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是谁,怎么认识我弟弟的?”张文亮也是一惊,站在原地打量起武长风来。“如果是来找过弟弟,那就要让二位遗憾了。我弟弟死在了凌王府手中,已经魂归西天了。”

    他见两人穿着平常,压根就没想到他们会是王府的人。而提起王府,他有咬牙切齿的恨意。

    见两人询问自己弟弟,想必与自己弟弟有旧。此时碧水宗与王府彻底撕破了脸,能拉一个人对付王府就算一个。

    “有这等事,王府真是欺人太甚了!”武长风咬牙切齿道,一脸愤恨之意。“张兄弟节哀,要不要咱们帮忙?”

    武长风不顾黄诚泰的白眼,装作与张成亮有旧的模样。

    能与他拉近关系,更容易让自己得手。攻其不备,乃是上计。

    而从张文亮语气之中,武长风已经听出来了。他因为张成亮的死,对王府耿耿于怀呢!看来自己想放他一马的事,是办不到了。

    斩草除根,才能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“有二位相助,那是再好不过的事!”张文亮放松下来,与二人见礼。“现在还不是时候,需要再过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想到他那个弟弟,他心绪一阵复杂滋味。两人自小相依为命,感情极为深厚。但该死的王府,居然杀了自己弟弟。此时见到与自己弟弟有旧的人,他自然没了戒心。

    “有事需要咱们兄弟办的,张兄弟尽管开口。成亮的兄长,就是咱们的兄长。”武长风慷慨陈词,足够以假乱真。“不知道张兄现在要去哪里,要不要咱们相送一程?”

    既然他不再怀疑自己,亲近他不是什么难事。但想要趁他毫无防备下手,还需要多相处一阵。

    碧水宗四面受敌的事,江湖上已经传得沸沸扬扬。不然碧水宗也不会深夜派他出来,去给其他门派送信了。

    有自己两人相护,他应该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“两位兄弟好意,我心领了。”张文亮摇了摇头,又重新打量二人一遍。“不知二位高姓大名,日后也好叨扰二位。”

    他方才一直防着二人,之后又陷入失弟之痛的悲伤之中。这才发觉自己失礼,还没请教二人名号。

    “破山寨陈树人,这位是我师弟黄愚人。”武长风仍旧不顾黄诚泰翻成死鱼的白眼,抱拳说道。“张兄之意,我二人也知晓。只是如今碧水宗的形势天下皆知,就怕……”

    武长风随意编了两个名字,不想暴露自己身份。但自己自称师兄,就有些欺负黄诚泰的意思了。这也是他心下暗笑,不理会黄诚泰白眼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这一招欲擒故纵之计,武长风却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。

    张文亮奉命前去送信,自然不想让人知道。自己看破却不点破,让他对自己更加放心。但说出碧水宗的形势,他自危之下,极易就范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陈兄,黄兄,失敬失敬。”张文亮抱拳还礼,神色变得凝重。“想不到这件事大伙都知道了,惭愧惭愧。二位兄弟,就没有别的事?”

    身为大宗门,被其他小宗门围追堵截。这在他看来,是一件极为丢脸的事。没想到好事不出门,坏事倒是传了千里。他不想在人前提起如此丢脸的事,所以岔开话题,问二人去向。

    他现在处境虽然很危险,很容易被天水宗他们抓住。有两人照应,多少会好一些。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二人,不想让二人跟着。

    “咱们闲云野鹤,没什么事做。”武长风识趣绕开话题,不在提及碧水宗的窘境。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就此别过。如果有什么事,张兄去桃花岭找我二人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从张文亮脸上看出了一丝别扭之意,知道是因为碧水宗被围的事。这件事提醒他一句已经足够,不需要再多说。说多了,反而会让他觉得自己是在嘲笑他,更不易接近他。

    至于桃花岭,以前是一块匪地。王府出面剿灭之后,现在是一块无主之地。有王府的势力在,他们这个身份很容易安插进去。至于张文亮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,还难两说。

    见张文亮沉默不语,武长风嘴角微微上扬起来。朝黄诚泰使了个眼色,两人抱拳一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既然两位无事,咱们一路游山玩水也是不错。”不等二人走远,张文亮忽然开口说道。“咱们只谈山水,不论其他。”

    他也是明白人,听得出武长风话里的意思。而见两人当真要走,猜测他们并不是冲自己而来。既然他们对自己没恶意,与他们一道也就无妨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兄弟俩也很久没有出去走动走动了,也想见识见识外面的情景!”武长风转过身来,点头说道。“只谈山水,不论其他。”

    他也担心张文亮问起自己二人身世,一个不小心很容易露出破绽。既然他主动提出来,自己正好顺水推舟答应他。

    反正自己知道他要去干什么,不怕他使出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不想与张文亮正面交手,而是没有把握。张文亮好歹也有四等武师的水平,不是自己二人能轻易对付的。一旦他有了惊觉,自己二人再想下手就难了。为了以策万全,武长风只能徐徐图之。

    武长风身为技师,对大周地形的了解是他的必修课。对于张文亮所行的方向,他大致猜出他要去的应该是罗刹宗。

    罗刹宗并非八大宗门之一,但实力却在八大宗门之上。因为传闻罗刹宗吃人肉,被他其他宗门忌惮。也因为这个原因,其他小宗门根本不敢接近罗刹宗。以至于西丘数万公里的山丘之地,皆是罗刹宗的地盘。

    王府不是没有派骁骑军前去剿灭过,只是罗刹宗太过狡猾。王府十万骁骑军进入西丘之地,他们则一哄而散,四下逃离开去。等骁骑军走后,他们则又聚拢过来。

    十万骁骑军在战场之上,声势极为浩荡。但进了山丘之地,便毫无用武之地。想在十万山丘找到他们的影子,又谈何容易。几次无功而返之后,王府便作罢。只要他们不出西丘之地,残杀无辜百姓,王府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    而有了罗刹宗的震慑,伊国也不敢进犯大周。这也是为什么大周皇帝虽然知道罗刹宗的存在,却没有下令剿灭他们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想不到碧水宗为了对付王府,居然与罗刹宗勾结在了一处。但碧水宗究竟给了他们什么好处,能让罗刹宗出手?对于这个问题,武长风倒有了兴趣。

    西丘之地离这里,少说也需要三日的路程。前提是以他们这等实力,赶路之下才能到。有这个时间,足够他将张文亮拿下了。

    或许自己可以借着张文亮这个身份,打听一番罗刹宗的消息也说不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