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八十人?同时动手?”武长风眉头皱了起来,脸上有些狐疑。“那这些碧水宗的弟子,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他隐隐觉得,事情并没有朝着他所想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一两宗出手抓人,他倒不会有任何怀疑。毕竟他们在暗,碧水宗在明。保存实力,才能与碧水宗持续叫板。他们同时出手,就有些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有什么不妥之处吗?”黄诚泰见他脸上微变,也留上了心。“他们被抓进小宗门之后,就没有见他们出来过。想必是他们想以此为要挟,要碧水宗给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他听到这件事以后,就没有多想。毕竟如此大快人心之事,他心里早就乐开了花。只要碧水宗不向王府发难,任由他们这些宗门相斗就是了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武长风机智过人,往往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事。他听见如此消息,脸上没有半点喜色。一定是他想到了什么,才会有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想到了一些事。”武长风眉头舒展开来,微笑看着黄诚泰。“只抓了他们八十人,公子就乐成这般。如果将碧水宗灭掉,不知道公子会高兴成什么模样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将天水宗他们的意图分析了一遍,得到了两个结果。

    其一,天水宗他们并不想与碧水宗开战。只是脸面上过不去,想找碧水宗要个说法。拿住他们的人,自然能逼他们就范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如此,那自己灭掉碧水宗的计划,恐怕要泡汤了。

    其二,天水宗他们想直接给碧水宗一个下马威。让碧水宗知道,小宗门联合之后的实力也不容小觑。碧水宗不敢轻举妄动之下,他们逐渐蚕食碧水宗的实力。

    今天抓五人,明天抓十人。到最后,碧水宗恐怕就只有那些不出山的老怪物了。

    但这两种结果,都不能让武长风满意。他要的是碧水宗灭宗,其他任何情况他都不允许发生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能武断说出自己的想法,还要走一步看一步才行。所以他没有急着告诉黄诚泰,反而对他心里感受有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还没开始做事,就急着邀功啦!”黄诚泰舒了口气,放肆大笑起来。“如果真能将碧水宗灭了,文书房三层也能让你进。”

    他相信武长风的实力,能将碧水宗灭掉。想到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碧水宗再也不存在了,他心里如何能不高兴了?

    “公子误会啦,我不是来邀功的。”武长风脸有尴尬之色,连连摆手道。“去文书房三层就算了,我想回去见见老爹。”

    文书房二层的武功已经极为高深,更不用说第三层了。说不定里面有什么高深武学,可以帮助自己修炼。但他实在太想弄清天尊诀的奥妙,想尽快见到医仙。等这件事完了之后,自己一定要回去看看老爹的。

    “长风,我说你在想什么呢?”黄诚泰如看三岁小孩一般,盯着武长风瞧。“你想见你那位老爹,将他接到王府就是了。你现在是领队,可以带家眷入府的。”

    他先前听武长风提起过他这个老爹,对此事有点印象。但当时武长风脸色很不好看,他以为武长风不想见他这个老爹,才没有提及此事。

    此时听武长风说出想见他这个老爹的话,不禁暗笑起来。如此容易处理的事,何必要浪费一件大功的赏赐。

    庇护王府中有才能的属下,是王府应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规矩?”武长风一怔,一脸不知所措模样。“公子,你不会是因为我,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吧?”

    他虽然深知技师的规矩,就连细枝末节的小事也知道。但对于高等技师享有的福利,他却没有太过关注。此时听黄诚泰说出来,兀自还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“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,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啦!”黄诚泰白了他一样,一脸不屑模样。“其他领队以上的武师技师,都是这个待遇。当然,你也可以不要。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如此自恋之人,只有一个办法。对,就是不屑一顾,再加上彻彻底底的打击。只有这样,才能让他不这么恶心人。

    “要要要,怎么不要?”武长风急了,忙赔笑道。“只是老爹所住极为偏僻,没有去过的,恐怕难以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老爹那一片竹林是谁弄出来的,或许是老爹亲自所为。想进入林中,没有他们二人指路,外人只能在里面转圈。

    “就你们住的地方玄妙,别人都及不上。”黄诚泰瞪他一眼,没好气说道。“你现在住的王府,比你们那里差远了!”

    他武功不及武长风,智谋不及武长风。唯有在口舌之上,能占武长风一点便宜。此时机会难得,自然要好好损一损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没这个意思。”武长风有些无奈,但还是妥协道。“只是老爹选的地方,实在太奇怪了。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他如何看不出黄诚泰说的是反话,想为难自己一番了。但老爹所在的竹林,确实诡异。想到自己当初被困在其中的情形,他还有些余悸。

    他现在身为王府的人,自然不能让其他人也遭自己同样的罪。弄不好老爹将他们当成敌人,真的会将他们活活困死在竹林之中。

    “怕就自己回去,功劳可不是我的。”黄诚泰饶有兴致,继续发难。“我就奇怪了,你就觉得王府如此不堪?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还是犹犹豫豫,不肯让人去接他老爹。对他口中那片竹林,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而王府技师之中,有不少精通奇门遁甲之术的高人。带他们前去,不愁找不到他老爹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有劳二公子了。”武长风想了想,还是开口道。“老爹所在的地方叫翠竹谷,就在天岳书院山脚下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彻底看出来了,黄诚泰这是要自己求他啊。身为二公子的属下,有事求他也是理所应当之事。但两人关系非比一般,暗中都较着劲。他从来没有开口求过黄诚泰什么,这一次算是第一次了。

    但老爹关系实在太过重大,他不得不低头。老爹不仅关系到自己修炼的武功奥妙,还可能知道自己父母的情况。能早点见到他,解了自己心中疑问,那是再好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更何况,老爹与自己相处十年,对自己可谓有养育之恩。能将他接到王府,让他安享晚年。不仅尽了自己的一份心意,也能防止被人以老爹来要挟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