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,你们就如此信不过老夫?”陈阳华一脸微笑说道,与宋清华一道赶来。“放心,老夫不会将你们交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与诸位长老商议了许久,最终还是说服了众长老。因为武长风考虑到的事,让他们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。宗门想对付王府,不是他们交人就能自保的。

    而这些长老虽然经历了不少事,也算是看透了人心。但他们毕竟久在玉山派,已经很少踏足江湖。要他们想出一个万全的办法来,他们还真没有什么好主意。

    此时听武长风说要抓自己的大弟子,他便知道武长风已经有了主意。这小子不仅眼光独到,而且考虑周详。他如此说,一定有他的道理在。

    是以先前还眉头不展的他,此时已经换了一张笑脸。

    “陈前辈,他们答应了?”武长风脸上露出笑容,与众人上前行礼。“不知前辈可有什么万全之策,能解了玉山派和王府的危机?”

    从陈阳华言行来看,他已经知道了结果。陈阳华不会交出自己等人,这是他秉性所致。背信弃义的事,他做不出来。若是众长老不同意,他肯定羞于见自己等人。

    由此推测,肯定是他说服了众长老,不然过来见自己的就不是他们师徒,而是那些长老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揣着明白装糊涂,在我面前耍什么心眼。”陈阳华没好气说道,脸上却仍旧挂着笑。“咱们确实没想到什么好办法,你有什么主意咱们配合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心下暗叹,有些后悔当初答应武长风不收他为弟子的话了。他不仅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事,还能将事情考虑得极为周详。如此人才,不能收为己用,当真可惜至极。

    但他同样高兴,为黄诚泰而高兴。有他在,王府不愁不能壮大。也同样存在了担忧,为天下宗门而担忧。

    如此厉害的一个人物,回到王府之后。宗门的利益,恐怕又要被他压缩一番。玉山派虽然与王府有些瓜葛,能免于其难。但宗门终究是宗门,还是要受王府压制。

    虽然存着担忧,不想将武长风放回王府。但他却不会这么做,将武长风单独留下。

    因为,武长风记恩。一个懂得感恩之人,是不会对自己恩将仇报的。这一点,他对武长风极为放心。

    “小子何德何能,要让前辈听我使唤了!”武长风恭敬一礼,抱拳说道。“不过晚辈这里确实有两条法子,看能不能入得了陈前辈法眼。”

    他毕竟是晚辈,不敢在陈阳华面前造次。更何况还有二公子在,他不敢做出越矩的行为来。

    虽然结果都是一样,他们会采用自己的计策。但如此一说,会让他们不失颜面。自己示弱之下,也不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太过张狂。

    “在我面前,不用来这些虚的。”陈阳华拂冉微笑,饶有兴致望着武长风。“咱们想破了脑袋,也想不出办法来。你小子倒好,一下出来两条。你倒是说说看,要如何施为?”

    他方才听武长风口气,知道他已经有了主意。但没想到,他居然想出了两条计策。在众人均是一筹莫展的时候,他能想到办法已经不错。能有另外一条作为应变,更是难得。

    “其一,是咱们躲在玉山派,不让他们发现!”武长风带着几分严肃,如临大敌一般。“以玉山派的底蕴,想必有不少禁地吧!”

    王府之中也有禁地,是除了王府家眷其他人不能踏足的地方。玉山派身为大宗门,不会没有这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禁地之所以被称为禁地,里面的东西自然是不宜让外人知道的。他相信除了玉山派,其余宗门也应该有。其余宗门知道是禁地,想必不会闯入其中。

    但此计存在一个问题,就是他们要进入禁地。

    虽然玉山派已经面临了灭宗之祸,禁地显得不那么重要了。但陈阳华能不能同意他们进入禁地,还要看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倒是会挑地方,禁地岂是外人可以进的?”陈阳华脸上笑容化开,变得严肃起来。“不过与宗门存亡相比,此计倒不是不可行之法。”

    禁地是一宗的底蕴所在,就是宗门弟子都不能轻易进入。武长风等人是外人,是更不能进的。他能答应武长风考虑此计,气度已经不是一般人能比的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宋清华有些急了,忙开口阻止道。“禁地不是寻常之地,岂是他们能进的?”

    他身为玉山派大师兄,有机会进去过禁地几次。其中的情形,他比旁人更加清楚。黄诚泰他信得过,毕竟他也是玉山派弟子。但武长风他们,就不然了。倘若他们知道了玉山派的秘密,整个玉山派不是要被王府牵着鼻子走了?

    “放心,我有分寸!”陈阳华摆手,打断了宋清华所言。“另外一条,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宋清华所说,也是他担心的。毕竟人心隔肚皮,鬼知道他们心里打着什么算盘。如果他们借机想探明玉山派虚实,自己岂不是着了他们的道?

    但与宗门存亡相比,一个禁地实在不值一提。对他们不放心之下,大可让几位长老一同进去。有诸位长老防着,不怕他们能知道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相信黄诚泰,不会做出背叛师门之事来。也相信武长风,不是那种过河拆桥之人。

    毕竟,自己只要发句话,他们便轻易落入碧水宗手中了。

    “至于其二嘛!就要委屈宋师兄了!”他面带笑意,望着宋清华。“能不能同意,还要看宋师兄的。”

    他见宋清华气闷的神情,就知道自己计策已经奏效。

    他并不想躲在禁地,当什么缩头乌龟。说进入禁地,实是为了激怒宋清华。以他对宋清华的了解,他不会让自己等人进入禁地。为了宗门利益,他会不惜牺牲自己名声。自己要他干什么,他绝不会说一个不字。现在看来,自己猜测没有半点错。

    对自己有恩的人,他自然会涌泉相报。但对自己有仇之人,他也一定十倍奉还。

    碧水宗如此对付自己几人,他怎能让他们安然活着。

    即使多一刻,他也不能容忍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若是躲在禁地,就处在了被动之中。不知道碧水宗什么时候发难,自己只能待在禁地。想报仇,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。

    现在,他就想亲手将碧水宗灭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