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听宋清华叫苦,都抿嘴轻笑起来。这小子,不是什么都不在意的嘛。至少,在男女之事上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宋师兄答应了,那我就将计划原原本本说给大伙听。”武长风松一口,朝宋清华点了点头。“此事咱们行动越快越好,免得被他们察觉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,武长风将自己计策详详细细说了一遍。无论是人手安排,还是退路后招,他都说得仔仔细细。

    众人听罢,对他计策均是赞叹不已。如此瞒天过海之计,不但能解了眼前之危,还能澄清两派的关系。而武长风考虑极为周详,众人并没有什么其余的顾虑。

    当下宋清华提剑朝山下而去,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时辰以后,宋青书又重新回到了小院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那些人真的只是围山?”武长风有些不确定,上前问道。“山脚四周,都有人看守?”

    他让宋青书下山,有两个目的。一是为了打探那些宗门的虚实,看他们是不是真的不会为难玉山派弟子。其二则是看是否有空隙可钻,趁机偷偷溜出去。

    “山脚下五里之外,都有宗门的人。”宋清华点了点头,又缓缓摇头道。“想趁机溜出去,是没什么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他从正门下的山,绕着山脚转了一圈。故意在那些宗门弟子面前转了一圈,又从正门上了山。

    “如此,就劳烦宋师兄多跑几趟了!”武长风朝他一礼,一脸歉然道。“改日我请宋师兄喝酒,好好酬谢宋师兄一番。”

    他的想法很简单,让宋清华一直上山下山。那些宗门弟子认清了宋清华衣衫,便会习以为常。到时候二公子只要换上宋清华的衣衫,自然能安然下山。

    “我看还是算了,酬谢就不必了!”宋清华还了一礼,脸上颇有几分赞许之色。“至于酒嘛,我就却之不恭了!”

    他先前被武长风戏耍了一番,还觉得自己只是一时大意所致。但武长风说出计策以后,他彻底心服口服了。他这般头脑,简直不是人的脑袋。能将事情想得如此周全,恐怕师父也及不上他。自己被他糊弄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先前的敌意消除以后,他对武长风自然生出敬佩之意来。他的强大,并不是武功,而是智谋。这是自己无法做到的,如何能不让他佩服了?

    “宋师兄,这一次从后山回来!”武长风点了点头,微笑望着宋清华。“天黑之前,宋师兄尽量多出去几次。”

    他见宋清华对自己态度有了改观,心下也是一阵高兴。冤家易结不易解,他知道其中的难处。能少了宋清华这个冤家,对他来说是一件大好事。

    但他不敢与宋清华走的过于亲近,还是因为王府与宗门的利益掺杂其中。所以宋清华不接受他邀请,他也不觉得如何。只要他有这份心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宋清华点了点头,再次下山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只是绕了半个山脚,用了一半的时间就回来了。还没歇一口气,他又绕着另外一半,又转了半圈。

    顾不得吃饭,宋清华一直下山上山。到了斜阳正浓之时,他来来回回已经不下十趟了。

    “宋师兄,山下那些人什么反应?”武长风见时候差不多了,拉住再次准备下山的宋清华问道。“我看差不多了,再下去反而惹他们生疑。”

    他明白物极必反的道理,不敢大意。毕竟此事干系重大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为保万全之下,他想先探明山下情况再说。

    “时间是一块磨刀石,能磨去人的疑心。真别说,你这法子还真管用!”宋清华喘了口气,哈哈大笑起来。“他们就跟瞎子一样,看也不看我一眼了!”

    他第一次下山之时,山下那些宗门弟子警惕极高。以为自己是去找他们麻烦,随时准备与自己动手。第二三次下去,他们则是一脸的惊讶。待看清自己面目以后,脸上更是疑云不定。待到后来,他们便没了兴致。只是自顾自的忙着自己的事,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了。

    他相信,现在无论是谁穿了自己这一身衣裳,那些人都会认为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宋师兄与二公子将衣裳换过来吧!”武长风脸上带着微笑,语气却有几分急切。“二公子学宋师兄走路的模样,没什么问题吧?”

    在宋清华下山之时,武长风就让二公子好好看宋清华走路的样子。为保万无一失,他不能漏掉任何细节。

    宋清华与黄诚泰本就从小一起长大,两人对彼此的了解熟得不能再熟了。加上两人身材差不多,不会有人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等两人换过衣裳,走出屋内之时。就是他们这些人,一时也没发觉出什么不同来。

    方裴走进章横小院将其叫醒,说明了原委。又对黄诚泰说了汇合地点,当下让黄诚泰走在前面。自己等人与宋清华尾随其后,随时准备应付变数。

    看着穿着宋清华衣衫的黄诚泰穿过那些宗门弟子,众人长出了口气。约莫一盏茶功夫,见没出什么问题。方裴五人将宋清华围在当心,缓缓从山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,来这里干什么?”一人横刀挡在了路中央,一脸不解望着众人。“你们可是王府中人,来玉山派是为了抓他?”

    他奉命在此守候,要将躲在玉山派的王府人员拿下。但大半天过去,除了一个宋清华不时进进出出以外,他再也没有见到其他人。此时见五人不是玉山派弟子打扮,定然就是王府的人了。

    但从五人将宋清华围在当心的架势来看,他们似乎与玉山派没有什么勾结。恰恰相反,他们看起来是来抓玉山派弟子的。他们收到消息是王府与玉山派有勾结,却没想到是这个结果。一时之间没想明白,倒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妨碍王府办事,可以按连坐罪同处。

    “咱们干什么,还轮不到你们多管闲事。”方裴脸上带着笑,语气却不如何好听。“怎么?知道王府办事,还不让开?”

    他掏出一块令牌,在那人面前晃了一晃。他与江湖中人打过不少叫道,知道如何应付这些人。担心二公子之下,只想早点离开此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