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人结伴同行,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武长风极会看人脸色,总是绕着张文亮喜欢的话题来谈。他们有时说些路上湖光山色,赞叹造物主的神奇。有时又聊些奇闻趣事,惹得一阵大笑。又或是谈论一些拳脚功法,两人相互有所得。

    一路说说笑笑,两人之间的关系不知不觉拉近。

    有了二人相伴,张文亮也轻松了不少。他本准备昼伏夜出,避开旁人眼线。现在因为有武长风二人在,他倒没了这般忌讳。

    而师父给的时间的是五日到达,时间上也是来得及。所以他神色平静,看不出什么异样来。

    四日之后,三人已经到了西丘附近一处镇子。从镇子最高处,可以看见西丘跌宕起伏的地貌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西丘仿佛是一块一块宽大的山石,堆叠形成的。略高的山峰,将低洼之地围成山谷模样。站在高处,可以看清丘地之上的一切。难怪无人敢进西丘之地,与罗刹宗为敌。

    这里,算得上大周边境最后一座小镇了。再往前走,就是西丘罗刹宗的地界。

    三人寻了一处酒楼,古朴质雅。临窗而坐,观赏西丘美景。三人决定,等明天天明,再踏足西丘。

    “张兄,我一直不明白一件事。”酒过三巡,武长风开口问道。“你说咱们整日劳碌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见张文亮有些微醉之意,准备探探他口风。经过这两日的交往,三人彼此都已经相信了对方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里已经到了边境。即使天水宗他们发现张文亮,也拿他没有办法了。如此情形之下,是一个人最容易放松的时候。武长风抓住这一丝机会,想要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“还能为了什么,活着呗!”张文亮端起面前酒杯,一饮而尽。“如果天下太平,谁愿意遭这份罪?我可不像二位,能活得这般自在。”

    两人也时常谈些朝中之事,彼此增长眼界。听武长风口气,似乎对自己现在的日子颇为不满。他不禁有些感同身受,觉得自己这样活着,也确实挺累的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身在大宗门,颇受宗老器重。而自己又是四等武师,在碧水宗颇有几分地位。但毕竟还是宗门弟子,大部分时间只能待在宗内修炼。只有宗门下任务之时,自己才有机会出来见见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自己整日辛苦修炼,又图的是什么?

    “此言差矣,此言差矣啊!”武长风摇头晃脑,连连摆手道。“咱们这叫今朝有酒今朝醉,可比不得张兄。张兄是大宗门的弟子,日后定然会有一番作为。”

    他装着一副微醉的样子,只不过是为了让张文亮彻底放心下来。而此时三人都已经比较熟络,再谈起碧水宗,张文亮也不会觉得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陈兄所言才是真正的差矣,你这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!”张文亮摇了摇头,努力不让自己倒下去。“咱们大宗门弟子看着光鲜,可谁知道咱们过的日子有多苦?即使日后有了出息,还不是要待在宗门之内。哪像陈兄与黄兄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!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提起此事,他瞬间觉得自己以前的日子都白活了。自己练成了绝世武功,之后能怎样?即使闯出一番名堂来,又能怎样?到最后,自己还不是化为黄土,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与其受苦受累的活着,不如像他们这般无拘无束的过日子。只有这样的生活,才不枉来人世走了一遭嘛。至于什么名利权势,自己半分也带不走。整日抱着这些虚幻的梦想,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也是,各有千秋吧!”武长风见他动容,附和道。“不过我还是羡慕张兄的活法,比咱们可轻松自在多了。想必这一次张兄奉命出行,回去之后,一定有不少好处吧。”

    王府差人外出,都会有丰厚的奖赏。他不信碧水宗一个大宗门,会不给外出办事之人奖赏。如果是这样,谁又愿意出来做事了?

    “你这话不假,这次可是宗主亲自允诺的。”张文亮朝四周打量一圈,压低了声音说道。“如果这件事谈成了,宗主答应让我进宗墓呆几天。”

    这几天他与武长风交谈,觉得甚为投机。大有几分一见如故,惺惺相惜之感。武长风虽然什么都不问,他却有意要将这些告诉武长风。

    在武长风二人面前炫耀一番,也能让他们对自己更加佩服。

    “宗墓?那是什么地方?”武长风与黄诚泰对视一眼,一脸惊讶问道。“难道你们碧水宗立了功劳,还要被罚去守墓不成?”

    他确实不知道宗墓这种东西是何物,但听其名应该是宗门的墓地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张文亮怎么还能高兴得起来?

    自己立了功劳,却要去守墓。如果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,自己可不会去做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陈兄弟你误会啦!”张文亮一脸得意,连连摆手道。“宗墓可是存放历代长老以及掌门遗体的地方,一般人可不能入葬宗墓的。只有一等一的武师,才能入宗墓。他们运功的法门,大有值得研究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他见两人不知宗墓,如何不得意了?而从这一点,他更加确信两人身份。如果是大宗门出生,他们如何不知宗墓这种地方了?

    “依陈兄的意思,这是很大的奖赏了?”武长风若有所悟点了点头,一脸向往之色。“不过他们人都死了,又有什么好研究的。难道你们宗主能让你们翻动他们尸身,察看他们遗体不成?”

    他已经大致明白了,宗墓究竟是什么地方。他们进去看的,恐怕是那些死去高手的运气之法。

    就如当初陈阳华探自己脉息,能发觉自己修炼天尊诀是一个道理。一人修炼一门功法,练到高深之处,与这几门功法相对应的筋脉,则会比一般筋脉要粗壮几分。看到自己与一等一的高手之间的差距,才能更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如果有可能,他也希望能到这样的地方去观看一番。凭自己现在的眼力,不用翻动尸体就能看清那些筋脉。只是过了这么久,那些尸身还能保存完好不成?

    至于碧水宗用的什么方法,他却不得而知。或许,这也是大宗门与小宗门之间的差异。

    “历代掌门长老遗骸,岂是咱们能轻易碰的?”张文亮摇了摇头,脸上得意之色更甚。“陈兄弟你这就有所不知了,一等一的高手,可是有气场的。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眼中带着狐疑之色,想必是不相信自己所言。不将此事说清楚,他们还以为自己在编故事呢?

    宗墓虽然不为外人所知,却也不是什么秘密。将这些告诉他们,或许能让他们拜入碧水宗门下。现在碧水宗正是用人之际,他也想趁机拉拢二人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