起伏颇为缓和。但上下的断层,造就了道路的曲折。三人一路行来,也颇为费力。人在此处行走都极为艰难,更不用说马匹了。难怪骁骑军英勇善战,却奈何不了一个罗刹宗。并不是罗刹宗如何厉害,而是因为地形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心里却没有大意,并不觉得罗刹宗只是因为地形,才能在西丘之地站稳脚跟。不然其他江湖宗门,恐怕早就将罗刹宗灭了。

    三人又行出一阵,眼前景象忽然一变。先前跌宕起伏的断层消失,出现了浑圆的山体。浓密的树林如铁叉一般,挺立在山体之上。因少有人至,树木显得极为高大。随便一颗,都有成人腰粗。更不用说那些古树,少说也要五六人才能合抱。

    原来西丘内部,是一片山林。看来这里才是罗刹宗真正的藏身之地。骁骑军想穿过丘陵地带到这里围捕他们,那是绝无可能之事。

    而浩瀚的深林,足以让罗刹宗弟子藏身。弃马上山,无异于自寻死路。罗刹宗能在西丘之地横行如此之久,地势已经给了他们条件。

    他隐隐觉得,罗刹宗应该是以身法见长。配合地势而为,恐怕没人是他们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古道西风瘦马!”见了眼前情景,张文亮高喝一声。“咱们到了,里面可不能轻易进了。”

    他见了眼前的山林,正如掌门口中所述情景一般。知道这一片山林,就是罗刹宗所在。不敢冒犯之下,先开口通报!

    “夕阳西下!”一声银铃,带着三道人影出现。“阁下何人,来此何事?”

    三人不知何时,已经出现在他们百米之外。两男一女,男的俊俏挺拔,脸上棱角分明。女的花枝招展,白纱遮面。看三人年纪,不过二十来岁。而三人身上,都透着一份高傲气息。一双眼更如寒刀,冷冷看着自己这边。

    见他们悄无声息出现,武长风心下更确定,他们确实是以身法见长。

    他有眼力加身,早就看到了隐于树后的三人。里许之地,恍惚便至。这等身法,在大周武林同辈中足以傲视群雄。他自承自己‘不远万里’的轻功已经绝佳,但与他们相比,当真是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碧水宗张文亮,见过三位。”张成亮一礼,却不卑不亢。“敝宗主有一封信,要晚辈面呈许宗主。劳烦三位带路,让咱们见许掌门一面。”

    他得了掌门之令,来此送信。虽然是一件极为简单之事,却不敢大意。虽然两宗有修好的意思,自己却不能示弱。这是自己临行之时,掌门着重交待的。

    “咱们宗主日理万机,又岂是寻常人能见到的?”绿萝裳女子冷冷说道,声音却如天籁。“信可以留下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对中原武林人士没什么好感,不想张文亮他们进宗门。罗刹宗能在西丘如此安稳,正是因为外界对罗刹宗不熟悉。放他们进去,反而会泄露了罗刹宗的秘密。

    反正他们是来求自己的,能给他们点眼色瞧瞧,自然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“敝宗主特意嘱咐,要面呈许宗主。”张文亮丝毫不落下风,铿锵有力说道。“耽误了正事,各位知道后果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怀疑对方身份,只是不肯低头。其实他也不想进罗刹宗,免得有什么危险。只是此事是宗主特意交待的,他不能不从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也没什么好说的。”绿萝裳女子瞪着他,语气更加冰冷。“看在碧水宗的面子上,咱们不为难你们,各位请回吧!”

    他见张文亮颇有几分骨气,不肯向自己低头。这也说明,碧水宗不会向罗刹宗低头。没有足够的好处,他们可不会贸然与王府为敌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不如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“这是姑娘的意思,还是许宗主的意思?”张文亮硬着头皮问道,没有丝毫服软之意。“在下只是奉命行事,回去也需要有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罗刹宗竟然这般坚决。还没说上两句话,就要赶自己离开。只是掌门交待过,即使事情不成,也不能堕了碧水宗的威风。既然他们没有合作的想法,那自己也不用与他们多费唇舌。

    只是不问个明白,他无法回去交差。若是如此的话,那自己进宗墓的事可就没指望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意思如何,是咱们宗主的意思又如何?”绿萝裳女子冷笑说道,眼神中满是不屑。“难道你们碧水宗求人,就是这个态度?”

    她确实只是奉命前来接应,并没有得宗主许可。如果真将他们赶走,她回去也无法交差。只是他想先煞煞张文亮的威风,所以才会说得如此坚决。

    而这次联手对付王府的事,是碧水宗主动提出来的。如果不能凌驾于碧水宗之上,自己就没有必要出手得罪王府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许宗主的意思,咱们自然无话可说。”张文亮松了口气,脸上露出笑容。“但如果只是姑娘的意思,那罗刹宗的待客之道,也未免太让人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他见对方松口,已经猜出来,是绿萝裳女子故意为难自己。如此一来,自己就容易处理得多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