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文平抿了抿嘴,却没有再说话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只是静静站在两人身后,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此时烈日当空,万里无云。一如王文平现在的心境,不含半点杂质。而久在黑暗之中的想法,此时也烟消云散。心中唯留一片光明,给自己指明了前进的道路。

    给予他这一片光明的,并非是天上高悬的烈日。而是一个人,一个被自己看不起却又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帮助自己的人。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武长风。

    他已经下定了决心,自此以后追随武长风到底。无论他在王府,还是在别处。自己只忠心于他一人,再不会向第二个人如此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还有什么事?”武长风看他不动,皱眉问道。“王府还有许多事要处理,你先去忙吧!”

    他已经得了凌王吩咐,可以正式对碧水宗发起进攻。只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他还有许多细节要和黄诚泰商量。所以王文平想与他单独谈谈,他一口就回绝了。

    此时见王文平神色有异,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他现在无心理会这些,只想狠狠教训碧水宗一番。是以想将王文平打发走,自己好尽快向碧水宗发难。

    “长风,我能不能帮上忙?”王文平将拳头紧了紧,涨红着脸说道。“此事因我而起,我想出一份力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技师,很难帮上什么忙。更何况现在王府要对付的是一个宗门,他这点武功当炮灰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但他毕竟是天岳书院出身,受过良好的训练。事情是他引起来的,不做点什么,他心里实在难安。

    他已经决定追随武长风,自然想多与武长风在一起。能得他认可,才是自己能跟在他身边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份心就好,不用你帮忙的。”武长风眉头皱得更深,想看清王文平的想法。“将王府的事情做好,才能减轻你的罪过。”

    王文平虽然身为七等技师,武功修为却只有八等。就他这点武功,别说帮忙了,能不给自己惹麻烦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与其让他跟着,不如让他留在王府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如果我调到西院二公子手底下,是不是可以参与此事?”王文平脸更红了,显得有些尴尬。“雪王妃那里人手充足,我在那里没什么大用。”

    王府招他们三十人,只是为了大小姐的婚事做准备。雪王妃那里有他没他,确实没什么差别。自己在王府不过是熟悉王府的规矩罢了,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要他去处理。

    而他方才听武长风侃侃而谈,知道他与二公子经历了不少事。想要跟在他身边,也要有站在他身边的资格才行。调到二公子手下,或许能帮助自己成长。

    “再说吧,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。”武长风有些无奈,但还是劝阻道。“他们想要对付王府,与你并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他从王文平神色,隐隐看出了点什么。王文平虽然是七等武师,对自己却没有什么帮助。但他如果真的要与自己站在一起,就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。

    废物,只会让自己同情,却不会得到自己重用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我这就去跟刘领队说。”王文平有些失望,却没有气馁之色。“公子,属下先退下了。”

    他从武长风不耐烦的眼神中,已经看出了他的意思。他这是嫌弃自己无能,才不让自己帮忙。自己只有努力赶上他,才能说追随他的话。

    他心下已经发了狠,要追随武长风到底。或许武长风现在看不起自己,觉得自己是个累赘。但不代表他以后也看不起自己,自己要证明给他看。自己好歹也是天岳书院出身,绝不能让他小瞧了自己。

    望着王文平头也不回的离开,武长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。他也不是那么不堪嘛,最起码好胜心还在。就是不知道他能做到哪一步,自己倒要拭目以待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二公子!”武长风摇了摇头,对黄诚泰说道。“对于我方才所说,公子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他埋头想着先前的事,心里越发的高兴。没想到这次因祸得福,能让王文平对自己心服口服。看他神色,他这是要给自己当小弟啊。俗话说得好,得人心者得天下。看来,自己在技师之路上越走越顺了。

    但他却忽视了一直用怪异的眼神盯着自己的黄诚泰,以至于走在黄诚泰前面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“长风,你没事吧?”黄诚泰对他仍旧存着愧疚执意,于此事也不如何在意。“我以后再也不会怀疑你了,你再相信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觉得武长风对自己冷言冷语,是因为自己怀疑过他。方才在大殿之上开口,也仅仅是因为他念及同窗之谊而已。

    此时见武长风仍旧独自想着心事,与自己交谈甚少。他更加确定,自己的猜测是对的。毕竟,《堂前礼后》他也看过。

    从武长风的种种举动来看,他确实还在生自己的气。

    “公子,那些事都过去了。”武长风哑然,这才发觉自己越矩了。“更何况,我没有责怪公子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站定,让黄诚泰走在前面。两人边走边说,向着西院而去。

    他被黄诚泰误解,心里确实不痛快。但设身处地的想想,又觉得黄诚泰此举合情合理。自己一个初入府中的人,被他怀疑也是理所当然之事。

    他先前心灰意冷,并不是因为黄诚泰怀疑他。而是因为他有些迷茫,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。此时想明白之后,心中的芥蒂自然消除了。对二公子的态度,还是和先前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王文平的事让他喜出望外,疏忽了这一点而已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?你不会是在骗我吧?”黄诚泰微微一笑,脸上却带着惊喜之意。“我怀疑你是碧水宗派来的奸细,你就一点不生气?”

    此事毕竟是他先怀疑的武长风,心中多少有些不安。虽然听武长风如此说,已经放心了一大半。但唯恐这是武长风是在说气话,要将事情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还是不相信我嘛!”武长风拉下脸来,带着几分戏谑的口吻说道。“连我说的话都不相信,又怎么相信我这个人了!”

    说完他浑身气力一收,宛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。只是一双眼,却直直看着黄诚泰。想看黄诚泰被自己戏弄一番之后,是什么反应!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我怎么不信了……”黄诚泰猛然醒悟过来,一脸怨怼望着武长风。“好啊,你居然敢戏弄我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与自己开起了玩笑,这才真正放下心来。而被他戏弄一番,他脸上多少有些无光。若不收拾他一番,他恐怕会更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两人一追一赶,向着西院而去。而此事之后,两人心中的隔阂也彻底消除。因为两人都很清楚,自己在对方心目占据了何等重要的位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