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有九成,也有七八成。(书屋 shu05.com)”武长风恭敬说道,神色颇为严肃。“不出意外,此事之后,江湖上再也没有碧水宗这一宗门。”

    他其实已经有十成的把握,能将碧水宗灭掉。只是为了保险起见,不敢将话说得太满。免得到时候出了什么差错,落得一个欺骗王爷的罪名。

    而对于碧水宗,他已经痛恨到了极点。先前对自己下手,自己还能原谅他们。但此时,这件事不仅牵扯到了王府,更牵连到了王文平身上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与自己问难,但不能对自己身边的人有动作。下定决心要保护身边的人,自然不能让碧水宗再继续存在下去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,不怕风大闪了舌头?”凌王脸上露出笑意,带着几分讥笑之意。“不过本王还是很好奇,你想用什么法子对付碧水宗?”

    他自认现在对付碧水宗,能有五成的把握已经不错。没想到武长风居然口出狂言,说有七八成的把握。

    心下狐疑之际,倒生出一分期待来。如果他所说确实可取,倒不妨一试。

    “玉山派一事之前,或许只有五成。但此事之后,七八层已经是保守估计。”武长风点了点头,缓缓说道。“既然王爷有兴趣,属下便一一说给王爷听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心下暗叹,难怪二公子两次请战都无功而返。凌王看着随和,却处处透着小心。自己如果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,恐怕他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当下他将玉山派所见所闻细细说与凌王听,包括与天水宗掌门的谈话。而后说了自己的想法与猜测,以及如何对付碧水宗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那这件事本王就交给你与泰儿处理。记住,不可冒险行事。”凌王沉吟片刻,终于下了决心。“不知道你需要什么,本王尽量协助你。”

    他对如何对付碧水宗这些细枝末节的事,本来是没有必要过问的。毕竟事事亲力亲为的话,他恐怕早就累死了。但此事干系实在太大,他不得不多嘴问上两句。说不定下次还会遇上这样的事,自己也能有个变通之法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,他对武长风毕竟不是很了解,虽然黄诚泰对他极为肯定,但他无法完全与相信武长风。未免出现纰漏之下,还是要问上一问的。

    而此时听了武长风的想法之后,他觉得自己还是将碧水宗瞧得小了。如果真如武长风所说,到时候来不来得及召回骁骑军,都是一个未知数了。

    与其被动受敌,不如先发制人。

    听了武长风的计策之后,他彻底放下心来。自己只是担心那些大宗门会对王府不利,却忽视了那些小宗门的存在。有机会扳倒像碧水宗这样的大宗门,他们未必不会动心。

    而这件事又不会牵扯到自己与其他宗门的关系,当真是一举两得的良策。没想到这小子果然如泰儿所说一般,是一个智谋奇高的家伙。自己与徐谋士都没想到的事,他居然能考虑得到。

    现在他再看武长风时,再也没有先前的猜忌。眼神之中,反而多了几分赞许之色。

    或许,自己已经老了。现在,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。泰儿有他帮衬,自己大可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属下一定就竭尽所能,辅佐二公子。”武长风与黄诚泰恭敬领命,脸上都带着兴奋之意。“咱们现在没必要与碧水宗正面交锋,暂时用不到。王爷现在只需下令派人去碧水宗,找他们要人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先前还有些担心,怕凌王不同意。毕竟此事牵扯甚广,关系到整个大周的安危。此时听凌王同意,他如何能不高兴了?

    与自己为敌的,必然要除之而后快。不将你们碧水宗灭了,你们就不知道王府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好,这件事我会处理,你们也下去准备吧!”凌王脸上也露出兴奋之意来,仿佛又回到了武长风他们这个热血的年纪。“王文平,你就不用去碧水宗了。这次如果不是武长风,你知道你的后果。以后好好替王府做事,别再做出如此愚蠢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朝王文平看了一眼,又朝武长风望了一眼。缓缓点了点头,挥手示意众人退下。

    他蓦然发现,武长风有一个极大的缺点。这个缺点,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。而自己则可以利用这一点,让他死心塌地为自己卖命。

    重情重义,是武长风最大的优点。同时,也是他最大的缺点。有了这一点,不怕他日后对自己与王府不利。

    王文平如蒙大赦连连道谢,与武长风一同出了凌王殿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有些话想跟武长风单独谈谈。”王文平带着几分歉然,对黄诚泰说道。“一会就好,不会耽误公子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才知道,自己一时之气,几乎要了自己的小命不说,还差点连累了王府。他先前听了凌王与徐谋士的决定之后,已经猜到了自己的结局。虽然明知是死,却没有反抗的意思。毕竟事情是自己惹出来的,天岳书院出身的他有必要负起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他没有责怪凌王的意思,心下反而有些释然。以死谢罪,恐怕没有什么,比这个方法更让他好受的。虽然如此,但他心底多少有些不甘心。毕竟自己年纪尚轻,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。

    而听见武长风为了自己,在凌王面前费尽唇舌之时。他心中滋味,更是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自己对他本来存有敌意,一心想着如何对付他。就在凌王召见自己之前,自己还在想着主意要如何对付武长风。没想到他见自己有难,反而挺身而出相助自己。这种感受让他极为难受,想要一吐为快。即使武长风不会原谅自己,自己也要表明态度。

    从今以后,自己这条命就是他的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感谢的话,就不必了。”武长风拍了拍他肩头,微笑看着他。“只要你尽心尽力为王府办事,就是最好的答谢。报答,可不是说说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他能看出王文平闪烁的眼神中,带着的感激之意。两人本就是一个书院出身,理应相互照应。如果是为了要他感激自己,自己未必会帮他。所以他才会说出这番话来,激励王文平。

    天岳书院,好歹也是天下第一书院。自己与他都是书院出身,不能给天岳书院丢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