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师兄,你就知道欺负我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”黄诚泰松一口气,一双怨怼的眼神望着宋清华。“师妹现在在哪里,我想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他见宋清华有心思与自己开玩笑,显然师妹没出什么事。听他口气,已经知道他用意。他这是存心刁难自己,要让自己着急呢!

    但没有见到小师妹以前,他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现在他担心的不是师妹的安危,而是怕师妹抹不开面子。郭雨霜性子清冷,唯有在他们二人面前显得亲切了些。但她精神失常之时,做了不少傻事。她羞于见自己之下,自己可真没什么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师妹去了过云殿,你是见不到她了。”宋清华叹一口气,一脸无奈之色。“师弟不用担心,她过段时间会想通的。”

    他奉命去找回郭雨霜,倒没费什么事。倒是找到师妹之后,将她带回时费了不少功夫。她虽然还只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,不失孩子心性。但已出落得亭亭玉立,宛然是一个大姑娘了。玩泥巴虫子这样的事被自己知道,她又如何不带几分羞愧了?躲躲闪闪之下,总想避开自己。

    “师妹不要紧吧,要不我去劝劝她?”顿了顿,黄诚泰开口说道。“我也陪她玩过,她比较容易接受我!”

    他治好师妹的病,是想她回到从前那般模样。现在看来,还是自己将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。她这般不见自己,实比没治好更让他难受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,这件事还是不提为好。”宋清华忙阻止他,怕他将事情越弄越糟。“师妹做的那些事,咱们最好一个字也别提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郭雨霜的脾气,她这是躲着自己两人呢。黄诚泰不去还好,时间长了这件事自然过去了。一旦去了,只会让她觉得她在自己二人心中的形象彻底毁了。以她爱美的心性,这辈子不见自己二人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还是大师兄想的周到,我不会提此事的。”黄诚泰‘嗯’了一声,重重点头道。“那现在咱们就让她这样,不怕她出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也清楚郭雨霜的性子,知道宋清华所言不假。但让他对小师妹不管不顾,他实在做不到。总想做些什么,让师妹消除心中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时间是最好的良方,可以治愈一切!”宋清华呵呵一笑,老神在在说道。“你呀,就是太过担心了。关心则乱,难道这个道理你不明白?”

    他身为大师兄,对师兄弟都颇为照顾。更何况他们三人都拜在陈阳华门下,他自然对二人更加关心。见黄诚泰有些失落,忍不住安慰起他来。

    “好吧,咱们现在也只能如此了。”黄诚泰神色黯然,缓缓点了点头。“不过师妹要是肯见你了,你一定要通知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正如宋清华所说,这件事不是自己开导她两句,就能让她放下心里包袱的事。唯有等她将这件事看得不那么重了,她才会与自己相见。这是她自己的一道坎,自己帮不了他。无奈之下,也只能听之任之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是什么关系,这是自然。”宋清华脸上露出笑容,一手搭在了黄诚泰肩头。“等她放下此事了,我与她一同去找你。说起来,我还没见识过王府是什么模样呢!”

    他知道黄诚泰身份,却不敢去王府找他。毕竟有利益牵扯其中,他不敢对黄诚泰表现的过于亲近。但两人私下里关系极好,能帮他一把自然会帮。

    两人又说些别来之情,重新回到了大殿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二公子脸色阴晴不定,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消息。再看宋清华平静立在一旁,已猜出了大概。这位郭师妹还真是冷傲,在自己师兄面前也不肯低头啊!

    他虽然想安危黄诚泰两句,让他不用太过担心。但想想还是算了,毕竟这里还有方裴等人在。泄露了二公子身份,他可担待不起。

    至于方裴等人,更是不敢询问情状。只是立在一旁,思索脱身之计。

    大殿内静了下来,能听见彼此细微的呼吸之声。

    蓦然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岂有此理,这些人胆子越来越大了。”人还未到,陈阳华厚重的声音已至。“看谁能耗得过谁,我就不信他们能天天守在我玉山派。”

    陈阳华扫视众人一眼,重重摔进了太师椅中。端起案上的茶盏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师父,怎么回事?”宋清华一脸疑惑,忙问道。“难道他们真敢搜山?我去教训教训他们。”

    他从未见师父发过这么大的火,这还是破天荒头一次。能将师父逼成这般模样,肯定是山下那些人冒犯了玉山派。想到这里,身为大师兄的他,自然要替师父分忧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至于,他们还没这个胆量。”陈阳华摆了摆手,脸色已经好了许多。“只是他们扬言要在山脚下守着,看二公子他们能当缩头乌龟到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他与来人交谈一番,知道他们来意。自己让他们搜山,他们又不敢。但他们却赖着不走,说会一直派人守在山脚下。如此说法,不是已经认定玉山派与王府有勾结了吗?

    他们与陈阳华交谈一番,便派人退出了玉山派地界。但他们却没有退去,而是守在玉山派四周。说他们对玉山派不敬吧,他们并没有冒犯玉山派的意思。但被他们这般围着,玉山派脸上也实在无光。

    这种做法,打也打不得,骂也骂不到。陈阳华生平也是第一次遇见,如何能让他不恼火了?

    “这些人太嚣张了,我去教训教训他们。”黄诚泰大怒,提拳便要冲出去。“我要让他们知道,谁才是缩头乌龟!”

    他是王府公子,不能容忍有人诋毁王府名声。听陈阳华转述其事,他气血翻涌。不将他们痛打一顿,他们就不知道王府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公子,别坏了大事!”武长风见状,忙提醒道。“不知陈前辈与他们见面,可见到碧水宗的人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知陈阳华只是因为一时气愤,才将来人的话原样说了出来。见二公子又要发疯,忙上前阻住。

    所幸黄诚泰知道了其中关键,不必他费太多唇舌。只开口提醒了一句,他已重重甩手作罢。

    武长风现在担心的,倒不是自己几人被围在玉山派。他真正担心的,是碧水宗的人。不知外面情况之下,他这才问起陈阳华来。