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就等你这句话了,没你我还真不敢去。”黄诚泰摩拳擦掌,显得极为兴奋。“咱们要不要带几个人过去,以防万一?”

    他虽然有这份自信,能逃过碧水宗的追杀。但他为人谨慎,不敢轻易冒险。带上几个人,总能应付突如其来的变故。

    “怎么,二公子这是怕了?”武长风一脸不屑,白了黄诚泰一眼。“如果怕的话,咱们还是不去为好。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打算与碧水宗正面交锋,只准备暗地里使些小手段。虽然带几个人无伤大雅,也能以策万全。但人去多了,目标就大了。一个不小心被碧水宗发觉,别说是他们,就是带去的人恐怕都要折在碧水宗手里。

    毕竟,自己整出这么大的动静,碧水宗不会一点都不知道。他们现在恨王府恨得牙痒痒,如果发现有王府的人,他们岂能轻易放过?

    “去去去,怎么不去了?”黄诚泰急了,忙说道。“不带就不带,你又何必拿这些话来威胁我?”

    他先前为了保险起见,想带几个人过去。但现在听武长风口气,好像显得自己很无能一般。他也是血气方刚的少年,可容不得别人轻视自己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人是自己的手下,他更不能示弱。

    “就威胁你了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武长风呵呵一笑,已经退后了两步。“这件事最好谁也别说,就咱们两个去。”

    他怕黄诚泰将这件事说给凌王听,那自己就彻底绝了出去的念头。整天窝在王府里面修炼,也是时候出去转一转了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敢公然挑衅王府二公子的权威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黄诚泰腾的站起身来,脸上却挂着笑容。“知道啦,就你啰嗦。看抓。”

    两人年纪本就相仿,又时常在一处。久而久之之下,两人感情当真如兄弟一般。武长风逐渐试探,已经摸清了黄诚泰的底线。只要不说辱没王府的话,黄诚泰是决计不会生气的。

    两人打打闹闹好一阵,这才停歇下来。武长风又吩咐了几句,两人都各自准备去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月明星稀之时,两人悄无声息出现在了碧水宗山脚下。选了一个高处,两人腾然跃上一颗参天古树。

    “长风,咱们来这里干什么?”黄诚泰有些紧张,正四处张望着。“这里可是碧水宗山脚下,被他们发现咱们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有自信,能逃出碧水宗的围追堵截。但与他们正面交锋,他却没有这个胆量。两人此时离碧水宗山脚下,不过里许之地。如此近的距离,极容易被守山的弟子发现。

    这里离他们宗门如此近,被他们发现自己就只能乖乖束手就擒了。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容易,他们又不是神仙。”武长风头也不回,继续盯着碧水宗打量着。“不到这里来,又怎么能等到他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还记得,玉山派被围之时的情形。当时碧水宗为了联络其他宗门,没有出现在玉山派脚下。现在他们被天水宗围攻,一定会请其他宗门帮忙。这也是武长风为什么会前来,耍些小动作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只是他心里在暗暗祈祷,希望自己来得还不算晚。

    “等他们的人干什么,难道咱们要在他们山脚下动手?”黄诚泰一脸好奇望着武长风,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。“再说了,这大半夜的,又哪里有人出来?”

    此时月明星稀,是人最困顿的时候。碧水宗即使有什么重要的事,也不会现在派人去做吧。

    “有人来了,咱们跟上去看看。”武长风示意他不要说话,一双眼却直直盯着前方。“他手里有封信,咱们想办法弄过来。”

    如果黄诚泰现在看武长风的眼睛,恐怕他会惊叫出声来。武长风的眼睛,已经不是一个瞳孔,而是两个。仔细看不难发现,他的眼睛似乎有了一丝鹰眼的影子。这也是他将眼力放开,才会有的特殊情况。对于这些细微的变化,武长风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他很清楚,自己的眼力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随着他花雨心法的不断加深,脑海虚空逐渐扩大之下,他的视力仍旧停在五里之内。但眼前所见景象,已经不仅仅是目光所能看到的景象。

    就拿他现在看到的一棵树来说。他不仅能看到眼前树的样子,还能看清树干枝叶交错的情形。也就是说,树干里面如果躲着一只鸟。旁人只能从叫声中听出,鸟所在的位置。但武长风扫一眼,就能看见这只鸟。也就是说,鸟不叫,武长风也能发现它。

    但凡有空隙,又在武长风目光所及之处的任何东西,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只是他眼力极限,也仅仅局限于此。如果要他看清树后,或是石头之中有什么东西,他是看不出来的。他隐隐觉得,如果自己脑海虚空足够强大以后,说不定还真能做到这般。

    至于他发现那人身上带着信,则是从山腰一间院子看到的。并不是他能看透这人身上情况,知道他怀中有封信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无暇理会这些,因为那人已经下了山。

    等他行出一阵,武长风这才示意。与一脸惊讶的黄诚泰跳下古树,向着那人所行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有过人的眼力在,武长风不怕将人跟丢了。只是跟在这人里许之外,不让他发现自己行踪。

    而从他奔行速度,以及细微举动来看,这人武功,似乎在四等左右。这也是为什么武长风说要跟着他,要将他手中的信夺过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如果来人是一个二等武师,他们就什么想法也别想有了。

    三人一前两后,行出近三十里地。过得这许多时候,夜幕逐渐变淡,天际隐隐有了曙光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时候差不多了,朝黄诚泰使个眼色。两人陡然加快速度,追上了那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赶路之人一惊,速度已经慢了下来。“碧水宗张文亮借道一用,还望阁下给个薄面。”

    他见两人粗衣麻布,而且武功不差。以为是附近占山为寨,打家劫舍的强盗。说出碧水宗的名号,能让这些人知趣离开。

    “碧水宗张成亮,是你何人?”武长风也是一惊,没想到又遇上老冤家了。“碧水宗的面子,咱们还没瞧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听来人自报姓名,觉得这人应该与张成亮有些关系。当初张成亮差点要了自己小命,看来真是冤家路窄啊。

    张成亮与自己为难,那是他自找的。如果张文亮识趣,将信交出来,自己或许还能放他一条活路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