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王爷有请,二公子何必亲自前来?”武长风起身,淡然一礼。(书屋 shu05.com)“二公子,走吧!”

    虽然他知道黄诚泰的难处,这是他的职责所在。但在他心中,他仍旧无法释怀。黄诚泰已经对自己不再信任,自己就没必要与他靠得太近。

    热脸贴冷屁股的事,他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长风,你还在生气呢?”黄诚泰见他举止不如从前亲近,心又是一凉。“你有什么怨气就冲我出,我保证不还手。”

    以前武长风与自己单独相处,都显得格外亲切。自己与他相处,显得极为舒服自在。但经过早上的事,他对自己竟然彬彬有礼起来。没想到,武长风会对自己淡漠到如此地步。就是王府寻常的侍卫,也比他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难道,自己真的已经失了他的心了吗?

    他用了不少伎俩,才让武长风安心跟着自己。没想到到最后,却是自己将他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的才能他是见识过的,他不想就这样放弃武长风。自己虽然身为二公子,地位尊贵。但如果能用这些换回武长风的心,他会毫不犹豫的做。

    “属下不敢,属下也没这个意思。”武长风一惊,忙行礼道。“王爷应该等急了,咱们还是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满脑子想的,只有一件事。自己为何会到王府来,又为何会死心塌地的为王府卖命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自己只是为了高绝的武功,以及过人的权势。因为这些自己才会寄人篱下,受人差遣。但此时细细想起这些事,他觉得这些都不足以让他继续留在王府。

    一个不相信自己的人,自己即使在他手上得到再高的权势,也是一文不值的笑话。

    在他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以前,他不想与黄诚泰走得太近。如此想,他索性不与黄诚泰多说,催促他快点上路。

    黄诚泰见他脸上淡漠的神情,看不出一丝情绪来。他的心彻底凉了,自己已经失去了他的信任。

    他还想再说些什么,能让武长风回心转意。但是自己将他向外推,又不是他主动往外跑。他实在找不出还有什么理由,能让武长风重新相信自己。是以话到了嘴边,却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两人默然上了小船,显得极为客气。武长风兀自想着先前的问题,仍旧划着小船。黄诚泰站在船头,眼神迷茫望着远方。

    他也在问自己一个问题,一个他从来没有考虑过的问题。王府与信任相比,真的那么重要吗?

    如果是,那一群不值得自己信任的人待在王府,这样的王府又如何能让自己放心?

    他很快有了答案,一扫先前的阴霾。回头怔怔望着武长风,内心已经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武长风来王府之时,自己不是也不怎么相信他吗?大不了自己与他再重新来过,让他重新相信自己就是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突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己这是怎么了?对于一个属下有必要这样吗?更何况,自己一个大男人,为了这些小事,弄得要死要活的,实在是丢脸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,不是一般的属下。自己为他如此,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凌王殿,王府装饰最为华贵之处。金碧辉煌的殿堂石柱,雕栏玉砌的栏杆桌椅。就连茶几桌案上摆设的用具,都无一不是奢侈到了极处。

    武长风是第一次来,却没有心思赏玩这些。

    径直到了大殿之内,见一人端坐在大殿之上。此人年近五十,精气神却不输少年。头戴一顶官帽,消瘦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。不用猜也知道,这人肯定是凌王了。

    殿内并非他一人,还有一名侍卫守在凌王身旁。看他精明的眼神就知道,此人定然是王爷请来的谋士。而殿堂之上还站着一人,正是昔日与自己为难的王文平。

    武长风朝王爷一礼,又朝二人轻颔首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泰儿口中所说的那个武长风?果然一表人才。”凌王见武长风行礼,微笑说道。“对于碧水宗的事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他已经从黄诚泰那里得知,此事与王文平有关。是以将他叫来,问明了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整件事无非是王文平想要压武长风一头,却没能如愿。一气之下,到府外找到了张成亮。想让张成亮出面,教训武长风一番。谁知张成亮也不敌武长风,最后两人结下了仇怨。

    这件事说到底,还是王文平惹出来的。将他交给碧水宗,自然能给他们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更何况此时边关告急,他不想因为此事而与碧水宗开战。

    “多谢王爷夸奖,属下不敢当。”武长风抱拳谢礼,脸色却没有丝毫喜意。“属下只是一名技师,对这件事没什么看法。”

    他心灰意冷,只觉自己不过是个被人利用的工具。现在凌王问他话,他只是觉得自己在被利用。丝毫提不起兴致之下,不想再提及碧水宗的事。

    先前他将自己当成王府一员,对王府极有归属感。碧水宗想要为难王府,他便将碧水宗视为仇敌。此时他不再将自己当成王府一员,对碧水宗的敌意也消除了。而他确实只是一名技师,无权干涉府外之事。

    “泰儿,他真是被你称赞为思虑周详、计谋层出不穷的那个武长风?”凌王皱眉,将目光移到黄诚泰身上。“这就是你识人的本事?毫无建树!”

    他对自己这个儿子还是颇为喜欢的,尤其是他看人的眼光。黄诚泰年纪不大,心智却是过人。就是年轻时候的自己,也及不上他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黄诚泰一直向自己提及,口口声声称赞的武长风,竟然是一个毫无见解的家伙。对武长风失望之际,觉得自己这个儿子也有些言过其实了。

    “是,父王!”黄诚泰正色道,丝毫没有觉得难堪。“论计谋,王府中无人能比得上他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下定决心相信武长风,便会毫无保留的支持他。他不敢说武长风的智谋,天下无人能及。但王府之内,却没有第二个人能及得上他的。就是父王身后的徐志强徐谋士,也及不上武长风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武长风之所以不开口,还是因为自己对他的不信任。他既然这么觉得,那自己就让他看到自己对他的信任。

    即使,在父王面前丢脸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小儿见解,不知道天高地厚。”凌王横了黄诚泰一眼,又重新打量起武长风来。“既然泰儿如此说了,你倒是说说看。若是说得好,本王重重有赏。”

    黄诚泰从小不会说大话,即使是十拿九稳的事也不会如此。见他一反常态,一心要力挺武长风。凌王倒对武长风生出一份期待来,希望能从他口中听到不一样的见解。

    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这是他的一贯作风。见武长风不开口,以为他想要得到自己赏赐。

    对于他这个儿子,他极为看好。如果武长风真能说出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出来,他倒是觉得一点赏赐没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,如此一来,不仅可以证明自己这个儿子眼光不错。还能为王府发现一个好的谋士,做到人尽其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