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离天岳书院有三日路程,往返则需要六日之久。他并没有着急,只是耐心等候消息。二公子亲自下令,他很放心。

    一天时间,武长风仍旧沉浸在修炼之中。他将自己所学武功全部清理了一遍,好知道自己现在真正的实力。他已经有进等级楼的打算,想看看现在自己究竟几等了。

    破山拳是从天岳书院所学的基础拳法,有强身健体的功效。不远万里是轻身功夫,只有保命的作用。能拿得出手的,只有钟震峰教给自己的粉骨掌,与陈阳华教自己的花雨心法了。

    粉骨掌虽然精妙,但他却不想深究。毕竟粉骨掌太过霸道,与天尊诀心法不和。

    花雨心法却不同,值得自己一直练下去。此心法不仅能帮助自己提升脑海虚空,出手更是无声无息。他不想暴露自己武功,让太多人知道自己武技同修。有了这门针法,自己则可以暗中出手,不至于让人发觉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功法,他现在暂时不考虑。先将花雨心法练好,问清了天尊诀的要领之后,自己再找几门适合自己的功法。

    于是武长风将自己关在屋内,一直不断重复着相同的动作。

    直到斜阳正浓之时,武长风这才出了房间。一路向北,朝二公子小院而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还在看这本书啊?”进了凉亭,武长风开口问道。“碧水宗那边可有消息传过来,天水宗可有新的动作。”

    他见黄诚泰拿着《堂前礼后》再看,脸上有些忍俊不禁。心里也暗自奇怪,二公子为何现在还没有看完?

    武师六等,就能铸就脑海虚空。拥有脑海虚空以后,精神力比普通人要强出数倍。按理说,二公子看两遍就应该能记住。

    难道过目不忘的本事,与脑海虚空没有关系?武长风暗自想着这些事,却还是想尽快知道碧水宗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这本书挺有趣的,我无事可做,就翻来看看。”黄诚泰放下书卷,缓缓摇头道。“今天没有消息传来,碧水宗好像也没有动静。”

    他早就将一切安排妥当,各宗门都安插了眼线。只要他们一有动作,自己马上能知晓。但今天一天,也没有一个人回来汇报。

    “公子,咱们还是小瞧碧水宗了。”武长风眉头皱了起来,又陷入了沉思中。“既然他们不想动手,咱们帮他们一把。”

    他隐隐觉得,碧水宗似乎又说服了天水宗他们。不然以碧水宗不肯吃亏的作风,肯定会向他们要人。八十人对于任何一个宗门来说,都是不能忽视的大事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奇怪,按理说不应该如此才对。”黄诚泰也是皱起了眉头,一脸询问之色望着武长风。“咱们不宜轻易动手,又怎么让他们斗起来?”

    他虽然奉命对付碧水宗,要好好收拾碧水宗一番。但凌王的意思是不动用王府的力量,就不动用王府的力量。现在事情才刚刚开始,他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来。

    “上次咱们大张旗鼓,这次咱们就换个方法嘛!”武长风嘴角上扬,露出一丝坏笑来。“栽赃嫁祸的道理,公子不会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一脸好奇的模样,就知道他也心痒难挠了。自己只要提点几句,他自然能与自己想到一块去。

    他先前还觉得天水宗有些骨气,一定会与碧水宗不死不休。现在看来,还是自己将他们想的太简单了。他们没有动静,只能说明自己的计划已经败露。

    或许是他们发现了王府的计划,又或者是碧水宗也有智谋奇高之人。但不管是哪一种,对自己都没有什么好处。现在他要的是让宗门互斗,从而坐收渔利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打不起来,自己煽风点火让他们打起来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你这些好本事,你就痛快点。”黄诚泰双眼放光,却有些不耐烦了。“你就说吧,咱们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他也不想宗门这样太平下去,想让他们打起来。只是别人不动,他不能拿着刀逼他们动手吧。此时见武长风有注意,当然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武长风又询问了几句,得知被抓住的碧水宗弟子并没有被送回。放下心来之际,则将自己想法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黄诚泰听了,连连点头。立即召集人手,与武长风一道前往天水宗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夜幕低垂之时,一行二十人来到了天水宗附近。其中包括武长风黄诚泰在内的十人守在天水宗外,余下十人则黑衣蒙面瞧瞧潜入天水宗去了。

    喝一盏茶的时间,十人又无声无息出了天水宗。他们都是二等武师,实力毋庸置疑。闯天水宗这样的小宗门不被发觉,很容易做到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事情办妥了吗?”见众人回来,黄诚泰开口问道。“在他们身上,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都办妥了,一个不留。”方裴面带疑色,沉着脸说道。“他们身上倒没什么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按理说,他们十个高手进去杀人,用不了这么长时间。之所以进去这么久,是因为他们在天水宗牢房之中没有发现五人。费了好一番功夫,才打听到五人的住处。

    “方叔,有什么事就直说,吞吞吐吐干什么?”黄诚泰有些着急,催促道。“不过什么,他们被奉为上宾也不足为奇吧!”

    他与武长风交谈一阵,已经大致猜到了碧水宗与各宗门之间的事。而见他们进去许久,想必是找人耽误了时间。

    如此更加坐实了武长风的猜测,碧水宗已经与他们化解了恩怨。不将这些弟子召回,自然别有用意。他身为王府二公子,很容易猜出其中道理。

    一来是为了掩王府耳目,好让自己看不清虚实。大意之下,还以为他们还在内斗。实则他们已经拧成一股绳,要对王府不利。二来五人留在这些小宗门,可以很好的互通消息。如此一举两得之事,他也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奉为上宾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方裴带着几分尴尬之色,气愤说道。“他们都有美女相伴,日子过得比咱们可舒坦多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深夜还要出来办事,他们却睡在温柔乡之中。提到此事,他心里就来气。

    “那些女子如何了,你们不会将他们也杀了吧?”黄诚泰也是一惊,没想到是这样一番场景。“王府的规矩,你们可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他见方裴一脸气愤之色,又是去执行杀人的行动。唯恐他意气用事之下,将那些女子杀了。不得滥杀无辜,这是王府的死规矩。不管是谁,也不能违了这个规矩。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咱们都是将他们抓到茅房动的手。”方裴肃然一礼,显得极为恭敬。“王府的规矩,咱们可不敢坏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忽然笑了起来。想到五个碧水宗的弟子,一起死在天水宗的茅房里。此事若是传出去,恐怕要让人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余下众人听了他所言,也均笑了起来。也亏得他们忍得住茅房滔天的臭气,在那里动手。

    笑了一阵,一行人继续赶路。如法炮制之下,到天明时分,八十个碧水宗的弟子,都悄无声息的死在了各个小宗门的,额,茅房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