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难道先前的事,二公子没有和王爷说清楚?”武长风皱眉看着凌王,想看清他所说的是否是真话。“碧水宗如果只是为了张成亮,他们没必要向二公子动手吧!”

    他一直盯着凌王在瞧,但从他眼里却看不出一丝异样来。他不相信二公子会瞒着凌王,将一些事避而不谈。

    既然王爷知道事情始末,为何要委屈求全。牺牲王文平,而维持两派的关系?难道他就没有想过,碧水宗绝不会因为替张成亮报了仇,而放弃继续为难王府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,二人不是因为泰儿。”凌王摇了摇头,眼神却有些发直。“如果你只是纠结于此等小事,我看也没有谈下去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他身为凌王府的王爷,如何不知其中的利害关系。只要自己退一步,碧水宗定然会再进一步。

    但此时边关确实有情况,不能轻易调动骁骑军。不然在后山那件事,他就有足够的理由将碧水宗灭掉。

    现在他只能先忍下这一口气,暂时拖住碧水宗。只要他们做得不太过分,牺牲掉一两个人也是无妨。等边关平稳些之后,自己再与他们算账不迟。

    “打狗还要看主人,王爷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。”武长风没有在意凌王的话,继续说道。“不管是我还是二公子,他们真正想对付的是王府。如果我猜得没错,现在武林各宗门已经联合在了一起。假以时日,他们定然会公然挑衅王府。难道非要到那个时候,王爷才开始反击吗?”

    他与碧水宗交手了两次,大致了解了碧水宗的想法。无论这一次玉山派的事能不能成,他们一定会找借口与王府为难。与其到那个时候与所有宗门为敌,不如先下手为强,将碧水宗镇压下去。

    “看来泰儿没有看错人,你眼光确实比一般人长远。”凌王无奈摇了摇头,脸色有些难堪。“我不是不知道其中的道理,只是现在没有这个实力与他们一较长短。”

    他被碧水宗逼到这般田地,也是无奈之举。而身为王爷无法庇护自己府内之人,更觉脸上无光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仅是凌王府的王爷,更是大周王朝的王爷。他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王府众人的安危,更要考虑大周百姓的死活。如果因为碧水宗的事,而让大商有机可乘。那他这个王爷,如何面对大周千千万万的百姓?

    “王爷如此说,那属下就明白了。”武长风点了点头,一脸理解之色。“对付碧水宗,不需要军队出手。”

    他从上一次二公子在孤皓峰被围,就能看出王府无力与武林宗门为敌。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现在碧水宗公然要抓二公子,他居然还能忍下这一口气。

    而站在凌王的立场考虑此事,他瞬间明白了原委。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,才会让凌王如此忌惮。不敢轻易将骁骑军调回,公然镇压碧水宗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他都想过,也有应对之策。此时见凌王眉头紧锁,执意要将王文平送到碧水宗去。他再也没有顾忌,将自己想法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哦?你有什么办法?”凌王暗淡的脸上,露出一丝惊奇。“如果不是形势所逼,本王断不会任他们如此张狂。”

    他身为王爷,有的是气度。但面对碧水宗这样,一直找王府麻烦的宗门。他气度再宽广,也不能容忍?不灭掉碧水宗是因为他知道大局为重,不能感情用事。但心里,却早就看碧水宗不顺眼了。

    他与徐志强讨论了许久,也没有想到应对的办法。只能牺牲掉王文平,拖延一阵。此时听武长风有办法不动用骁骑军,就能让碧水宗变得老实。如此大快人心之事,如何能让他不惊喜了?

    “王爷难道忘了,天下武林可不止一个碧水宗!”武长风精神一振,朗声说道。“王爷如果放心,属下定会让碧水宗知道得罪王府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经过玉山派一事,碧水宗已经成了众矢之的。再加上玉山派,他有信心能将碧水宗灭掉。即使出了什么变故,也能让他们消停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只要碧水宗不再有动作,其他宗门想必会老实不少。杀鸡儆猴的道理,不用多说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是什么好计策,没想到你也只有如此见识。”凌王失笑,缓缓摇头道。“这件事我与徐谋士商量过,不是什么万全之策。”

    王府虽然与宗门势同水火,不会与任何宗门走得太近。但凌王年轻时候也在江湖上走动过,结识了不少江湖中人。这些人到现在,不是一宗之主如陈阳华这般的,就是隐世不出如钟震峰这般的。

    他们不仅身怀绝技,有着一身惊人的武功。更是地位尊崇,能左右一宗的行动。虽然不能明面上请他们帮忙,免得惹起众怒。但要他们暗地里帮点小忙,却也极为容易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凌王却打消了这个念头。毕竟他们仍旧是宗门中人,不会倒戈去对付其他宗门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王府此时势危。一旦让他们知道,他们说不定会反过来对付王府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王爷的人出手,碧水宗就能举步维艰。”武长风忽然露出笑容,脸上带着几分自信。“只要王爷同意,大可放心将此事交给二公子。属下一定竭力辅佐,不让王爷失望。”

    他见凌王摇头,就已经猜出了其中原委。凌王并不是在向碧水宗妥协,而是在向所有宗门妥协。

    此事如果能顺利办成,王府威望自然不减。但如果稍有差池,王府必将成为众矢之的。到时候,就不是要不要调回骁骑军的事了,而是必须调回镇守王府。

    “可有胜算,你有几成把握?”凌王皱眉看着武长风,想知道他在想什么鬼主意。“此事不仅干系到王府颜面,更与天下百姓性命有关。稍有差池,可不是一死就能谢罪的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听黄诚泰提起过武长风,知道他智谋过人。但此事牵连实在太大,他不敢冒险。没有十足的把握之下,他不想贸然出手。

    但碧水宗这一次确实做得有些过分,让他极为窝火。此时有机会教训他们一顿,他不能放过这次机会。所以将自己顾及说出来,也好让武长风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。免得他大意之下,给宗门可乘之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