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下午,武长风在原来的小院修炼。花雨心法对他帮助极大,他正闭关专研这门功夫。经过这两天的苦修,他已经能同时射出三枚细针。三枚可以同时打向一处,也能分别击中不同目标。

    花雨心法有所进益的同时,脑海虚空也发生着变化。他一直不明白天尊诀到底有多少妙用,总想找机会问一问医仙。只是现在大敌当前,他无法抽身离开。只能依照陈阳华的建议,先锻炼自己的精神力。花雨心法,就是最好锻炼脑海虚空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武领队,二公子有请!”蓦然屋外传来敲门之声,唐万能开口说道。“晚饭要不要先准备着,等武领队回来用饭?”

    自从武长风告诉他们唐万能二人《堂前礼后》一书以后,他就找机会进去过文书院一次。看过之后,他对武长风不仅仅是佩服了。

    能将如此秘籍告诉旁人,武长风的魄力就远胜旁人。对自己的提携帮助,更让他对武长风感恩戴德。现在罗无双二人对武长风,已经显得极为尊敬了。

    “先准备着吧,我去去就来。”武长风答应一声,起身开门朝西院而去。“对了,让你打听的消息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他现在才真正体会到,当一个技师的好处。虽然高等级武师,也有人伺候左右。但那些只是一些日常的小事。如自己这驱使势他们做事的,武师之中好像还没有。现在除了修炼以外,他不需要再亲自出处理其他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知道这样做的条件,那就是实力。权利背后,与之相对应的往往是责任。没有足够强横的实力庇护他们,又有谁会听自己使唤了?

    所以他现在片刻不敢耽误,一直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。修炼武功,自然是增加实力的一种。而技师法门,也是他的必修之功。

    虽然两门同修,是从古至今还未有过的先例。时间不够用,是许多人想想就头疼的事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有了脑海虚空以后,精神力远超常人。修炼武功没有收获之时,则转而修炼技师法门。而修炼技师法门无法寸进之时,则转而修炼武功。两者相合之下,他倒觉得时间刚好没有被浪费掉。

    而两者相互交替,有时又能激发他的遐想。融会贯通之下,反而比单一修炼武师技能或是技师法门,要容易理解得多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武长风武功修为与技师法门都在突飞猛进的增长。他倒是乐在其中,两门一同修炼。只是有事之时,才会停歇下来。

    “王文平好像还在东院,只是听说那边有些不太平。”唐万能躬身说道,脸上带着几分憨厚。“武领队怎么留意上他了,难道还是因为上次的事?”

    他得武长风吩咐,去打听王文平的事。以为是罗无双请王文平帮忙,让武长风耿耿于怀。不解之际,便多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太平?什么原因?”武长风皱眉,思索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。“难道是因为刘玉玲,他不想离开东院?”

    他已经打听出来,王文平与刘玉玲被一同被分配到东院雪王妃小院。刘玉玲现在是领队,而且不如何得人心。有王文平帮忙,她多少会好过一些。

    毕竟刘玉玲是天岳书院第一美女,不少人都眼馋得紧。此时王文平有机会帮助她,自然不会半路退出。他们这点小心思,自己还是猜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看来前途与美女之间,还是后者更加诱人啊!

    “听说王府又来了一群人,似乎是夏国的人。”唐万能小心打量周围,低声说道。“他们好像与刘领队不对付,两边正暗中叫着劲呢!”

    唐万能为人圆滑,很容易让人接受。他在二公子手底下做事,而二公子又时常不在院内。他落得清闲之际,便四处与人攀谈。论对王府的了解,现在恐怕没人能比得上他。

    而夏国派人前来这等机密,恐怕也只有寥寥几人知道而已。而这其中,就包括了唐万能。

    “你去问问王文平,看他有什么需要帮助的。”武长风沉吟片刻,点头说道。“我先去二公子那边,你去忙吧!”

    他很快理清了头绪,知道了夏国这些人的来历。难道大小姐要嫁到夏国去,当夏国的皇妃?

    但这些都不是他现在考虑的事,他现在要处理的,是碧水宗这个麻烦。

    二公子现在叫自己过去,肯定是有了碧水宗的消息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西院二公子院内,院内景色已经大变。一排排浓郁树的叶子,已经彻底变成了金色。小院仿佛被金色包裹着,只留中央假山附近的一抹绿意。在萧瑟的秋风之下,这一抹绿意,似乎也已坚守不住。眼看着,有被金色取代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公子,可是碧水宗有什么消息?”武长风上前行礼,直接问道。“看二公子神色,恐怕是好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他进来之时,黄诚泰仍旧坐在院中凉亭之中。石桌石凳已经被锦帛包裹住,丝毫感觉不到凉意。黄诚泰脸上带笑喝着茶,神色颇为悠闲。从他神色就能看出,一定是得了什么好消息。若非不然,他应该是一脸思索之色才对。

    “长风,你来啦!”黄诚泰一指对面,示意他坐下说话。“如你所料,天水宗他们有动作了。”

    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之意,黄诚泰欣然相迎。

    他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,才知道碧水宗现在的情况。知道天水宗有了动作以后,便将武长风叫了过来。如此好消息,不与他分享一番,实在是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倒是沉不住气,这么快就动手了。”黄诚泰微微一笑,并不推辞。“二公子说说呗,他们是怎么干的?”

    虽然这件事在武长风意料之中,知道他们会动手。但他们如何动手,却干系到后面的事。如果他们能一举将碧水宗灭掉,那是再好不过。不过以他的见解,这些小宗门恐怕不会做得如此绝情。

    到时候,就需要自己推波助澜,助他们一臂之力了。

    “碧水宗门下弟子八十人,一起被抓。”说起此事,黄诚泰顿时来了兴致。“他们十六派同时出手,各抓了碧水宗五名弟子。”

    黄诚泰难一脸上激动神色,仿佛是自己将那些人抓起来一般。当初被张成亮围在孤皓峰下,他差点丧了性命。而前往玉山派之时,如果不是师父陈阳华赶到。自己落入碧水宗手里,可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在了。他对碧水宗也是深恶痛绝,恨不能亲手除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八十人对于任何一个宗门来说,都不是小数目。此时见碧水宗弟子被抓,他如何能不高兴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