傍晚时分,天色忽然变得阴沉下来。铺天盖地的乌云遮住了天际,有风雨欲来的呼啸之势。

    武长风与二公子黄诚泰,带着十位二等武师,悄无声息出了王府,径直朝天水宗而去。他的目的很简单,要激起小宗门的怒火。

    大雨,在他们抵达天水宗时,如约而至。十二人冲进碧水宗,轻而易举将天水宗掌门赵山河抓住。

    天水宗虽然也是江湖宗门,其中不乏高手。但在王府十位二等武师面前,却显得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十二人并没有因大雨而止步,继续朝其他小宗门进发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十二人带着一十六位小宗门的掌门回到了王府。

    下午时分,乌云已经散去。秋风袭袭,早已将地面吹干。仿佛昨晚的大雨,没有到来过一般。

    一十六位武师阴沉着脸,走出了王府。他们拉耷着脑袋,眼神却异常坚决。

    武长风此时正坐在王府对面的一间酒楼内,与黄诚泰喝着小酒。看见他们的眼神,武长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长风,他们真的会找碧水宗的麻烦?”黄诚泰有些不解,开口问道。“咱们抓过他们,难道他们就不怕再被咱们抓?”

    他虽然听了武长风的计划,还是觉得有些不妥。这些掌门虽然会记恨碧水宗,但却不一定会找碧水宗的麻烦。

    毕竟,大宗门与小宗门的实力差距,还是相当大的。

    “在抓他们之前,我也不能确定。”武长风轻咄一口酒,微笑道。“但现在看了他们的眼神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眼力极佳,能看清那些掌门脸上细微的变化。从他们的眼神中,武长风能看出深深的怨恨之意。这是一种被逼上绝路,要拼个鱼死网破的狠劲。有了这种眼神,不怕他们不出手。

    而一个小宗门对碧水宗或许还有些忌惮,但十六个小宗门加起来呢?他们不会主动联系对方,自己做个好人,帮他们一把就是了。

    黄诚泰点了点头,细细品味他这句话的意思。片刻之后,他似乎理解武长风为什么这么说了。朝武长风竖起大拇指,称赞一番。

    武长风失笑摇头,敬了黄诚泰一杯。两人说说笑笑,继续喝起酒来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满香楼,凌王城最好的酒楼。离凌王府颇近,却不是黄诚泰他们这一家。

    二楼之上,寂静无声。唯有两桌客人,低头不语吃饭。细细数来,正好十六人。如果早些时候经过凌王府,就能发现这十六人正是赵山河他们。

    “老赵,你拿个主意。”一人忽然开口问道,眼睛盯着赵山河不放。“咱们被凌王府拿去问话之事,总该有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开口说话之人,是玉阳派的掌门。姓姜名子时,年过半百。被王府抓去问话,他就觉得脸上无光。而听见了赵山河一句话,让他更加气愤。自己出人出力不说,最后还成了替罪羔羊。这件事如果没有一个交待,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说的,赶紧吃饭。”赵山河沉着脸,喝道。“吃完好回去,免得那些后辈又闯出什么祸来。”

    他也异常憋屈,想要发泄一番。但抓他们的是王府,自己实力不济只好认栽。

    但他说这句话,却并不是不想要一个交待。恰恰相反,他想看看有多少人赞同自己做法。

    这件事归根结底,还是碧水宗惹出来的。王府问他们的事,都是与包围玉山派一事有关。以为他们要联合起来对付玉山派,便请他们来问话。

    王府怕自己联合,自己倒不是不能联合。不过对付的不是玉山派,而是碧水宗罢了。

    “老赵,你越活越回去了。”另外一人将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拍,起身欲走。“如果只是吃饭,我林某就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这人是江南派掌门,林君杰。他本以为赵山河请他们来吃饭,是为了商讨如何找回颜面一事。没想到他居然只是吃饭,没有其他想法。他心中憋着一口气,实在难以下咽。

    “林兄,你这是干什么?”坐在林君杰旁边一人忙拉住他,笑着说道。“赵兄不是那种人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咱们先把饭吃完,再说其他的不迟嘛。”

    这位圆脸高个的老者,是青原派掌门,韩高宏。他比其他人年长几岁,经历也比他们更多一些。他能看得出来,赵山河叫众人前来,绝不是吃饭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被别人当猴耍了,你还能笑得出来?”林君杰没好气道,并不入座。“反正我是吃不下去,你们吃吧。”

    他抬手要走,却被韩高宏死死拉住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听了林君杰所言,均纷纷起身。嘴里低声咒骂着,也要离开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来这里,都是为了被抓一事。饭哪里都能吃,但气却不能随便出。此时郁气难舒,他们又哪里有心思吃饭了?

    “各位,你们真想讨回这笔账?”赵山河见状,抱拳沉声喝道。“如果只是嘴上说说,各位请便。”

    他能看出来,这些人是真想讨回这笔账。只是为了以防万一,不能让人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只是二三流的宗门,实力远不如碧水宗。如果这里有碧水宗的心腹,自己这些人就全完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你能咽下这口气?”林君杰横他一眼,没好气道。“我江南派的弟子,可不比你天水宗的弟子差。”

    他见赵山河一脸平静坐在那里,仿佛没事人一般。看到这里,他心里就有气。但他听出了赵山河话外之音,又重新退回了原处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不是傻子,自然明白赵山河这句话的意思。当下纷纷围拢过来,没有一个有离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事情的原委,想必各位都清楚。我就不啰嗦了。”见众人都退了回来,赵山河点头说道。“各位可想清楚了,咱们对付的可是大宗门。”

    他在玉山派山脚下之时,就已经对碧水宗不满了。此时机会难得,他是不会放过的。自己一个小宗门与碧水宗对这干,无异于自寻死路。能拉拢其他十五派,情况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就歃血为盟。”赵山河见众人纷纷点头,这才直奔主题。“此事如果让碧水宗知道,各位知道后果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冲动易怒,却并不是傻子。这些人现在信誓旦旦的要讨回脸面,但真动起手来却未必尽心尽力。如果没有盟约束缚,他可不敢轻易动手。

    见众人均默然点头,当即一行人滴血为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