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气场?怎么解释?”武长风一头雾水,好奇望着张文亮。(书屋 shu05.com)“来来来,我敬张兄弟一杯。张兄弟好好跟咱们说说,这气场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他自从修炼武功以来,还没有见过气场这个东西。如果非要说有的话,恐怕就是陈阳华当日出手那一次。只不过当初他受了伤,又离陈阳华甚远。对于气场这个东西,他还不是很了解。

    “气场可不是东西,陈兄弟误会啦!”张文亮将酒一饮而尽,神情更是得意。“但凡武师修为达到二等,就有一种无形的气势。这种气势,咱们就称之为气场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才觉得,自己身在大宗门,也没什么不好的嘛。最少眼界与见识,比他们这些山野之人要强得多。

    他们连气场都不知道,当真是可悲可叹。

    “气势?你是说能牵引附近细小之物的能力?”武长风有些明白了,点了点头说道。“那一等武师的气场,又是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当初方裴等人与碧水宗交手之时,他就看见过这种气势。当时他只是觉得,武功练到一定境界,自然会有如此本事。就如出拳会生风,是很自然的事。

    但此时听张文亮解释一番,倒觉得自己小瞧了气势这个东西。二等武师尚且能带叶飞沙,那一等武师会到何种地步?

    “这只是其中一种,并不是全部。”张文亮点了点头,解释道。“一等武师的气场,就如同一个外放的丹田。浑厚内力将武师包裹其中。但凡有人靠近,这霸道无比的内力,能轻而易举将对方撕碎。”

    他师父虽然是三等武师殷文军,却跟他说过气场的事。只是他一直无缘亲眼见识一番,这一次机会难得,他才会甘愿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“如此厉害?张兄不会是在骗我吧!”武长风倒吸一口凉气,显得极为吃惊。“如果真如张兄说的这般厉害,我怎么没有见识过?”

    他与陈阳华相处良久,也没有感觉到异样。如果正如张文亮所说一般,自己岂不是早就死在陈阳华手下了?

    “陈兄弟,你叫我说你什么好。”张文亮摇头失笑,如看无知小儿一般看着武长风。“他们能外放内力,自然也能收敛。若非不然,岂不是什么人都不能接近了?”

    如此简单的道理,陈树人居然不知道。他倒觉得,与他们二人为伍,有些降低了自己身份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说呢!”武长风混不以为意,‘哦’了一声说道。“那你们那些掌门死后,他们的气场还在?”

    人死如灯灭,除了一具皮囊以外,应该什么都不存在才是。既然如此,那他们那些一等武师,死后又如何会有气场存在了?

    “你这句话算是问对了,倒不是一无所知的蠢蛋。”张文亮笑了起来,调侃了武长风两句。“一等武师死后,气场确实存在。也正因为他们死了,所以无法自如控制气场。这有形物质的气场,便一直外放开来。至于他们人已死,为何还会有内力流转,这件事我也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旁敲侧击,很快能理清气场的关系。如此悟性,倒能进碧水宗。不等他再发问,便全盘托出。有了这般诱惑在,他有信心将二人收入碧水宗门下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那些遗骸确实值得一看了。”武长风若有所悟,微笑点头说道。“如果能窥得他们内力来源,想必会收获不少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,只有自己修炼之时,才会有内力流转。如果停止运功,内力则会散去。如果一个人死了,自然不会运转内力。不运转内力,又哪里来的气场?

    但听张文亮口气,那些气场似乎真的存在。如果真能理解,为何会有如此神奇的事情发生,对自己领悟,一定会有很大收获。

    等灭掉碧水宗以后,自己一定要去他们宗墓瞧瞧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不然我也不会答应来如此凶险之地了。”张文亮见他已经理解,点头说道。“想到此事,我就想尽快将事情办妥。进入宗墓之后,我武师等级说不定能再上一个等级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是武师四等,只靠苦修来提升修为,速度很慢。不能很快达到二人武师水平,又如何为自己的弟弟报仇了?这也是他为什么甘冒大险,要进宗墓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“张兄这般说,倒让我有些心痒了。”武长风脸有尴尬之色,涨红了脸说道。“不知道有什么功劳,能换来进宗墓的机会?”

    他不用猜也能想得出来,张文亮告诉自己这些的目的。现在碧水宗被其他宗门抓去不少人,日后又要与王府开战。能多招些人手,他们实力便会强大一份。他意图如此明显,自己刚好顺水推舟,询问他缘由。

    “宗墓可是一个宗门的命脉,不是本宗弟子是不能进的?”张文亮微笑看着武长风,脸上带着期许之色。“怎么,难道陈兄想进咱们宗门?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神色,觉得自己目的已经达到。见他心痒难挠的模样,就知道他一定是动了心思。自己只需在推波助澜一番,不愁他不进宗门。

    不管你是闲云野鹤,还是游方浪子。在利益面前,还怕你们不低头?

    “依张兄之见,我可有这个资格?”武长风露出紧张之色,抬头望着张文亮。“如果能像张兄一般进入宗墓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他见张文亮已经上当,直接提及他进宗墓的事来。依他对人心的把握,张文亮会故意刁难自己一番,好看清自己是不是真想进宗门。

    “进宗门没什么问题,我回去提两句就是。”张文亮变得冷淡下来,又替自己斟了一杯酒。“不过想进宗墓,可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他可不是傻子,不会轻易放人进宗门。虽然两人与自己弟弟是故交,又与自己一见如故。但宗门利益当先,他可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“张兄就痛快点,免得我提醒吊胆的。”武长风索性不与他绕弯,直截了当开口。“就说张兄弟这一次是去办什么事,我看我自己能不能办成。如果可以,我加入你们宗门也不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下定决心要进碧水宗,为的就是引出张文亮的话。没有足够的把握,自己进宗们也是自讨苦吃。如此处事之风,才适合他们现在的身份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也没必要进碧水宗。只要将碧水宗灭了,自己自然能见到宗墓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