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裴等人早就在等他这句话,朝他点了点头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宋清华却觉得有些便宜了他,待在原地狠狠瞪着他。

    他在玉山派并没有大师哥的架子,反而处处忍让着师弟师妹们。但在天水宗这些小门派面前,他却不肯示弱。身为玉山派大师兄,代表的就是玉山派。在这些小宗门面前低头,就是给玉山派蒙羞。他不会做出对宗门不利之事,自然不肯轻易放过赵山河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如此,怕他惹出什么乱子来。一拍他肩膀,提醒他不可感情用事。

    被武长风推搡着,宋清华这才恨恨离开。

    “宗主,咱们上了碧水宗的当了!”先前拦住他们的那人说道,脸上如死灰一般。“这一次咱们不仅得罪了凌王府,还得罪了玉山派。往后的日子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正是天水宗的大弟子,赵山河的高徒王超群。见众人走后,他这才站出来替师父抱不平。他武功见识虽然远在一般人之上,但在王府与玉山派面前却不得不服软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该怎么做,不用你提醒。”赵山河脸阴沉下来,望着众人消失的背影说道。“还嫌脸丢得不够,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实是憋了莫大的闷气,一时之间无法发泄。王超群开口,正好撞在了他气头上。他对这位爱徒照顾有佳,极少恶语相向。但此时一腔的怒火,却也发泄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回去?咱们不在这里守着了?”王超群一怔,随即提醒道。“还是等碧水宗的人来了,咱们再撤回去吧!”

    他心中虽然恼怒碧水宗的做法,却不敢公然与碧水宗为敌。天水宗若是私自撤离,他怕落了碧水宗的口实。

    “他们敢这么耍咱们,咱们还要给他们脸?”赵山河瞪着王超群,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。“咱们不找他们问罪已经不错了,你还怕他们找咱们麻烦?回去!”

    他已经得罪了王府与玉山派,不怕再多得罪一个碧水宗。碧水宗对他不仁,他何必对碧水宗讲义气。既然两宗已经撕破了脸,他绝不会再在碧水宗面前低头。

    相反,即使来个鱼死网破,他也决不能让碧水宗好过。

    王超群无奈摇了摇头,只得呼喝众人,朝天水宗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武长风等人到了约定的地点,见二公子正翘首望着自己几人。当下迎上,与他汇合。黄诚泰与宋清华再将衣衫换回,恢复了先前样貌。与宋清华寒暄了两句,众人便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正如武长风所料,他们一路上并没有遇上其他人。即使经过碧水宗地界之时,也没有遇上碧水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点,武长风更加确信了自己猜想。碧水宗这是要发动武林动乱,给王府来一记狠的。碧水宗不除,王府难安!

    六人安然返回王府,已是深夜。见天色不早,黄诚泰命众人先去休息。至于碧水宗一事,他会亲自与王爷交涉一番。

    武长风回到自己小岛之上,已是月明星稀之时。

    刚踏上小岛,两位侍女迎了出来。见两人白纱遮面,脚步轻盈间,带着莫名的韵律。武长风知道,两人就是碧秋碧水了。

    他当初与黄诚泰说起二女之时,并没有打算她们真会来服饰自己。此时见了,才知道二公子言出必行。

    被二女领着到了独墅之中,武长风便吩咐二人下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他自小一个人惯了,从来没有被人服饰过。突然来了这么两个俏生生的侍女,他还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还有许多事情没有想清楚,需要好好考虑一番。有她们在一旁候着,自己实在无法静下心来。

    碧水宗,这是你们自找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想了一阵,脑海中已经有了对付碧水宗的办法。恨恨吐出这句话来,便不在考虑此事。

    拿出怀中的细针,又演练了一遍花雨心法。

    自从从陈阳华手中得了这一套暗器功法,武长风确实觉得自己脑海虚空在一点一滴的扩大。虽然不是很明显,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奇效。但聊胜于无,总算找到能够提升脑海虚空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而随着脑海虚空的扩大,武长风确实觉得自己眼力又增长了半里。他更加确信,陈阳华所说是真的。只要自己脑海虚空足够强大,眼力的问题便不在话下。到了一定程度,说不定真有透视眼前一切的可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修炼花雨心法更加起劲。恨不得不睡觉,一直这样练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花雨心法极耗精力,一个人的精力又有限。直到他精神有些不济,这才收起细针。和衣上床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武长风睁开眼来,迎接他的,却是两对清亮的眸子。他下意识向后缩了缩,才看清原来是碧秋碧水二人。

    被二人强行拉着洗漱了一番,二人这才饶了他。如此一来,倒耽误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他临敌之际胆气过人,脑海一片清明。但面对两女之时,心中中带着几分羞涩。言行举止都显得极为拘谨,仿佛两人是洪水猛兽一般。

    为躲开二人,武长风仓促吃过早饭,便到府院去找二公子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日上三竿,阳光明媚之时。黄诚泰正坐在小院凉亭之中,独自品了茗茶。

    “公子,王爷打算怎么处理此事?”武长风上前行礼,露出询问之色。“碧水宗如此对咱们,咱们一定要给他们点厉害瞧瞧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盘算了大半夜,想出了不下十种办法对付碧水宗。只要王爷点头,他能立刻将碧水宗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对二公子不利的人,他自然不能让他们活得太久。

    “坐!”黄诚泰伸手朝对面一指,脸色平静说道。“父王要彻查此事,找碧水宗讨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他一改往昔作风,整个人显得极为沉稳。但从他眉宇间不难看出,隐隐带着几分不满之色。望向武长风的眼神,也多了几分狐疑。

    “公子,发生什么事了?”武长风见他神色不对,不敢入座。“难道王爷不同意,任碧水宗如此横行?”

    他本来与黄诚泰关系极为要好,知道黄诚泰不失少年的天性。但此时见他,两人中间似乎隔着点什么。这种感觉,让他极不舒服。他隐隐觉得,事情有些不妙。自己在二公子心中的信任,仿佛点滴不存。

    他猜想二公子此举,一定和碧水宗有关。如若不然,二公子也绝不会是如此神情。他自认没有做过半点对不起王府的事,他为何会怀疑自己?

    他耐着性子,想知道二公子为何会如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