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进宗门容易,想立功却难!”张文亮摇了摇头,仍自顾自的喝酒。“虽然这一次的任务简单,但我也没有什么把握。”

    他神情看起来淡漠,一双眼却不时打量二人。见武长风确实有些动容,这才向他透露一些口风。欲擒故纵的道理,他还是懂的。

    江湖中人都有一股血性在,岂能轻易服输?自己说得越是难办,他们越要证明自己。有这一点在,不愁他们不上当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进来宗门以后,能不能有机会进宗墓,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“说得玄乎,我看没那么难吧!”武长风瞥了他一眼,一脸不屑模样说道。“咱们还不是一样与张兄一道前来,也没见到什么凶险之处。我看是张兄弟嘴上说得好听,心里却不想咱们进宗,怕咱们抢了张兄弟的风头,对吧!”

    他心下暗忖,出来行走江湖的,没一个简单的。碧水宗一个四等武师就有这般心思,那他们宗门那些长老该到了何种地步?

    看来对付碧水宗一事,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陈兄弟,你误会啦!”张文亮见他动怒,放心下来。“我到这里,只算是走出了第一步。后面会发生什么事,我也不知道。弄不好,我这条小命估计都要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他倒是真没有说大话,有意为难武长风。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,后面究竟会发生什么事。如果按着宗门的猜测,他这次确实会很顺利。但如果事情有变,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我看你没将咱们当朋友吧!”武长风腾的站起身来,朝张文亮一礼。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就告辞了!”

    他并非真的恼怒,只是装装样子罢了。张文亮说得如此危险,无非是为了吓唬自己。如果自己露出胆怯之意,他恐怕会对自己失望。与其让他牵着鼻子走,不如赌上一把。

    反正他的目的是不让碧水宗的阴谋得逞,抢了张文亮的信就能办到。至于打探西丘之地的事,现在也没那么重要。如果让他生疑,逃进西丘之地,那才是真正误了自己大事。

    “诶,陈兄弟,我没有骗你的意思。”张文亮见状,忙拉住武长风说道。“不知道罗刹宗,陈兄弟可听说过?”

    他见二人并没有死皮赖脸留下来,应该不是来为难自己的。更何况一路行来,他们二人也极少问自己去向。对二人彻底放心之下,这才露出口风来。

    毕竟罗刹宗吃人头的事,让江湖人士闻之色变。只要提一句罗刹宗,他们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凶险所在。

    “啊?原来张兄弟是要去罗刹宗啊!”武长风瞪大了眼,装作一副不敢相信模样。“张兄弟如此魄力,陈某自愧不如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装作吃惊模样,心里却没有丝毫诧异。果然如自己所料一般,碧水宗是想请罗刹宗帮忙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自己更不能让他进西丘之地了。

    “惭愧惭愧,我也没陈兄弟说的这般好。”张文亮替武长风斟了一杯酒,又给自己满上。“只是王府欺人太甚,我不得不冒如此险。”

    提起王府,他就想到了自己弟弟张成亮。狠狠咬了咬呀,又将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对不住,又让张兄弟想起往事了!”武长风心领神会点了点头,不再多问。“我自罚一杯,算是给张兄弟赔罪。”

    他也将眼前酒杯一饮而尽,不再提罗刹宗的事。但心里却在暗忖,如何对付张成亮。

    两人心下均是了然,明白了对方心意。只不过张文亮知道的,是陈树人的想法,而不是武长风的。而武长风却真真切切,知道了碧水宗的用意。

    之后两人又谈些其他趣事,彼此间的感情又增进了不少。武长风则一直劝酒,说些恭维的话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张文亮伏在桌上,喃喃自语睡去。

    虽然此时正值晚饭时间,二楼之上却没有人。不然听见二人谈论道罗刹宗之时,他们恐怕要被吓得逃走。

    这里本就偏远,又离罗刹宗几近。不是为了活命,恐怕没人愿意待在这里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已然醉倒,吩咐小二要了两间客房。

    将张文亮抬进房间以后,顺势从他怀中取出了信件。见其上大书‘许宗主亲启’五个大字。落款是一行小字,署名周锐。知道这就是碧水宗宗主周锐,写给罗刹宗宗主的信。

    既然罗刹宗宗主姓许,自己也算是打探到了罗刹宗的一点消息。至于还要不要进罗刹宗,武长风还在犹豫之中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碧水宗还真是胆大包天,敢做出这样的事来!”黄诚泰一摸脖子,示意将他杀了了事。“他怎么办?将他……”

    一路之上,张文亮没少说王府的坏话。黄诚泰早就看他不顺眼,欲除之而后快。只是一直被武长风拦着,他这才忍着没有下手。

    既然此时自己目的已经达到,留着他也是个祸害。不如早点将他除了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“不急,咱们看看再说!”武长风摇了摇头,将手中信件晃了晃。“说不定,他还有用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碧水宗与罗刹宗的关系究竟如何了?如果两派并没有联手,只是在试探对方。那自己倒不是不能借助张文亮的身份,破坏他们的意图。

    说罢,武长风小心拆开信件,打开来看。

    扫一眼之后,武长风眉头皱了起来。思量片刻,嘴角忽然露出笑容来。

    信上虽然只字未提联手的事,但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意思,武长风揣测一番,已经明白用意。

    看来,真如自己预料一般,罗刹宗没这么容易相信碧水宗。碧水宗这次派张文亮过来,就是探罗刹宗口风的。说不得,自己还真能破坏了他们的结盟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罗刹宗生性残暴,喜吃人肉,他又有点不放心。如果是自己一人倒无所谓,他能想办法脱身。但让二公子陪着自己涉险,他就没有什么把握了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,他们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。”黄诚泰也将信件看了一遍,怒不可遏说道。“回去我就亲求父王,让他派人将罗刹宗灭了。敢与碧水宗合谋对王府不利,我看他们是活腻了。”

    看见信上内容,他恨不得马上回去,将此事告知父王。如果是罗刹宗意图对王府不利,那父王就不得不调回骁骑军了。

    边关虽然吃紧,不能轻易将骁骑军调回。但罗刹宗也是边境,同样不能掉以轻心。有了此事,正好借用骁骑军,一举将碧水宗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