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有什么话你尽管说,别吞吞吐吐的!”宋清华瞟了他一眼,扭过头去。“只要不是危害玉山派之事,我自然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是黄诚泰属下,他却不用给武长风面子。他与王府没有交情,只与黄诚泰称兄道弟。至于其他王府中人,他可没有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更何况武长风刚才说要进宗门禁地,已经触犯了玉山派的利益。对他这种居心叵测之人,自己又何必给他好脸色看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强抢民女的罪名,宋公子可承认?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脸上丝毫没有不快之色。“此事若是传出去,宋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他其实并没有打算给宋清华安这个罪名,其他罪名也一样能行。只是看宋清华一脸气闷,他看着好笑。是以故意如此说,想看看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,我什么时候做过这等无耻之事了!”宋清华大怒,扭头瞪着武长风。“你一个小小的技师,居然敢指手画脚。如此含血喷人之事,就不怕污了王府的名声?”

    他深得陈阳华喜欢,行事颇有几分陈阳华的风范。别说是强抢民女了,就是与她们说话也极少。武长风如此污蔑他,他如何能不怒了?

    但他毕竟是玉山派大弟子,不是那种冲动易怒之人。强忍着心中一口怒气,才没将武长风如何。反而用王府作为要挟,让他收敛些。

    “如此,那咱们就只能进玉山派禁地了!”武长风双手一摊,一脸的无奈之色。“若是在禁地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,宋公子别介意才好。”

    他见宋清华还尚存几分理智,知道并没有真正惹怒他。宋清华沉稳如山,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    但想真正看清一个人的底细,只有在他发怒的时候。因为这个时候,他已经丧失了理智。一个被感情左右的人,很容易露出破绽来。

    自己以后少不了与玉山派打交道,他极有可能成为玉山派掌门。趁机摸清他底细,也好为将来做打算。

    “你别太过分了,这里可是玉山派!”宋清华踏前一步,双眼熊熊瞪着武长风。“你若是敢踏入禁地一步,我保证你永远出不来。”

    他本以为武长风会收敛些,没想到他会变本加厉。如果不是师父在前,他现在就要亲手了结了武长风。

    并不是因为武长风的话惹怒了他,他才会有如此想法。而是武长风这句话,已经威胁到了玉山派。他嘴上已经说的很明显,让自己不要介意。真放他进去,指不定他在里面闹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禁地可是玉山派的根基,岂能容他胡来?

    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!”武长风叹口气,无奈摇了摇头。“既然宋公子都不同意,咱们领命就是。只是不知宋公子有什么高见,能安然将咱们送下山去?”

    他见宋清华气急败坏的模样,已经大致摸清了他为人。他敢在陈阳华面前说出如此话来,证明他是一个极有主见之人。而强抢民女的罪名他都不愿背,说明他也是一个守道义之人。

    一个有主见又不会做伤天害理之事的人,倒不用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。

    见宋清华动了真火,他不禁想要调侃他一番。看看他对于此事,有没有更好的见解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宋清华一怔,双眼微眯望着武长风。“你小子欺人太甚,看剑!”

    他本来以为武长风是为了进禁地,才会说出这番话来为难自己。但听他松口之后,这才发觉上了他的当。

    其实武长风的想法很简单,只是为了出山而已。他说的这些,都只不过是在试探自己而已。想到自己被他当猴耍了一番,他脾气再好也难以自抑了。

    “诶,清华,你失态了!”陈阳华缓缓摇头,手已按在了宋清华剑柄之上。“长风只是和你开了个玩笑,你就动怒了?”

    他先前听二人说话,已经明白了武长风用意。之所以没有拆穿,是想让宋清华多经历些人情世故。武长风并无恶意,他倒乐得让两人相斗。

    但没有想到,自己徒弟竟然如此不堪。武长风将他摸得清清楚楚,他对武长风却是一无所知。过了这许久,才明白了对方用意。以他这般心性,还需要磨练一番才能堪当大任。

    宋清华不满望了武长风一眼,恨恨将长剑收回。别过头去,不再看他。

    “宋师兄,方才多有得罪之处,还请师兄见谅!”武长风见状,忙赔礼道。“宋师兄为人刚正不阿,让在下好生佩服!”

    宋清华的秉性他已经摸清,没有必要真与他接下梁子。毕竟还有二公子这层关系在,他不想二公子难做。

    他看的出来,宋清华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。只是因为宗门之故,这才会动真火。此时自己服个软认个错,这件事便揭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谁是你师兄了,我可没你这般本事!”宋清华气愤说道,却已回过头来。“咱们身份有别,还是别靠的太近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是心高气傲之人,也没有那么高的架子。只是在众人面前丢脸,他多少有些下不来台。此时武长风给了自己一个台阶,他正好借坡下驴。

    更何况,自己与黄诚泰关系特殊。不能因为他一个属下,而彻底断了两人的关系。他虽然不用给武长风面子,甚至可以与他成为仇敌。但黄诚泰的脸面,总要顾及一些的。他看的出来,黄诚泰也极为在意这个武长风。自己日后与他来往,少不了这小子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还是谈正事吧!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点头说道。“宋师兄是让咱们入禁地,还是背负强抢民女的骂名?”

    宋清华能与他说话,证明他已经没有那么介意了。正如宋清华所说,他并不奢求两人能成为至交。只要不变成仇敌,已经算达到他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至于这两条计策,是他现在能想到最好的计策。他很清楚,宋清华心中已经有了决定。自己问出来,只是想确定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“禁地你们就别想进了,长老他们不会同意。”宋清华皱眉,犹豫片刻说道。“难道就只有这一个罪名,不能换其他的?”

    他明白了武长风用意,已经没了先前的恼怒。至于他要给自己安罪名,想必也有他的用意。

    但什么罪名不好,非要强抢民女。此事若是传出去,自己这辈子就不用成亲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