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水宗,会客厅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不知如何称呼,赵某看着有些眼熟啊!”赵山河与王超群进了厅内,朝武长风一礼。“不知公子前来所为何事,咱们好像没做什么越矩的事吧!”

    他隐隐觉得,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人。但细细回想,却又记不起来。他心里清楚对方来是当说客的,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客气话罢了。

    “武长风,凌王府技师。”武长风回礼,神色恭敬。“敝宗有没有做越矩的事,想必赵宗主比我要清楚吧。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武长风,以凌王府技师的身份前来。

    赵山河对自己没印象,自己可对他印象深刻。不过他不想和他叙旧,只想让他尽快做出选择。

    “武兄弟说的可是玉山派的事?王府不是已经问过了?”赵山河恍然大悟,记起了当初了事。“哦,咱们在玉山派照过面了。失敬失敬。”

    他顾左右而言他,就是不和武长风说碧水宗的事。毕竟他们昨晚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杀了人,他对武长风可没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“既然赵掌门不想说,我也不勉强了。”武长风叹了口气,摇头说道。“我来只是告诉赵掌门一声,免得赵掌门受到牵连。碧水宗得罪了我家二公子,不铲除碧水宗王府不会罢休。其他宗门,也是一样!”

    他简单明了,直接说出了自己想法。他并不担心天水宗会将这件事传出去,反而期待他说出去。毕竟他们是小宗门,王府能轻而易举将他们灭了。赵山河也是聪明人,不会不明白自己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碧水宗得罪了二公子?什么时候的事?”他一脸惊讶之色,不自禁朝王超群看了一眼。“武兄弟不会以为,咱们也参与此事了吧?”

    他脸上已经露出惊讶之意,心里实际上已经被震惊到了。武长风这句话已经说得很明白,要与碧水宗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碧水宗是大宗门,底蕴深厚那是不用说的。但与王府十万骁骑军相比,他们又如何是王府的对手?自己如果想帮碧水宗,无异于往火坑中跳。

    “没有最好,我也不会怀疑赵掌门所言。”武长风淡然一笑,嘴角已经上扬开来。“不过碧水宗好歹也是大宗门,其中宝贝想必不会少。王府虽然比不上皇宫后院,但有些东西却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他从赵山河的神色中,已经看出了他心底的畏惧。只要有了这一丝畏惧在,不怕他再冒险行事。

    而提及碧水宗,他自然要多嘴说一句碧水宗的宝贝。碧水宗很多东西对王府没什么用处,但对天水宗则不然。自己简单提两句,他很容易明白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王府可是出了名的公正严明。”赵山河赔笑说道,额头已经渗出冷汗。“武公子若是不嫌弃,赵某备些酒菜,与武公子喝上两杯,就当是失礼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他听武长风如此说,已经确信了武长风所言。王府这是要将碧水宗连根拔起,点滴不留啊。

    在王府绝对的实力面前,他还是选择明哲保身为是。不管他们两派会斗成什么样子,自己是不会再去帮碧水宗了。

    至于王府嘛,自己有机会还是要巴结一番的。不然落到碧水宗这般地步,他就百死莫恕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还有事在身。”武长风摆了摆手,站起身来。“付出才会有收获,相信赵掌门明白这个道理。至于碧水宗那些东西,就看谁付出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只是威胁天水宗一番,他倒没有必要过来亲自过来一趟。他想要的,是十六宗联合起来对付碧水宗。

    没有足够的利益驱使,他们不会冒险。

    说罢武长风负手向外,径直出了天水宗。

    “超群,你现在怎么看?”赵山河笑脸沉了下来,脸色阴晴不定。“看来咱们还是被碧水宗算计了,他可没告诉咱们这些。”

    碧水宗只是告诉他们,要联合起来对付王府。逼迫王府退让之下,很多以前不能做的事也可以放手去做了。

    但没有想到,碧水宗居然是因为私仇,才与王府结下的梁子。他们是逼不得已,不得不如此而为。而自己对此事一无所知,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“威逼利诱,果然好手段。”王超群望着武长风离开的背影,良久才开口说道。“年纪如此之轻,居然有如此心智。”

    或许赵山河还没看出武长风的用意,但他却是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武长风过来的目的很简单,确实是让自己选择站队。但他没有想到,武长风句句戳心,让人不得不从。

    虽然他没有许诺自己任何好处,也没有说要将自己如何。但从他口气不难听出,自己这一次是非要与王府站在一处了。

    明哲保身,与王府为敌这两种选择,都只会让他们被其他人蚕食。

    “什么威逼利诱,你想到了什么?”赵山河一脸茫然望着王超群,片刻之后这才明白过来。“这小子,也太不将咱们放在眼里了。”

    他忽然明白过来,武长风这是逼着自己出手啊。

    依他的意思,自己站在碧水宗这一边已经不可能。他已经表明态度,要将碧水宗灭掉。自己站在碧水宗一边,无异于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毕竟,王府可不是宗门联手就能灭掉的。王府背后的军队,可不会坐视不理。不然整个大周王朝,恐怕就是他们武林人士的天下了。但王府想灭掉任何一宗,只要有足够的理由就能办到。两相比较之下,他自然不会再与碧水宗联手了。

    而自己如果只是保持中立,那灭掉碧水宗之后的好处,自己就不用眼馋了。无论这些好处是什么,对于他们小宗门来说,都是不可抵挡的诱惑。自己不出手,有的是人出手。到时候自己与其他小宗门相比,恐怕又要差了一节。

    如此下去,天水宗只会越来越弱。到最后,只有被其他宗门吞并的份。

    “不将咱们放在眼里又如何,谁叫他们是凌王府呢?”王超群微微一笑,推着赵山河朝天水一线殿而去。“掌门还是想想,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其他人吧!”

    他没有见武长风以前,最少还有选择的余地。现在看来,自己是别无选择了。不过如此一来也好,最起码不会一头雾水。到最后被灭了之后,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。

    掌门既然能看出对方用意,想必也猜到了这一点。告不告诉其他人,他比自己更清楚该如何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